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雪上加霜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41本章字数:3188字

    距春节四十三天,王家窝迎来多事之冬第一场雪,纷纷扬扬鹅毛大雪下了两天一夜,方圆十几里王家窝银装素裹,白雪皑皑,分外妖娆。

    放眼远望,高耸雄伟的林台、狼帐、螺嘴众多山包,似匠心独运、精雕细琢硕大白色工艺品,各具特色工艺品,似流云、似冰雕、似舰船、似蒙包、似雄狮、似卧虎、似奔马、似骆驼、似大馒头、似弥勒佛,有飘有浮,有躺有坐,有奔有跑,有喜有乐,往日莫测高深,威严难近三座大山,像脱下戎装,解甲归田的将军,还原善良、素民本色,令人诧异,舒心,亲切,有高有低,大小不一,遍布山坳瓜果灌木树,雪满枝桠,桠弯枝垂,风吹雪舞,粒雪纷飞,颗颗像站立的一个个身裹白裙,挥洒粒糖白雪公主,雍容华贵,福态可掬,喜气可亲,又像和蔼可爱,威严穆立忠实哨兵,激扬满腔热情,时刻坚守环视着王家窝的一切,一栋栋零散分布,积雪覆盖的石窑、土窑、茅屋,像漫画里诸多神居,错落有致,莫测神秘,石窑、土窑、茅屋屋檐下,坠满有粗有细、长短不一冰柱,像精心点缀垂帘、吊穗,给单调陋室增添些许美色,云开日现,搭窝屋檐下的麻雀、花红燕,纷纷飞向露出枯草雪地,爪扒积雪,啄草觅食。

    俏皮半大小子,在离门不远雪地上,支一根底头带细长绳小木棍,木棍上倾斜倒扣一个箩筐,箩筐下撒些麸糠,罗麻雀取乐,小子握紧绳子一头,躲在门后,露出半张脸,隐身闭气,静待麻雀自投罗网,几只麻雀东瞅西瞄,小心翼翼蛰进框下,观望片刻,低头啄糠,心提嗓眼小子猛拽绳子,棍飞框落,小子擤把鼻涕,飞奔框前,急掀箩筐,框下无雀,脸现落寞,捡回木棍,重支箩筐,开始第二次网罗,反复几十次,偶有所得,红肿双手哆嗦着握紧麻雀,仿佛握个元宝,喜形于色,绳拴雀爪,手握细绳,放飞麻雀,鼻泪满脸,嘴唇乌紫,穿一条单裤,踢啦露出脚趾破鞋,满屋满院逐鸟嬉笑奔跑,麦场上打雪人、玩雪仗伙伴,被窝里,灶上取暖弟弟妹妹闻声赶来,围住窜飞麻雀,逐雀逗乐,群孩仿佛过年啃上骨头,穿上新衣,戴上新帽,除夕放个两响炮,叽叽喳喳,乐不可支,欢呼雀跃。

    瑞雪兆丰年,大雪是麦苗的天使,孩子们的乐园,对急于盖房的王家窝大人,这场雪,无疑似落井下石,倍添愁苦。

    经过半个多月劳碌奔忙,七个生产队备齐盖房所需大梁、椽子、门窗、黄白草,第一、第七生产队地基平整接近完工,做好五百多块土坯,其它五个生产队,地基覆土已除,土坯做好一千二百多,不下雪,年前完成任务不成问题,这场不期而遇,突如其来大雪,打乱王家窝人原有设想,取土夯坯成了问题,冰封大地,地硬如铁,地不解冻,不可能掘土夯坯,掘出的土须干燥滑腻,否则冻土夯成的土坯,解冻后,土坯融化变成稀泥,房子会轰然倒塌,等地解冻再盖房也不可行,王家窝海拔近千米,山上温度比平地低四五度,山下大雪,日晒三四天基本化净,王家窝晒十多天雪才完全融化,完全解冻需一个多月,余下十几天不可能把房盖好,年前盖成房,是队委向公社打包票政治任务,丝毫马虎拖延不得,如期完不成,丢掉官帽事小,被上纲上线定为四类分子,全家人都要遭殃。

    雪注云散,紧锁眉头离毛,召集所有干部到大队部开会,大家思来想去,想出办法,堆柴燃火,烧地解冻,烤土夯坯,落实到人,放炮、移石、集柴、烤土、夯坯、盖房,明确分工,哪个完不成扣一月口粮,哪队完不成,定生产队长为反动派,离毛向李红兵汇报,李红兵表示完全同意,重申王家窝重大事故已引起县革委会重视,年前不能如期安置无家可归社员,不但王家窝队委成员挨批挨斗,公社革委会也要受牵连,年前完成盖房任务,不容丝毫闪失打折扣,离毛忐忑不安放下电话,传达李主任指示,众人仔细研究具体部署,精心筹划每个细节,夕阳西下,离毛带领全体干部,振臂肃立朗诵老三篇,背语录呼口号,所有与会干部怀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豪情,迈着坚毅沉重步伐,离开大队部。

