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寒夜漫漫(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41本章字数:2217字

    弯月爬上林台山,皎洁月光,照在崎岖不平,峭石林立,树影婆娑山野上,寂静王家窝,彰显的处处狰狞、阴森、诡秘。

    晓亮怀揣一块肉,悄悄来到离大队部百十步远张为命家,走近矮矮篱笆门,听到为命在东屋低低呵斥声:

    “都哭啥哭,我还没死呢,死孩子丢人现眼,死了拉倒,最好让狼叼走,我也省省心。”

    一个女孩哭道:

    “爹!米包这么晚还不回来,娘和大姐去找了半天也没回来,不会有啥事吧!你在家看着麦花、麦丽她们,我和米多再去找找。”

    一个男孩接道:

    “二姐!要去你去,我可不去,死孩子活着有啥用,就知道吃,吃的多,屙的多,屁股眼受张罗,大粪机一个,没一点用,不回来最好。”

    “你娘的!他好赖是你弟弟,你心咋恁狠呢,他是大粪机你是啥,你有种别吃别喝,我看你是皮痒了。”

    接着响起一声响亮耳光。

    “呜呜呜......,你打我干啥?有种你打死我,我就说他是大粪机,大粪机,大粪机.......。”

    “娘的!我看你真是活腻了,看我不打死你。”

    一阵噼噼啪啪棍棒声接连响起。

    晓亮疾步走进屋。

    透过昏暗煤油灯光,晓亮扫视一眼屋里。

    土窑坐北朝南,三十多平方米,土窑北墙,磊着一座矮矮三米多长,近二米宽土炕,土炕上铺着一张破烂不堪苇席,苇席上卷着一条满是补丁,黑的分不清颜色大被子,东墙中间垒着一座一米多高,一米多宽,两米多长土灶台,土灶台上放着一口大铁锅,土墙西面墙上挂着一张装裱镜框发黄的主席伟人像,像下一排溜放着七口大缸,大缸中间放着一张一米多宽,一米多高,两米多长木案板,案板上放着一大堆红薯面片,案板两边右缸边放着两个铁皮水桶,水桶边放着一根扁担,左缸上石头作缸板上放着两摞碗,笊篱、筷子和瓢勺,案板顶上横穿着两根长木棍,木棍上吊着两个荆蓝和几串白玉米穗,窄窄地上,放着几个高低不等木凳,地旮旯里堆着一些衣服柴火镰刀等杂物。

    张为命三十六七岁,一米七五高,身体干瘦,两鬓斑白,额头皱纹条条,颧骨突出,胳膊腿青筋裸露,穿一身土灰劳动布单衣,左手握木杆烟袋,右手举一根木棍,一脸暴怒,站在土炕西角,为命左手旁站着一个十四五岁,清秀,脸色蜡黄,身材瘦小,身穿斜纹花格布衫,一脸泪痕,呜呜啼哭姑娘,姑娘左手拉着一个五六岁,手捂右眼啼哭,穿一条花裤头赤脚小女孩,为命右脚下趴着一个十一二岁,身体匀称,满脸不服气,身穿单衣男孩,男孩旁站着一个十岁左右,上穿花布衫,下穿花裤头,身体单薄,两眼红肿女孩,灶台大铁锅后面,蹲着两个四五岁,蓬头垢面,穿着布兜兜,哇哇啼哭小女孩,床上趴着一个前后左右乱爬,哭的岔气,看上去一岁多,面黄肌瘦女孩,晓亮知道这是为命叔最小孩子,因患骨质疏松症,两岁多还站不起来。

    为命看见晓亮进来,放下木棍,走过来说道:

    “哎呀晓亮,这么晚你咋有空过来,快赶紧坐,麦风!给哥拿凳,快让哥坐下。”

    十四岁麦风拿个凳子放晓亮脚旁。

    “哥!快坐!”

    “呵,麦风大了懂事了,叔!再过几年孩子们都大了,叔该享福了,我没啥事,听说米包还没回,过来看看,顺便给弟弟妹妹稍块熟肉,叔!我看你们没吃饭,你也吃点肉吧!今天忙坏了,到现在还没忙完,我也没吃饭,不等婶了,还有许多事,我回去了。”

    “哎呀晓亮,叫叔说啥好呢,啥好事都想着叔,叫叔咋感谢你呢,你看孩子多有啥好,净遭罪呀!等他们大了,我也愁死了,米包这死孩子让你们见笑了,我回来好好收拾他,肉让孩子们吃吧,狗趴哥还在家躺着,家里哭翻了天,我还没去看他,咋吃下肉,这么晚了,还干啥,轻易不来,咋着也得吃顿饭,家里有现成面片,将就着吃吧,麦花你去洗菜!麦风你快给哥做饭去!”

    “叔!说啥外气话,要说感谢,我一辈子感谢不完你,前几年下煤窑,要不是你照看我,我早死几回了,狗趴叔死的窝囊,好多人伤心,我肉送了好几家老人都说吃不下去,我也没尝,算了,这么晚我也不送了,在这吃面片吧,顺便等等婶子、麦枝和米包,这么晚还不回来怪叫人着急的,弟弟妹妹们还没吃饭,我带的肉让孩子们先吃吧!”

    晓亮扭头看看门外,伸手从怀里掏出二斤多重肉包,递给站他身边米多左手上。

    米多右手撕开包肉报纸,撕下一大块肉塞进嘴里,两个腮帮迅速鼓起,肉块太大,嘴里挪移不开,无法咀嚼,无法下咽,噎的米多直伸脖子,憋的两眼泪花,弯腰咔咔咳两声,张嘴把肉吐地上,米多抬头看看瞪着他的为命,弯腰拾起地上肉塞嘴里。

    为命手指米多,喝道:

    “几辈子没吃过肉,你不怕噎死,几辈人都让你丢了。”

    米多把嘴里肉用右手食指勾到嘴边,咬住,右手撕下露在嘴外边肉,把嘴里肉裹进去,嚼两下,伸脖咽进肚里,右手肉迅速搁嘴里,他边嚼边走边撕下三块肉,分别递给地上眼瞪溜圆二姐麦风,三妹麦花,四妹麦芳,嘴里肉咽下肚,撕下一块搁进嘴,拿个凳子,搁在灶出渣门前,站上去,撕下两块肉,分别递给急的趴在大锅盖上,四手伸出老长,哇哇大喊五妹麦丽,六妹麦娜手上,这时听到咚的一声响,炕下传来七妮麦萍哇哇大哭声,原来麦萍等的心急,不会走,说话不伶俐,看哥哥姐姐吃到肉,伸着手,哇哇叫着,身子往炕边挪,挪过了摔在炕下,磕住头,疼的哇哇大哭,为命起身弯腰抱起麦萍,走过来夺过肉包,一脚把米多踹在地上,撕下一小块肉塞进麦萍嘴里,麦萍小嘴乱动,两眼放光,两只麻雀爪样小手空中乱舞。

    发愣晓亮站起来,哽咽道:

    “叔!你看弟弟妹妹们饿成啥了,馋成啥了,啥时候能天天吃肉,吃肉吃个够该有多好,我来时怕人看见拿的少,大队部还有,我再去拿点。”

    “算了晓亮,一顿吃不成个胖子,他们遇到你够有福气了,哪些给别的孩子留着吧,你看他们馋的,让你见笑了。”

    为命一边说一边小块撕下肉,递给伸手焦急要肉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