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相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54本章字数:1333字

        1997年9月7号对于十七岁的张鹏来说是个值得记念的日子,他又一次去相亲了,最后一次相亲。

        上午十一点,穿一件白衬衣、一条蓝裤子,一双白运动鞋的张鹏推着他家那辆永久牌破二八自行车从一家商店门前慢慢走过。

        张鹏没有往商店门口看一眼,他没有。身高一米七的张鹏皮肤比较黑,他家还不是太有钱。

        张鹏没有看商店门口那个和他相亲的女孩子,只要人家女孩子没有意见就行了,张鹏只有被选择权。

        十九世纪90年代末期,张鹏老家及附近乡镇早婚早育的恶习还没有完全消失。

        张鹏从初二就开始不停在媒人的介绍下,和张村附近的女孩子见面,相亲。见面分“小见”和“大见”。

        “小见”就是媒人定一地点,男孩子和女孩子隔十几米远,互相看看对方。

        “小见”后如果男孩子和女孩子互相第一印象都不错的话,媒人就会找一个地方让男孩子和女孩子单独坐在一起聊半个小时左右。这就是“大见”了。

        “大见”也叫“换手帕”,男孩子和女孩子聊完后互相觉得对方还行,就会把他们的手帕换一下,当然男孩子的手帕里要包几百块钱,送给女孩子。

        只要换过手帕,就表示男孩子和女孩子互相初步同意了,也就是所谓的定媒了。

        张鹏很悲崔,他“小见”的次数是不少,可是“小见”之后就GameOver了。后来不同的媒人都说,人家女孩子嫌张鹏太黑,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嫌张鹏家里穷。

        最近一两年张鹏连“小见”也没有见过了,这一次小见还是因为张鹏今年高中毕业考上了河东医专,张鹏家东邻居江香花才让她今年考上河东技术学院的堂侄女和张鹏小见一次。

        张鹏相完亲回家后张母快做好中午饭了,她没有问张鹏刚才小见的情况。张母让张鹏去叫张父回家吃饭。

        今年秋天张鹏家张村,村南几百米远的落河水势很大。张村的村长,张父在河堤上搭了一个简陋的小棚子,他和几个村干部轮班监察水位。

        十几分钟后张鹏来到落河的河堤上,张父搭的那个小棚子附近。河水的水位几乎和河堤顶部持平了,河坡里村民种的玉米、高粱等青纱帐都被淹没在河水中不见了踪影。

        张鹏看着浊浪滚滚落河东逝水。他竟然下意识地往水边走了几步。然后张鹏在张父的惊呼声中掉进河水中了。

        一分钟后张父看到水性很好的张鹏被一个浪头压进河水中后,张鹏竟然再也没有露头。

        张父吓了一跳,他马上一个鱼跃跳进河水中救援张鹏。小棚子附近值班的十多个张村的男民兵也纷纷跳进河水中救人。

        两个小时后张父和张村的那十多个民兵没有找到落水的张鹏。

        张父强忍悲痛和闻讯赶来,泪流满面的张母及张村的十多个青壮年村民顺着河堤往落河下游走,他们这是去找张鹏的尸体。

        两个小时了,在小棚子附近河水中了无踪迹的张鹏肯定被淹死了,他的尸体应该被河水冲到下游了。

        张父和张母他们走远后,他们身后某处河水中突然露出一个人头。

        张鹏是被水呛醒的,他吐掉嘴里的水又抺了一把脸上的水。

        张鹏游目四顾,他发现自己是在略显浑浊的水中。水深不知几许,张鹏够不到底,水势不大不小。

        张鹏摇摇头,他压下心中的惊疑。为今之计是先从洪水中逃命要紧。十多分钟后筋疲力尽的张鹏医生爬到了一个离他二十多米远的土堆上。

        张鹏再次摇摇头,他应该正在开会啊,这咋来到洪水中了?

        新任河东市,河东区,区人民医院业务副院长,张鹏同志正在他们医院会议室里讲话,他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某一刻张鹏院长喝水时,他头一晕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