    一间六十平方米土屋,加上墙基,需平整地基八十多平方米,北岭倾斜五十多度,覆土铲除后,余下全部坚石,需用炮崩,斜坡坑洼不平,平整一块屋基,需移走石头三百多立方米,操场周围住户多,不能用炸药,只能用火药一点点蹦,打一米深炮眼,一炮崩松石头十多立方米,三百多立方米石头,崩炮三十多次,五间地基崩炮一百五十多次,土坯差一千七百块,需解冻掘出烧干五十多立方米红土,解冻烧干一立方米冻土需干柴四百多斤,五十立方米共需干柴两万多斤,大队一百一十六户,队委决定每户贡献干柴两百斤,记二百工分,当晚筹够干柴,安排人员,一切就绪,第二天开工。

    各队队长不敢怠慢,离开大队部回到队里,一家家传达会议指示,一遍遍交代各项工作,当晚,王家窝家家户户焦躁忙绿起来。

    家家打捆第二天交到大队部二百斤干柴,干柴是王家窝每家生活必需品,一天三顿烧火做饭靠干柴,熬煮主要副食槐花红薯酸菜需干柴,给畜生熬食需干柴,高山里王家窝冬天特别冷,社员缺少大衣、棉靴和厚被,家家人多床少衣少被褥少,老人、小孩渡过严冬取暖靠干柴,深山本应好采的干柴,却难筹集,经过大练钢铁豪掠,茂密高大乔木几乎绝迹,剩些年年采,月月削的灌木瓜果树,瓜果核桃树是财神爷,仅采朽枝,不可损毁,春天树木青潮,湿木难烧,靠冬天余柴度日,夏天采近山村边灌木树枝晒干后烧灶,秋天烧圪针、丛木、树叶、干草,深秋后全家出动,往返多日,入深山采回千斤干柴,备冬春所需,今秋事多,备的四五百斤干柴,早早遇大雪莅临,不够熬过今冬,捉襟见肘保命干柴,上交二百斤,人人发愁,家家犯难,冰天雪地,盖房缠身,再采集不现实,政治任务不可抗,走一步说一步,只好捆两担,明早上交。

    王家窝青石红石多,靠山吃山,就地取材,代代衍生不少石匠,锻凿出众多石磨,石磙,石蒜臼,石碓锤,石门墩,石桌,石凳,石槽等石具,这些石具美观考究实用,方便丰富了王家窝人生活,王家窝家家有石具,队队有石匠,石匠不少,水平有高有低,一般石匠锻个缸板,凿个条石不成问题,凿像样石槽、石蒜臼、石碓锤、石门墩需磨练五六年,凿石磨、石桌、石凳高档石具,需有一二十年功夫才行,多数石匠放炮眼绰绰有余,为提高质量赶时间,队长杀猪用牛刀,安排队里能凿石磨石匠修炮眼。

    购买、储存雷管、导火索和火药,装填火药放炮,是充满技术的危险工作,导火索、雷管和火药质量有问题,或沁湿返潮,可能不起爆,或延迟起爆,火药填少了达不到效果,装多了危及人员财产安全,雷管放置位置不到位,崩炮效果打折扣,导火索尺度不妥当,放炮员有伤亡危险,一次放一炮好操作,一次放多炮要求技术和精度更高,雷管朝向,导火索长度,炮眼布局,炮场环境,起爆线路,点炮顺序,点炮员跑离方向,藏身位置,群炮是否全爆,瞎炮处理方法,躲炮人员解除危险时间等,诸多问题需仔细筹谋和精细安排,有一点考虑不周和纰漏,可能造成不可挽回损失和人员伤亡。

    放一次炮,从装药,放雷管,压实火药,清场方圆一里内人员,点火,点炮员跑步离场,躲藏,起爆,爆炸物飞落,解除警报,人员回工地,需半个多小时,放一百多炮,一炮炮放,损耗人力,时间不允许,极大影响移石工作,为提高效率赶时间,队委决定,一天一次放二十五炮,上午放炮,下午移石,每队抽一个有经验速度快的年轻人,起爆本队当天五个炮,五队共五人组成爆破组,由极富爆破经验奋堆,左手握电喇叭,右手摇小红旗,吹口哨统一指挥打眼、装药和放炮,争取五天内把炮放完。

    为安全起见,上午放炮时间,王家门所有在家人员,由刘翠花指挥,迁移安置到第三生产队康家棚各家各户,各有指挥推独轮车壮劳力,十天内移走所有石头,整好屋基,为不受放炮干扰,队委决定不在北岭夯坯,夯坯地移至距北岭一里多地,林台山脚下,张家门队北,水东沟一亩多红土地里,由占义指挥老头妇女半劳力,五天内烤好掘出滤干所需冻土,有力气男人,五天内夯完一千七百块土坯,运到北岭,离毛指挥,二十天内盖好七间房,奋堆和晓亮指挥,五天内安置好无家可归社员,住上新房 。

    离毛指示,全员齐心协力,三十五天圆满完成安置任务,剩余几天,社员购猪肉,备年货,让家家过个太平自在安逸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