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调戏与反调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2:03本章字数:2109字

    吕施施的意识进入了一个混沌的状态,那感觉像是在做梦,也像是真的,真真假假让她难以判断。

    她迷迷糊糊中似乎被抱下了车子,经过夜凉如水的院子里,树枝剐蹭到了她的手,她还痛呼了一声。那感觉非常真实。

    最后,曲径深幽,她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那地方她还真不认识。

    不过这不是重点,她在别人的地盘上反客为主,似乎轻薄了一个男子。

    她只是隐隐记得,他帅得让她完全放下了矜持,甘心化身为采草大盗。虽然她稀里糊涂中自始至终都没看清楚他的脸。

    本来打算实施在罗烜身上的调戏行为,她尽数转加在了这男子的身上,而且还更甚。

    她挑了男子的下巴,好像还评论了一番人家的身材。

    还不止这些,她似乎化身小S,还去摸了人家的胸肌!手感她还记得很清楚,皮肤柔软,皮肤下却是硬邦邦的肌肉,坚硬却不失弹性,是个经常健身的肌肉男。不错!她喜欢!

    她隐隐有个印象,对方那隐忍的表情,似乎对她的行为既表示没拒绝也没欢迎的意思。

    那就是默许了,这种男人!只要不要他负责,女人怎么做都好!她有片刻的鄙夷,不过那家伙有个地方很快吸引住了她的注意力。

    说实话,她长这么大,还真没看到过这么漂亮的唇形,简直太适合接吻了,薄厚相宜,哦不,略微厚一点,但也就一点点,估计唇感会很好!

    她拿手指先试了试水,沿着唇边画了画唇形。

    手感相当的好,果然是!她吕施施这眼光,不是盖的!

    说到眼光,她模模糊糊地想到罗烜的薄唇,心里懊恼了一下,都说薄唇的男人薄情,她还不信,果然栽了不是?看来还是厚点好啊,厚点好!

    她乱七八糟地想着,一点不浪费地就亲了上去。触感,不错!画感?她伸出舌头描了描,也不错!

    她边描还边看了看人家的脸色,男人的眸子更黑了,简直是深不见底一般,像个黑洞,带着漩涡,似乎马上就要把她淹没。

    接下来的事情好像完全乱了,调戏似乎变成了反调戏,她的主动权完全没了!让她非常懊恼,尼玛,一点也不绅士!不知道女士优先么?

    她还是有一刻想到了坚守这个词的,可是,她想到了罗烜,坚守?

    她心目中值得坚守的人已经死了!死在和她闺蜜勾搭的床上了!

    现在,身边的这个男人,一点也不会比罗烜差,她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自己都不善待自己的人生,谁会来怜惜你?何况,她的体内还有着那压都无法压制的强烈主张。她闭上了眼睛。

    她攀附着男人的肩膀,浮浮沉沉,那肌肉厚实,直径简直可以和她的大腿相当。不过触感极好。

    模糊中她记得,别的什么她都很满意,就是有一点,让她很不爽!

    这家伙怎么那么喜欢压着她!她努力了几次,想翻身上去做主人,可又被他拎小鸡一般分分钟拎了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喊出来了没有,不过满满的心声都是:“我要在上面!我要在上面!~~~~~~”

    一缕阳光偏移到了床上人的脸上,那一团蜷缩着的人形动了动,一只手挡住眼睛,一只手拉长伸了个懒腰,紧接着痛呼了一声。

    艾玛,她这是被擀面杖擀过一遍了么?全身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疼!尤其是腰!都快要断了!难道她昨晚是下着腰睡了一晚?

    吕施施揉着后腰,满脸苦不堪言的表情。

    蹙紧眉头,她睁开了眼睛。这是个空间极为开阔的卧室,简洁得整个卧室就有一张床,还有摆放在两侧的床头柜。此刻,整个房间里,就她一人。

    刚睁开眼时,她居然有种睡在旷野的错觉。

    视线所及,瞬间,她的睡意全消,一个激灵,起身坐了起来,动作太快,她作了个龇牙咧嘴的表情,嘴里嘶嘶着。

    昨天经历的那些片段,像放电影一般在脑海中经过,特别是昨夜,那些破碎的记忆残片……

    虽然不完整,可是,所有情形都指向了一个事实:她吕施施,昨晚,推倒了一个男人!昨晚推倒了一个男人!昨晚推倒了一个男人!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她第一时间,居然没有想到她自己吃亏这层上,而是脑袋迅速运转起来,这男人是个什么人?

    在酒吧附近出现的,会不会是无赖?他要是让她负责怎么办?假如他缠上她,她的这一生是不是就完了?

    一种需要赶紧逃命的惶然马上席卷了她的全身。

    她的衣服整齐地摆在床头的小柜子上。吕施施扑了过去,飞速穿戴。可是……

    可是却没有鞋子!

    不过还好,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光着脚走上去还挺舒服。没鞋子就没鞋子了,不影响逃命就成!吕施施拉开门,赶紧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浴室的门打开,走出了穿戴整齐的那个男人。他往床上看了一眼,对人已经走了这事似乎也不奇怪,只是走近些,掀开了被子,只见那乳白色的床单上,一抹红色是无比地刺眼。

    他的眉角一跳。表情莫测起来。

    他打开门,走了出去。

    白易明正站在门外,见到他出来恭敬地弯弯腰:“老板,照您的吩咐,我们都没出现,只是她没找到鞋子,光着脚走了,我们要不要……”

    “就那样好了,也给她个教训!”他平静无波的话音里没有丝毫怜惜。居然敢独自跑到酒吧乱喝酒,就要有点脑子和体力来承担这种后果。

    “可是这里离市区还有很远……”白易明有些不忍。

    自家老板那寒冰一般眼神冷飕飕地射向他,让他生生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叫个人跟着,看她都做了些什么,真有什么困难再说。”他声音还是很冷峻,不过吩咐的事情已经有缓和了。

    “是。已经有人跟去了。”白易明赶紧说明。

    男子抬脚往外走,白易明知道,这事算是告一段落了。他赶紧一路小跑走到了前面。小心备至地打开了车门,护着车顶,等着那位神一般的男子上车。

    而车子的两旁,一前一后站了两个健硕的男子,一黑一白,表情严肃却眼神机灵地打量着四周。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特种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