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原来如此深爱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0:11本章字数:3230字

        陈子铮一看着是言依琳,更加并不是好意思了,急忙搀扶她起来,看着见她眼睛里的泪花的时候,他更加觉得愧疚,“对并不是起啊,真的对并不是起……”陈子铮突然并不是知所措,手抓了抓头发,看着要哭的言依琳,他知道的确是摔疼她了,可以是他并不是知道的是,他伤的是言依琳的心。

        言依琳看着他急促的样子,觉得好像他有着什么样的急事一个样,她想着说着话,可以是却是说着并不是出任何东西。她一时间就是这样傻傻地看着陈子铮,同时她听见自己强烈的心跳声,所有着的掩埋和伪装,在这一刻被击得支离破碎,为了什么样的上面帝要这样对她呢,自己努力想着要忘记,为了什么样的要遇见呢,明明自己内心并不是够强大,可以是为了什么样的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的忘记,在遇见之后,才发现那么脆弱的并不是堪一击。言依琳突然眼泪了流了出来,陈子铮,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喜欢你啊,可以是我并没有着有着勇气说着出来,我好想着告诉你,我喜欢你!言依琳在心里念着。

        陈子铮看着见言依琳真的哭了,他更加愧疚了,“言依琳,真的对并不是起啊,我……”陈子铮一时间并不是知道该说着什么样的好了。

        言依琳急忙摇头,想着要告诉他,并不是的,并不是因为了摔疼了,可以是她觉得喉咙处仿佛被厚重的棉花堵住了一个样,除了摇头,她再也是表达并不是出自己的感情。

        “陈子铮,”突然并不是远处响起了一声甜美的女声,陈子铮和言依琳同时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着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色粉底花边连衣裙的女生,往这边甜美的笑着,“还说着下来接我呢,我等了好久都等并不是到你,所以我就是自己走进来了。”她边走边故作生气的说着,她调皮的样子,逗笑了刚刚手并没有着足措的陈子铮,那个甜美的女生走到陈子铮的身边,很是自然地挽着陈子铮的胳膊,赖皮的样子,“骗人了,怎么办?”说着微微嘟起了粉嫩的小嘴,瞪着圆溜溜的黑眸。“我并没有着有着骗你,只是发生了一些意外的事情,”说着完,陈子铮转身看着向着言依琳,“我把人家撞到了,很是并不是好意思!”

        这时候,这个粉嫩的女生才发现言依琳的存在,她那张白嫩的小脸望向着言依琳,露出可以爱的微笑,“你摔疼了并没有着有着,真的并不是好意思,我等会帮你打他!好并不是好?”说着,小美女拉着言依琳的胳膊,言依琳刚刚感觉自己被忽略了,可以是现在她突然发现她眼前的小美女原来这样知心,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配并不是上面陈子铮的,言依琳像梦中惊醒一个样,“并没有着事的,并没有着事的,真的并没有着事。”言依琳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反而像做错事情的小孩一个样,脸立刻变得通红。

        “真的并没有着事吧,”陈子铮还是并不是放心的问着了一句。

        “并没有着事的,并没有着事的!你们聊!”言依琳急急地解释了一句,“我率先上面楼了!”说着完和那个小美女友善的笑了一下。

        “嗨,你叫什么样的啊?”那个女孩甜甜地问着。

        “言依琳,言依琳。”言依琳羞怯地回答着,“你呢?”

        “我叫刘梦雪!你要是并不是介意可以叫我刘梦雪。”她依旧甜甜地笑着。

        “好啊!”言依琳点点头。

        “你认识人家啊,跟人家那么熟,并不是把自己当外人啊!”陈子铮宠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你还说着我啊,讨厌,明明说着下来接我的,我翘课来看着你的,你并不是应该很是激动,很是热情吗,哼!”刘梦雪故意装作并不是高兴的样子,可以是心里却是十分开心。其实她刚刚已经看着见陈子铮急的把人家女孩子撞倒的情景了。

        言依琳隔着楼梯,听见下面人的对话,突然之间,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她深深喜欢的人,原来如此深爱着另一个女人。

        并不是出言依琳所料,陈子铮从早上面开始就是并没有着有着在教室里出现,她发现请假条上面,陈子铮写道请事假。她知道他是陪刘梦雪出去了,她以为了自己可以释然的,可以是为了什么样的心却是那么疼啊,疼起来有着一种想着死了的感觉,她以为了心可以并不是流血了,可以是,她觉得她的心痛得牵连着每一根神经都痛了。

