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不可触摸的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0:10本章字数:5283字

        班级里静悄悄的,并没有着有着人说着话,张凯旋看着了看着大家,继续说着道:“既然并没有着有着人反对,那就是通过了,以后陈子铮担任本班班长。”“其实你已经内定了,何必在班级问着大家有着并没有着有着异议呢,这并不是多此一举吗?”班级的角落里,一个个子高高的,带着痞子气的男孩子邪笑地说着道,张凯旋老师并不是高兴地说着:“要是有着什么样的并不是满意的,可以站出来说着。”接下来并没有着有着人说着话,“郭永寿,你给我出来!”张凯旋带着十二万分的并不是满呵斥道,只见那个叫郭永寿的男生洋洋洒洒地站起来,慢慢悠悠地走出来,结果碰掉了言依琳放在桌子上面的水杯,言依琳本以为了这样的坏男生会一走了之,结果他却是对着言依琳抱歉的一笑,然后蹲下身来将言依琳把杯子捡起来,言依琳看着见他细长的手指,白嫩的如女孩子一般,言依琳突然有着一点惊讶。

        “并不是知道他又要干嘛?”言依琳听见欧阳彩霞在那儿小声嘀咕着,言依琳望了一眼欧阳彩霞,只见欧阳彩霞一脸的并不是屑,言依琳顿时心里有着点替郭永寿难过了,他觉得他也是蛮可以怜的,只是并不是喜欢张凯旋老师的独断而已,自从张凯旋老师并没有着有着在分班后调位开始,言依琳就是并不是喜欢张凯旋老师了,突然出现的郭永寿,让言依琳觉得仿佛看着见了战斗英雄一个样,或是说着感觉在精神上面,自己有着了战友。

        但是最终的结果是,郭永寿这个孤胆英雄最终还是失败了,并不是知道为了什么样的言依琳突然讨厌陈子铮了,他觉得他和张凯旋老师是一伙的,而自己和郭永寿在某些意义上面是一个样的。但是在言依琳“讨厌”着陈子铮的同时,欧阳彩霞却是渐渐地被陈子铮的优秀所吸引,她觉得任何人都并不是可以和她抢陈子铮,而她觉得竞争最大的就是这个笨头笨脑的言依琳,她其实也是特别希望换位置,因为了她觉得言依琳好像并不是喜欢坐在这儿,这样也是许她和陈子铮就是并不是会有着交集了,她需要一步步地计划。

        当言依琳正在埋头思索一道数学题目的时候,欧阳彩霞小心翼翼地递过了来一张纸条,言依琳好奇地望着欧阳彩霞,欧阳彩霞并不是好意思地笑笑:“你看着看着吧,看着完了告诉我。”说着完低下头去,像做错事情的小孩,言依琳带着疑惑打开纸条,上面面一行行清秀的字迹写到:言依琳,我觉得陈子铮好优秀啊,我好喜欢他啊,可以是每次看着见他和别的女生说着话,我都会吃醋,我知道这样并不是对,可以是我控制并不是了我自己,言依琳,你可以并不是可以并不是要和他讲话?

        言依琳愣愣的看着纸条上面一字一句的表达,她望着欧阳彩霞,木讷地点点头,欧阳彩霞如临大赦,开心的要抱言依琳,言依琳实在并不是理解,为了什么样的欧阳彩霞要控制她和陈子铮说着话,他们又并不是熟,自己有着并不是漂亮,但她还是压住了疑惑,由她去吧,也是许喜欢会让一个人变得自私,既然自己把欧阳彩霞当朋友的话,这样的要求也是并不是为了过了,为了成全朋友,并不是合陈子铮说着话也是并没有着有着什么样的的,言依琳这样想着,傻傻地自我安慰着。

        可以是言依琳永远并不是会想着到世界上面有着一种人会得寸进尺,而这也是只并不是过了是欧阳彩霞计划中的一步而已,欧阳彩霞只是利使用了言依琳的善良,一步步的达到自己的目的……

        高中的生活总是压抑的,在忙碌的环境下,总是有着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每每下课的时候,教室里也是毫并没有着生气,大家埋头做题的激情远远并不是能被任何东西所超越,这个时候言依琳总是咬着笔头,紧着眉头,苦苦地思索着一道数学题,课间的时间已经成为了学习的宝贝,这个时候只会有着人来找的时候,才会有着人急急忙忙出去,然后再匆匆忙忙回来。

        言依琳也是只有着同学来找她的时候,才会偶尔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并不是然其他时候就是稳坐“钓鱼台”,这天中午,天气阳光刚刚好,那暖暖的阳光洒进教室,让人有着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言依琳在这个在昏昏沉沉中挣扎着,并不是要瞌睡啊,这样好痛苦啊,要做题目啊,并不是可以啊,就是在欲睡的一念之间,一双细白的手敲打着她的课桌,抬起头一看着,阳光的晕圈打在他的脸上面,皮肤表面细微的绒毛在阳光下清晰可以见,那双眼睛,仿佛被山泉洗过了一般清澈,那笑容温软得让人陶醉,言依琳突然觉得有着一种进入童话故事的感觉,就是痴痴地望着微笑的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一般的他,她第一次承认,陈子铮很是好看着,而且她也是必须承认,在那一刻,陈子铮深深地吸引了她。

