• 第三章乐极生悲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41本章字数:1938字

    掌灯时分,姥爷回来了,一脸苦相、不拘言笑的他,逢人便笑着打招呼。

    姥爷没接小姨递过来槐花红薯面片汤,直奔住的小窑洞。不一会,窑洞里传来歇斯底里喊叫声:

    “我的证件呢?我的红星呢?老天爷呀!藏的好好的,他们到哪来去了?”

    不间断嚎叫声,在寂寥夜空回响,惊飞满院山雀。

    畏缩羊堆里发抖天恩,使劲闻闻糖袋,找一根细麻绳,哆嗦着把糖袋绑在最肥一只绵羊尾巴下面。

    没多久惨嚎声移近羊圈。

    “天恩!天恩!你给我出来,肯定是你这个有人生没人养的畜生把我宝贝偷了,出来!快拿出来!”

    天恩头夹裤挡,像个刺猬一样龟缩墙角,大气不敢出。

    四面透风破门咣的一声被姥爷大脚踹开,姥爷手举木棍,踢开羊群,怒冲冲走到天恩身边,哭道:

    “可怜孩子,那是姥爷命根子,现在战友给了证明,证实我是老红军,我是长征途中负伤掉队回来,不是逃兵,证件是真的,再没人敢嘲笑姥爷说谎,姥爷是疯子,姥爷是新中国的功臣,功臣!功臣你懂吗!”

    姥爷用衣角擦擦满脸泪水,接着嚎道:

    “至少有了证件,政府就有补贴,有了补贴,再遇灾荒年你小姨和你才不至饿死,我可怜的老婆,孩子们呀!你们死的好惨呀!要是现在你们就不会死呀!天恩!老天恩你,恩你小姨,恩赐证件别丢哇!孩子!你要是拿了快拿出来吧!拿出来我明天到民政部门,补上手续,领到补贴,我们日子就好过了,哪是姥爷的荣誉,姥爷的寄托,姥爷的希望,姥爷的命呀!呜呜呜......。”

    “没,没有见,没见,没......。”

    天恩呢诺着,蚊子嘤嘤般重复着这几句话。

    “家里没外人来,就你和你小姨,你小姨不会动我东西,不是你是谁,快拿出来!再不拿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没,没有见,没见,没......。”

    姥爷挥棍雨点样打向天恩后背,疼急天恩,抱头窜向门外。

    惊悸羊群咩咩凄叫,满院撒跑。

    踉跄追出姥爷,手指站在院里发呆小姨,喝道:

    “继红!继红!快,截住他,别让他跑了,捜他身,看他夹袄里有没有?”

    发愣继红跑过来,弯腰抱住天恩,在天恩身上摸索一阵,哭道:

    “爹!没有,他身上什么都没有,会不会藏在羊圈里。”

    “对!对!我怎么没想到,快去找找,快去!”

    继红起身跑向羊圈。

    没跑几步,继红叫道:

    “咦!我脚下啥东西,软软的。”

    继红弯腰拾起,凑鼻闻闻,惊叫道:

    “呀!糖果,糖果哎!这么多糖果,我从没见过这么多糖果哎!”

    继红把糖袋塞进嘴里。

    姥爷走过来一掌扇在继红脸上,夺过糖袋,喝道:

    “什么糖果?哪来糖果,你真是想糖果想疯啦!”

    “您打我干啥!真是糖果,不信您闻闻,呜呜......。”

    姥爷闻了几下,嚎叫道:

    “完了,完了,是糖果,真是糖果,家里没啥值钱东西,这糖果肯定是我那宝贝换来的,天恩快说说,你在哪里换的糖果,那卖糖果的长什么样,他是哪里人,快说,快说呀。”

    姥爷抱起天恩使劲摇晃。

    “我,我不知道他是哪里人,我没注意他长什么样,我是在獐子口找他换的。”

    吓坏了的天恩诺诺应着姥爷问话。

    姥爷啪啪扇了天恩几巴掌,放下天恩,哈哈狼嚎几声,手握糖袋,夺门冲向漆黑野外。

    一个月后,姥爷在获生搀扶下回到王家窝。

    姥爷残存几根白发没有了,唯一黑牙没有了,姥爷肩抗一根木棍,左胸缀着两朵布红星,手握空空糖袋,迈着正步,逢人即说:

    “我是红军,我真是红军,我是功臣,我是新中国功臣。”

    没人搭理他,姥爷挥起糖袋,高声唱道:

    “一送里格红军,介支个下了山,

    秋风里格细雨,介支个缠绵绵.

    山上里格野鹿,声声哀号叫,

    树树里格梧桐,叶呀叶落光,

    问一声亲人,红军啊,

    几时里格人马,介支个再回山。

    ............................................................................................................”

    姥爷什么人都不认了,整天满山坳里走正步,边走边唱村人已听厌的这首歌。

    姥爷真的疯了。

    第四章欲壑难填

    姥爷疯后,获生离不开家,煤窑下不成了。

    以往红薯槐花饭里有足够尝到咸味的盐,偶尔还能吃到增加食欲红辣椒,现在咸味越来越淡,解馋红辣椒没了踪影。

    让天恩增食欲家酿柿子、杏醋放多了,即招来获生白眼或呵斥,天恩吃饭时总是战战兢兢。

    天恩不但受孩子们歧视,也成了多数大人蔑视对象,唯一疼他小姨也很少给他笑脸。

    天恩心灰意泠,对一切没了兴趣,整天缩在羊圈里,饿急了捡羊屎蛋吃,无聊急了拿羊出气,撵的羊满屋飞跑,深夜此起彼伏羊叫声,常招来邻居们喝骂,气急获生进门踹了他好几次。

    在天恩心里,除了那个糖豆甜味外,再没有什么可回味东西,他期盼着秋天赶快到来,野味虽淡,总比羊屎蛋好吃。

    不久,天恩有了新的期许。

    夜深人静时,小姨屋里传来的怪怪嬉笑喘息声,引起天恩好奇,天恩爬窗偷看几次,觉得姨夫小姨动作很好玩,很刺激,数日后,浑身有了燥热感觉,下体渐渐隆起,女孩倩影萦绕满脑,时想尝试小姨姨夫动作,没有女孩,学公羊弄母羊泄火,深夜母羊怪叫引起小姨警觉,比天恩高一头,俊俏小姨发现天恩秘密后,扇了他两耳光,天恩仍乐此不彼。

    漫长的夜不再寂寞,野合兴奋让天恩蜡黄的脸有了血色,萎靡大眼有了神采。

    虽不寂寞,却更加烦躁,期盼找一个小姨那样女孩梦想,充盈天恩懵懂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