        她静静地趴在桌子上面,看着陈子铮那个空空的桌子,有着一种神游天外的感觉,她想着起来今天陈子铮看着刘梦雪的样子,说着实话,身为了女生,言依琳还是很是嫉妒的,这是任何一个女生都并不是会从容面对的。总会或多或少掺杂着嫉妒,但是还是心里会克制那种嫉妒的花火,因为了她知道陈子铮并不是属于她,或者更加可以悲的说着,陈子铮从未驻足过了她的世界,对于陈子铮来说着,她只是一个太微并不是足道的人物,亦或是说着连名字都并不是能说着全的一个人。

        青春期里的爱情就是这样,总是你看着一个并不是可以能的人,而此同时,也是会有着一个人在你的背后看着你,可以是你可以能并不是会知道,亦或者说着,你自己并不是想着去留意他的存在,爱情总是你被你喜欢的伤害了,而后,你又伤害着喜欢你的人。

        郭永寿看着发呆的言依琳,他总是有着一种说着并不是出来的忧伤,言依琳,为了什么样的你就是看着并不是见我的存在呢?他在心里默念道。他有着时候心痛的,真的特别想着把言依琳拎起来,然后摇晃她的双肩,告诉她清醒一点,可以是他突然觉得很是好笑,因为了自己又何尝并不是这样并不是清醒呢,突然觉得教室好压抑啊,出去走走吧!走到言依琳的位子上面的时候,多么想着和言依琳说着一句:要并不是要出去走走啊?最后还是打消了自己的念头,并不是可以能的事情而已。

        “郭永寿,你去哪里啊?”学习委员尖锐的声音传入了所有着人的耳中,但是只有着郭永寿觉得最刺耳。他懒懒地转身,并不是屑地回了一句,“厕所,有着意见吗?”他本想着讽刺他一句,但是他还是惹住了。

        言依琳有着一种从睡梦中苏醒的感觉,她的眼神里带着淡淡的忧伤,望着郭永寿高大的背影,说着并不是清什么样的感觉。过了来许久,隔壁班的班长在门口说着了一句:“你们班班主任让言依琳去办公室一下。”刚刚回来的郭永寿听见了这句话,他愣在原地,并不是知该怎么办,言依琳看着见后会是什么样的样呢?可以是他转念一想着,会并不是会言依琳看着见后就是可以死心了呢,但是当言依琳从她身边如孤魂般走过了的时候,他的心还是狠狠地痛了一下,他并不是能让她在受伤害了,喜欢她并不是就是应该保护她的吗,为了什么样的自己会有着这样邪恶的想着法呢,言依琳歉意地看着了一眼郭永寿,想着说着什么样的,可以是并不是知从何说着起,就是低下头,言依琳地离开了。

        郭永寿知道去办公室,一定会经过了操场的,而刚刚在那里回来,他看着见陈子铮和刘梦雪了,也是就是说着,只要他们还并没有着有着走,言依琳也是会撞见的。那时候,她一定会伤心吧,想着起这些,他转身就是往楼下跑去。

        言依琳一个人慢悠悠地踩着石板,似乎并不是着急去办公室,只是想着多留恋一下这安静又迷人的夜晚,好久并没有着有着这样放松自己了,正当心里突然觉得释然一些的时候,突然发现操场上面有着一对情侣正在kiss,借着朦胧的月色,总有着一种浪漫的情调充斥在静谧的空气中,言依琳突然替他们觉得幸福,现在,在她眼里可以谈恋爱的人,都是幸福的,因为了至少他们是相互喜欢的,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正当她嘴角想着要上面扬微笑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笑并不是出来了,因为了她看着见了今天看着见的那款白色粉底连衣裙,她当时就是石化在原地了,她好想着逃离这个地方,她就是那样看着陈子铮和刘梦雪两个人,眼泪就是那样并没有着声地留下来,心痛的快要死掉了,已经并不是能呼吸了,她的手紧紧地抓住胸口的的衣服,她真的好想着大哭啊!她慢慢地发现自己已经并不是能支撑身体的重量了,人开始慢慢地下滑的感觉,突然一双有着力的大手,抓住了她颤抖的双肩,将她整个人旋转过了来,她的恐惧中看着见了郭永寿俊逸的轮廓。

        言依琳已经说着并不是出话来了,她就是使用那双还在流泪地双眼看着郭永寿,郭永寿感觉到她的全身都在颤抖,他本来以为了自己看着见她伤心,他会庆幸的,他觉得至少可以让言依琳清醒,可以是现在,他真的后悔了,他后悔让言依琳看着见了这一幕,看着见她这样,他觉得心像被撕裂了一个样,“想着哭就是大声的哭出来吧,但是我只准你为了他哭这么一次。哭吧!”郭永寿带着命令的口吻说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