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儿媳当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0本章字数:2457字

    “梨花木化妆台,划痕两道,半旧折价一两二钱!”

    手拿帐本的当铺掌柜声音一出,毛笔一划,两个头戴毡帽的精壮伙计抬着那张梨花木案台就往外走。

    陈兮瑜的心就格登疼了一下:那张化妆台可是上好的梨花木制造,上等的雕功,上面的春燕报喜图清晰可见。刨去材料费不算,光这雕功就让这张案台现在市价至少值纹银五两。

    可就因为有两道比头发丝还细,比指甲盖还短的划痕,价格压了不止三倍,这当铺掌柜果然坑爹!

    还不等她心中腹诽完毕,年过半旬的当铺掌柜声音又起:“青铜花瓶,老旧不堪,折价五钱!”

    一个伙计抱着不起眼的花瓶应声而出。

    等等,那可算是前朝古董!虽然这个时代还没有古董这个概念,可陈兮瑜可以肯定,那花瓶绝对不止这个价。

    她抬头瞄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公公婆婆,虽然他们此时因为变卖家当而脸上生出几分狼狈,但是全无被人坑的灵敏度和自觉感,还傻兮兮的认为终于可以有钱还债,而且还可以不用借钱熬到过年。

    她心中叹口气,感慨自己怎么这么悲催,穿越到这样的一户人家来?

    她记得三天前自己还是原先那个世界里国内属一属二的理财专家,请自己投资理财的富豪不计其数。一个千万富翁因为自己的投资眼光,让他大赚了一笔,特地请自己吃日本料理。

    结果一片河豚肉直接要了她的命!

    听说世界上每年吃河豚的人至少几十万,可真正被河豚毒死的人才十余个,比中六合彩还难!她竟然如此悲剧的中奖了?

    更加悲剧的是,她穿越来到的世界竟然是历史上全无记载的年代。虽不是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却也是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

    她摇身一变,成了万恶旧社会的童养媳,无父无母,被公公婆婆一手带大。

    如今长到十三岁,虽也算是清秀可爱的小萝莉一枚,但养大她的这户人家是个十成十的破落户。无权无势,就连祖上留下的那点积蓄也快花得所剩无几,隔三差五靠着典当度日。

    原本家里还算富足,请着下人照顾起居。几年前,刚把带大几个孩子的姨婆辞掉了;前年让管家告老回乡;去年又辞掉家里唯一的丫环;今年连做饭的厨娘也回了家。

    这户人家原本靠着祖上留下的积蓄和出租家里的良田度日,却没有其他的正经营生。这些年钱越花越少,家里的日子也越过越难。

    阿瑜叹口气,她现在生存的这个环境,形势真的不容乐观啊!

    转眼间,当铺掌柜就把家里能典当的大件家具全部清点一空。当然,这个价格是比市价还要低上几倍的。可陈兮瑜看这一家子急着需要钱还债的样子,也不会在意此时被人坑。

    说到债主,那个村子里头胖乎乎、肉墩墩的村里首富吴方说到就到!

    他挪着肉球般的身子挤进屋内,看到家里的东西被搬得差不多,眼睛咪成一条缝的笑着说:“嘿嘿,陈家公,干嘛急着还钱呢?虽然我说过这借债是需要利滚利,也不需要那么着急还呀!其实不还也可以,你们家的阿瑜年纪也不小了,和我家的阿伟年纪差不多……”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色咪咪的眼睛打量着陈兮瑜,目光还在小姑娘渐渐丰满起来的胸部打转。

    “我呸,你个老色鬼!”陈兮瑜心里面骂道,还准备拿眼睛瞪着那个村里首富“大肉球”。

    可还不等她做出反应,一个眼睛大大,长得白白净净、唇红齿白的小正太已经护在她的面前,“哼,不准拿阿瑜抵债!”

    这位就是陈家最宝贝的儿子,也是陈兮瑜未来的老公陈锦鲲。小正太比陈兮瑜小三岁,还不太懂男女之事,只是把阿瑜当成长姐护着。

    这也是陈兮瑜最矛盾的地方。自她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最初是想逃离这家人,逃避成为童养媳的命运的!可是,凭心而论,这家人对陈兮瑜也不算亏待。

    公公陈胜,原本是富家庶子,但祖上也给他留了些积蓄。可是他不懂理财,也不懂得节俭,又有些喜欢攀比的坏习气,所以日子越过越难。

    但好在人还不算太坏;婆婆李氏,面慈心善,对陈兮瑜也很好。只是耳根子有些软,凡事没什么主见;小相公陈锦鲲对自己更是好得没话说,连原本私塾老师也请来一块教自己;小姑子年纪小,喜欢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转。

    一家人虽然不懂什么赚钱的门道,也不懂理财,把原本幸福美好的日子过得苦兮兮的,却也不是什么坏人,对自己也好。要是真的离开这家子人,独自在外面的世界生活,未必会比这里更好。想到这些,陈兮瑜还是打算留下来。

    “放心,阿瑜是你未来的媳妇,家里人都不会把她卖了抵债的!”婆婆李氏最是心疼这个儿子,忙哄着儿子说。

    公公陈贵不擅言辞,却也板着脸对那“大肉球”首富说:“阿瑜是我们的家人,就算变卖了所有家当,我们也不会卖了她抵债!”

    “就是就是!”小姑子陈瑶婷也站在哥哥后面随声附和。

    那首富见一家人都这样坚决,只得拿着银子,归还借据,讪讪的离去。

    把家里值钱的家具一典当,还清债务。除了几张床,一张饭桌,还有几个大衣柜,就只剩下陈贵手里的两贯钱。

    那时候,一贯可兑换一千文,两贯也就是两千文钱。虽然家里还剩下几亩薄田,可要到年底才能把租收回来。一家子人,没有其他的生活来源,就靠着这两千文钱生活,能熬到过年吗?

    陈贵和妻子李氏互相看了一眼,兀自叹口气,然后呆呆坐在床边。那叫一个愁呀!

    儿子陈锦鲲一直是夫妻两个的希望,指望着他一朝中的,考上状员,光大门楣。

    所以,小锦鲲也是两耳不问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连油盐酱醋多少钱一文也不知道。可是今天看到父母一幅愁容满面的样子,心头也不是滋味,拿着小板凳坐在父母身边。

    小姑子陈瑶婷也有样学样,站在哥哥身边。一家人你望着我,我看着你,都对家里未来的生活而感到迷茫又黯淡。

    陈兮瑜看着一家人的表情,觉得时机成熟了。思量片刻,站在众人面前。

    对着公公婆婆深揖一躬,然后慢慢说:“爹,娘,自打阿瑜进了陈家,就把自己当成陈家一份子。陈家变得如今这个样子,阿瑜说句不中听的话,都是爹娘一手造成的!爹不懂得营生,又喜欢一味攀比,才会把家当败光。娘虽不是奢糜之人,但不懂得理家之道,看到爹乱花钱也不制止,才把让陈家的情况越变越糟!”

    夫妻两个听到阿瑜的话,面面相觑。从来没想过不善言辞的小儿媳会当着一双儿女的面教训自己。婆婆李氏的脸微微有些红,陈胜已经不知不觉变了脸色,正准备发作。

    阿瑜扑通一声跪倒在公公婆婆面前,“爹,娘,阿瑜知道刚刚一番话有些冒犯二老!但是,陈家养了阿瑜十三年,阿瑜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家衰败。如果爹娘信得过自己,明天开始让阿瑜来当这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