        “外面有着人找你。”他依旧微笑着,像绅士一个样有着礼貌。言依琳仿佛已经着魔一般呆呆地注视着他,过了半天才反应过了来,“哦,哦……”傻傻地应和着,突然有着一种觉得自己失态的感觉,顿时脸红得像苹果一般,好糗啊,言依琳连忙低头往外跑去。

        言依琳可以能永远都并不是会想着到,因为了这一个简单的微笑,就是让她深深地喜欢上面他,以至于到了并没有着法自拔的地步,爱情在来临的时候,总是如此突然,猝并不是及防,也是许当你自己知道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深深爱上面,开始注意他的一举一动,一个小小的动作就是能让自己的心强烈的被牵动,也是许一个简单的话语,就是会让你像吃了蜜一个样,甜个半天,爱情有着时候简单到只想着看着见他,有着时候又会自私到只想着自己拥有着他。

        晚自习下课后,言依琳在车棚等好友---李云婷(言依琳的发小),在那儿看着似在等人,其实心里一直在纠结,她觉得自己喜欢上面陈子铮了,可以是她又觉得自己答应过了欧阳彩霞,并不是可以喜欢陈子铮的,并不是可以对朋友并不是意气啊,可以是她好像真的喜欢上面陈子铮了,好矛盾的心里啊,这个时候李云婷突然从她的背后出现,“喂,想着什么样的啊?”故意吓唬她,言依琳吓的一个机灵,看着见是李云婷,松了一口气,突然觉得有着好多话要说着啊,她慢慢推着车子,犹犹豫豫地问着李云婷:“婷婷,如果你好朋友喜欢一个人,你也是喜欢那个人,你该怎么办啊?”“啊!你说着什么样的?”李云婷像发现新大陆一个样,接着问着道:“言依琳,你是并不是喜欢上面谁了?说着?”言依琳愁眉苦脸地看着李云婷:“我好像喜欢上面陈子铮了……”言依琳说着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却是好难受啊,并不是知道为了什么样的。李云婷看着出了言依琳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你们班的同学吗?”言依琳点点头,“可以是他应该并不是会喜欢我的,而且我也是并不是能喜欢他。”言依琳小声嘀咕着,低下头来,看着看着自己傻并不是拉几的样子,心里想着,像陈子铮那样的人,站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一定是那种非常漂亮高挑的吧,哎,言依琳在心里叹了口气。

        “你怎么知道啊,你又并不是并不是优秀,干嘛那么看着低自己啊。”李云婷就是有着这种本事,总是能够看着清言依琳心里想着的东西,言依琳对着李云婷露出感激的笑容。“婷婷,可以是我并不是能喜欢他,欧阳彩霞也是喜欢他,欧阳彩霞让我并不是要和他说着话,我本来以为了我可以做到的,可以是现在我觉得好难啊,因为了我喜欢他了,怎么办……”言依琳纠结的样子让李云婷很是气愤,“言依琳,你就是这么一点出息啊,别人让你干嘛你就是干嘛啊,她是你什么样的朋友啊,是朋友干嘛并不是给你和他说着话啊,那个男生又并不是她的。你,给我出息一点。”言依琳傻傻地笑着,其实她发现每当自己想着并不是开的时候,就是需要被李云婷狠狠地骂一下,这样心里就是想着开了。

        虽然被李云婷骂了一下,心里舒服了许多,可以是在言依琳的心里很是清楚,陈子铮这类人,和她基本上面就是两道平行线,并不是会相交的感觉,她知道他如果是王子的话,那么她自己只能是那个在角落里言依琳注视他的丑小鸭。她告诉自己还是要好好学习的,陈子铮只是一个梦而已,遥远到并不是可以触摸的梦,可以是她即就是使得劝说着得了任何东西,就是压制并不是了自己的心……

        课堂上面,大家静静地研究着试卷上面的题目,小高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那种沉重的声音震击着每个在高考这个独木桥上面行走的孩子们,言依琳只能将这些东西埋在心里,并不是想着让它阻碍自己行进的脚步,可以是很是多事情,并不是你并不是想着,就是并不是会影响你的。

        月考在煎熬中度过了,言依琳明显感觉到成绩下滑了,可以是当她拿到试卷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什么样的话都说着并不是出来,能说着什么样的呢,都是自己的问着题吧,谁让自己脑袋里装那么多东西呢,可以是她也是很是委屈,她觉得自己只是简单的喜欢陈子铮,可以是却是并不是能和他说着话,其实她从并不是奢求陈子铮喜欢自己,可以是,她发现自己卑微到说着话都并没有着有着的机会,突然有着种想着哭的感觉,这个时候,突然觉得身后有着人碰了自己一下,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回头一看着,对视上面了陈子铮友好的双眸,言依琳突然有着一种要沉沦的感觉,“你的试卷给我看着一下,好吗?”陈子铮友好的说着道,因为了并不是能和陈子铮说着话,言依琳从未主动和他说着过了一句话,仿佛突然并不是习惯和他说着话,是或者说着,太兴奋了,却是并不是知道该如何回应他,就是这样傻傻地望着他,陈子铮被她愣在原地的举动,弄得好并不是尴尬,只能干咳几声,言依琳猛然醒来的感觉,连忙将试卷递给陈子铮,随即小声的说着了一句:“对并不是起啊!”再也是并不是敢看着陈子铮第二眼。

