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你比我可悲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0:11本章字数:1454字

        所以他不再辩解,乖乖的给姚冰蓝的威士忌加冰加红茶,姚千金品尝过后,果然容易接受很多。看着琥珀黄的晶莹液体流进花瓣一般柔软的唇中,苏唐觉得很诱人,有一亲芳泽的冲动。

        苏唐眯眼喝了一杯,将目光投向刚进来的三个人身上,这三个人很普通,样子普通,穿着普通,前后进来,颇有顺序,步伐一致,有一种让人胆战心惊的韵律。

        正是这些普通决定了不普通。

        这时耳畔传来姚冰蓝轻柔的声音:“说说你的故事呗,听说你为了初恋冲进飞机场里去追大巴追了好几里地,把几个拦你的保安打伤,为了她一个人火拼二十几个小混混,最后被打得奄奄一息,为了她抱着99枝玫瑰从杨浦大桥跳下黄浦江,险死还生,这些都是真的么?看不出你这么痴情哦。”

        对苏唐而言,往事并不如烟,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一个导火索,思念就可以泛滥成灾,回忆的洪流轻易灭顶,那些以为尘封多年不去触碰,以为已经忘到姥姥家的往事,一股脑的冲了出来。

        那张素面朝天的清丽面容,那跳跃的乌黑马尾辫,那嫣然一笑便眉眼如月的俏脸,那一痕俏皮的梨涡……

        苏唐大口喝了一口,扯起一个难看的笑容,故作轻松道:“哪有那么夸张,本来都是小事而已,不值一提,江湖里已经没有哥的传说,反而出现了哥的神话,可不要太崇拜我哦,崇拜别人容易失去自我,还容易芳心暗许。万一你不小心爱上我,拒绝你多不好意思,好歹你也是我的上帝。”

        “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一定不会喜欢你的,说说呗,那个女孩现在在哪儿,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姚冰蓝不是喜欢挖人隐私的女人,这次却出奇的八卦。

        苏唐蹙眉打量姚冰蓝:“不对啊,姚大小姐,你啥时候化身成一八卦妞儿了,我一个小保镖的私生活你好奇个什么劲儿,你听说的太邪乎,我可没那么生猛。”

        他顿了一下,轻叹道:“人们总喜欢把自己听来的东西添油加醋的描述给别人,以增加趣味性和传奇性,所以一不留神,我是传奇了。其实我和竹子的爱情故事很简单,总结起来就是我喜欢她,她喜欢上了他,然后我成全,退出,结局很美好,王子和公主过着很幸福的生活。”

        金黄色的威士忌天鹅绒一般丝滑醇厚,苏唐最喜欢里面那种独特的烟熏味,可是今天越喝越不是味儿。他点了一只南京,吸了一口,青烟入肺,突如其来的刺激感让他的眼眶有些涨,所以他大口咳嗽,弯腰咳嗽,脑海里那张曾经无比熟悉,日思夜想分秒不忘的容颜明灭不定,就像烟花火,胸口烟花烫,大颗的眼泪夺眶而出。

        他笑言:“想不到这南京劲儿这么大,肯定是买着假烟了,呛死我了。”

        姚冰蓝一双眸子晶莹璀璨,盯着苏唐,不置可否,心里却有些震撼,苏唐的掩饰本就拙劣,更何况面对拥有神奇第六感的姚大小姐。

        她想不到苏唐到现在仍旧会为了那段刻骨铭心的情伤心,对他的恶感减弱了几分。

        “竹子选择高富帅是合情合理的,现在的女孩子不都喜欢有车有房家财过亿父母双亡的么?我终将逝去的青春飞机场狂奔的过程中随着汗水挥舞蒸发殆尽,我不顾一切的爱情死在她的倩影消失在机舱的前一秒都不肯回首的刹那。”

        苏唐眯着深邃的眸子,声音很平静:“可是我不后悔,因为爱上她是我的选择,不是她逼我的,我为爱付出心甘情愿,或许很二百五,或许很疯狂,可是青春不就是应该疯狂么?大把流汗,大胆去爱,自由而痛快,这是那个年代我所有的追求。反而是你,可曾有爱过谁,思念过谁,为谁离家出走,为谁打扮漂亮,为谁织一条围巾想要围住他的一生?”

        姚冰蓝听出他语气里的嘲讽,却无从反驳,她的青春就像一阵清风,没有任何波澜,回忆起来,好像除了一张张奖状,一张张分数漂亮的试卷之外就真的没有什么了。

        “所以,你比我可悲。”苏唐饮尽第二杯威士忌后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