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我不活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12本章字数:3012字

    “王风!你注意一下影响行不行,这里是医院!”

    天南三医院病房中,徐若冰再一次涨红了脸,对着面前病床上的男子咬牙切齿。

    身为一名正职医生,她见过形形色色的病人,但是从来没有一个能让她如此抓狂。自己不过是多嘴说了一句他时间不多了,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想到这家伙还真就听进去了,一天到晚没事就抱着手机看那些小电影,耳机也不戴一下。

    王风抬起头,眨巴了两下眼睛,注意力立马就集中在了徐若冰身上,那聚精会神又带着一丝猥琐的目光,跟刚才看小电影时简直一模一样。特别是目光聚焦到那白大褂都掩饰不住的傲人之处,喉结还会动的。

    要说徐若冰这样的美女,被人盯着看也算是很正常的事,但让徐若冰恼怒的是面前这家伙目光赤裸不说,还一边看一边发出叹息:“可惜了,可惜了啊!’。

    “可惜什么,王风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我到底哪里可惜了。”徐若冰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咬牙切齿道,自己靓丽的外形加上神圣的职业,有什么好可惜的?

    王风砸砸嘴,再度长叹一声:“可惜我时间不多了,这么漂亮的女神,以后都没机会看了!”

    一句话,让徐若冰早已在心中酝酿的怒火烟消云散,想起对方的情况,她放缓语气安慰道:“其实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你身体素质不错,虽然是脑癌晚期,但是可以做放疗,运气好的话,还能坚持不少时间的。”

    “算了吧,我这年纪就脑癌晚期,那来的运气,我还是不浪费那个表情了,早死早投胎,万一下辈子我长大女神你还没老,我还有机会追你!”王风不在意的一笑,继续贪恋的盯着徐若冰看。

    “你可千万别这么想,等你长大我都我四五十了,你才……呸!”徐若冰安慰的话说道一半忽然一愣,然后满脸通红呸了一声,自己这是在说什么啊。

    王风却是精神一震:“没关系,我不介意!”

    “你不介意我介意!我们在谈正事,别胡说八道行么?”徐若冰咬牙切齿道。

    “终生大事还不是正事?”王风瞪眼道。

    “王风!”徐若冰一声抓狂的大叫,死死的瞪着王风:“你一定要说这些是吧,那行,有本事你这辈子就把老娘追到手!”

    王风身子一震,惊喜的看了徐若冰一眼,可片刻之后,又焉了下去,哭丧着脸:“女神你能别刺激我了么?不然我会死不瞑目的!”

    斗了这么久嘴,总算看到王风吃瘪的样子,徐若冰嘴角得意的一挑,乘胜追击:“怎么,难道你不想追我?”

    “想,但是我不想看着你守寡!”王风看着满脸挑逗的徐若冰,不自觉吞了吞口水,但是手上,已经把输液的针管之类的拔了下来。

    “你干什么?”徐若冰眉头一皱,想要阻止,王风却已经手脚麻利的开始穿衣服和鞋子。

    末了,他惋惜的看着来到自己跟前的徐若冰,突然张开了双手,将她往怀里轻轻一拥,轻声道:“女神,我的走了,不然麻烦就大了,谢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但是我真的没钱再治下去了。”

    说完,不等还处于呆滞状态的徐若冰有所反应,王风已经往门口跑去。

    “等等,没钱我们可以想办法,你……”徐若冰回过神来追出去,王风已经跑出走廊,接着,徐若冰身后一阵错乱的脚步声打断了她的话语。

    “大哥,那小子往那边跑了!”

    “妈的,这小兔崽子,得了癌症居然还敢找老子借高利贷,今天不弄死这傻逼,老子以后不用混了!”

    徐若冰身后的脚步声,是几个穿的花里胡哨的青年传来的,几人一边喊着一边从徐若冰身前跑过。眨眼就全都追着王风冲下了楼。

    他治病的钱,原来是这么来的吗?徐若冰一脸呆滞的看着众人离开的方向,眼中满是担忧与焦急。

    王风冲出医院,刚想往山下跑,他脑中却突然像刚才一样出现一阵危机感,举目一看,下山的公路上迎面也冲来几个混混。

    妈的,老子就算死,也不能死在你们这群渣滓手上,不然肯定死的不痛快!

    一咬牙,王风扭头往山上冲去。

    “小子,你给老子跑啊,怎么不跑了?”