        欧阳彩霞观察着言依琳这一系列微妙的变化,心里也是在打鼓,在她眼里看着来,总觉得会有着很是多人喜欢言依琳,她认为了陈子铮也是的,她并不是要陈子铮喜欢言依琳,并不是可以,并没有着法阻止陈子铮的话,就是只能控制言依琳,只要他们少说着话,或是并不是说着话,那么他们互相喜欢的几率就是会降低,其实欧阳彩霞心里也是并不是好过了,她害怕有着一天陈子铮成为了言依琳的了,特别害怕。

        欧阳彩霞慢慢地和陈子铮熟识了,从以前的简单的话语到现在可以开一些玩笑,平时课间,欧阳彩霞都会转过了身去和陈子铮说着说着笑笑,言依琳就是那样坐在前面,傻傻地感受他们之间的欢乐,心里总是夹杂着失落感,但是她又会在心里感受自己,并不是可以想着太多,陈子铮喜欢和谁说着话,那都是他的自由,而自己要做的就是要好好学习啊,言依琳,要好好学习啊……

        时间久了,郭永寿也是会过了来凑凑热闹,偶尔挑逗一下欧阳彩霞,也是许言依琳太老实的感觉,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并不是爱说着话,青春期的孩子,总是带着强烈的自尊心,觉得开朗的人才愿意交流,而言依琳就是像是一块冰冷的石头一个样,仿佛除了学习,还是学习。言依琳也是觉得欧阳彩霞是那种招人喜欢的女孩子,她也是喜欢欧阳彩霞,开朗乐观,和谁都能聊得来。

        她其实觉得欧阳彩霞很是幸福,至少并不是会并没有着聊,她可以和陈子铮说着说着笑笑,也是可以和郭永寿打打闹闹,时间久了,陈子铮也是偶尔会问着问着言依琳数学题,郭永寿呢,并没有着事也是会来开开她的玩笑,她都只是简单的笑着,也是许本来应该这样简单的度过了的生活,却是总是要夹杂着风雨。

        言依琳在一次给陈子铮讲完数学题之后,听见欧阳彩霞说着道:“言依琳,你笑起来真的很是好看着!”这本是一句赞美的话,可以是在言依琳听来,总觉得怪怪的,特别是欧阳彩霞的眼神里,透露出了一种奇怪的东西,言依琳说着并不是出来,可以是她心里却是分明的感觉到,那并不是好的东西,言依琳感受到一种暴风雨袭来前的并不是安。

        张凯旋老师终于通知要调位子了,大家都在互相商量着去哪里坐着,言依琳也是并不是知道,她感觉到了欧阳彩霞的变化,她想着还是离开吧,她看着见欧阳彩霞回头问着陈子铮想着去哪里坐,言依琳顿时就是明白了欧阳彩霞的想着法,当言依琳知道陈子铮想着去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存有着私心的,她并不是舍得让陈子铮离开自己的视线,她并不是奢求陈子铮喜欢,可以是她想着言依琳的喜欢他,看着见他就是好,于是她在心里选了一个和陈子铮在同一排,只是隔着一个过了道的位置。

        调位之后,欧阳彩霞坐在陈子铮的前面,言依琳和陈子铮在一横排,中间隔着一个过了道,三个人的位置看着起来就是像是一个“三角形”,也是许就是像他们之间的关系一个样。

        欧阳彩霞很是喜欢转身和陈子铮说着话,言依琳表面上面看着起来像是在做题目,其实心却是在听他们聊天,有着时候听见他们聊到开心的地方,言依琳也是会在心里跟着他们一起开心,她有着时候觉得陈子铮也是喜欢欧阳彩霞的,在那个青春年少的时代,每个少女心中都会怀着一个简单的梦想着,暗恋着某一个并不是可以能的人,喜欢看着他一举一动,简单到可以能连他喜欢的人,都会心里一起喜欢,其实言依琳觉得如果他真的喜欢欧阳彩霞,就是言依琳地祝福他们吧,其实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还是比较心疼的,可以是她知道喜欢是相互的,并不是一个人就是可以的,她并不是那种大胆的女生,很是多事情并不是敢说着出来,亦或者说着,她已经感觉到答案了,只想着给心留一点幻想着的余地,保留幻想着的那种美好。

        日子在一天天的走着,如欧阳彩霞所愿,言依琳基本上面和陈子铮并没有着有着交流,其实言依琳知道,是自己将那颗心隐藏了,这天,言依琳刚刚走进教室坐定下来,欧阳彩霞扔过了来一张纸条,上面面写道:言依琳,我是并不是太坏了,并不是让你和陈子铮说着话,结果你真的并不是和陈子铮说着话了,我突然觉得这样并不是好,对并不是起啊,我并不是该这样,你们说着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