    医院为了方便疗养,建在山脚下,后面就是一座云雾缭绕的大青山,但是山势太陡,方便病人锻炼身体的登山小路只修到了半山腰的一块断崖上,用了半个小时时间,王风第一个登上了断崖,随即,他身后不远处,就传来了混混们气喘吁吁的冷笑声。

    “跑你妹,老子本来就活腻了还怕你们这些杂碎?”王风此时也累成狗,四仰八叉的坐在一堆乱石上,看着山路上三三两两扶着梯子面色狰狞的混混,随手抓起块石头就朝下面砸。

    “哎哟,我操,小子你找死!”

    山路只有那么窄,最前面的混混躲避不及,被砸中手臂,破口大骂着往上冲,却不想石块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众人鬼哭狼吼的往后躲去。

    “来呀,一群傻逼怎么不来了?”王风砸上了瘾,感觉自己就像当年的狼牙山五壮士,豪气风发的一边砸一边吼道。

    “你他妈有种一直在上面呆着,不然看我们怎么弄死你!”众人暴跳如雷,但是那石块的威力可不是开玩笑的,谁也不敢再上前。

    “就凭你们这群杂碎,还想弄死我?等下辈子把,一群怂包,小爷我急着上路,就不陪你们玩了。”心满意足的完成了人生最后一次装逼,王风在众混混惊骇的目光中站到了悬崖边。

    嗡嗡!正回味着自己这一生,王风的手机却响起。

    拿出来一看,王风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犹豫片刻,按下接听键。

    “王风,你跑哪去了,我已经报警了,有什么问题我们想办法解决,你千万别做傻事。”

    “女神,不用了,记得我们的约定,下辈子我再追你!”说完,王风直接挂上电话,迎着山峰张开双臂,纵身一跃!

    耳边风声呼啸,王风感觉自己落得越来越快,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可过了仅仅数息,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落到山崖下摔成粉身碎骨的时候,突然撞到的一个柔软得有些过分东西,仿佛陷进海绵里。

    这诡异的感觉让他连忙把眼睛睁了开来。

    然后王风就是一楞。

    他竟然躺在一个闪着幽光的,天圆地方的弧形罩子上!

    更让他愕然的是,那罩子里面还有两个女人打得你来我往,不时发出一声金玉交击的碰撞声。

    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我是不是做白日梦了?还是看到了神仙?

    王风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光景,可手打在脸上却是火辣辣的疼,让他明白,自己这可不是在做梦。

    这让他忍不住定睛打量起两个女人来。

    靠着他这边的女人穿着件粉红连襟长衣,身下罩着件同色的红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系成一个蝴蝶状的活扣,鬓发低垂,头上斜插着一支飞凤簪子,脸蛋仿佛金玉,修长的峨眉下一双秀眼勾人魂魄,那身材更是前凸后翘,让人看上一眼就浮想联翩。

    另一边的那位跟她的打扮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脸上看起来要稳重一丝,也更有熟女味道。

    这倆女人哪冒出来的啊?长得跟仙女似的,和她们比起来,那些什么什么小姐简直惨不忍睹!

    他就这样看着两人你来我往打过数十招后,突然齐齐收掌平推,抵着对方的手掌,脸上涌起潮红,随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雕塑。

    过了数十秒。他看着没有动静的两人,正打算活动下身子,可他身下的罩子却突然一收,王风来不及反应,一下子摔在地上。

    你姥姥的。

    他呲牙咧嘴的摸了摸生疼的后背,看着跟前的两个女人,尴尬一笑,打了个招呼道:“嗨,美女。”

    可惜两人根本没有回应他。

    见她们没反应,王风眼珠子一转,凑近了一分,然后看了看横眉冷眼看着对方的两人谄笑一声:“美女,我不想活了,你们介意送我去死吗?”

    这话王风说得一字不顿,显然不是开玩笑。

    在他想来,这倆女的这么漂亮,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辈子时运不济,做不了风流人,当个风流鬼也好不是?

    可人家却不这么想,两人不约而同的回眼瞪了他一眼,只当是王风在嘲讽,忍不住就开异口同声的骂道:“滚!”

    “堂堂一个男人,不自食其力,遇到点困难就想着去死,你这种人真是可耻至极。”那个年龄稍小一点的女人说道。

    “你这时候寻死觅活的,前半辈子怎么没有早点想到?失心疯吧你?”这是那稍显成熟的女人说的。

    两人这嘲弄的话搞得王风忍不住一阵火大。

    我他妈不就是想死吗,有这么罪大恶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