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0:49本章字数:1493字

        郑桥躺下继续研究这本小册子,见里面的东西太过复杂又把小册子合上,道:“以后这种东西多学学看来也是好的,后来一想自己在路上看到的人只要是会点功夫的身上都带着刀剑,而自己两手空空,一点都不想是练家子。想到这里郑桥不禁想去买件兵器,说干就干,郑桥从包裹中抽出五百两银票就向走了出去,到了大门口向管家问了下哪里有铁匠铺后直线向哪里走去。

        到了铁匠铺,看到老板是个精装的中年人,说明自己的来意后告诉老板给自己来一把上好的武器,不管是刀是剑都行,老板从装满武器的架子上挑出一把刀来,道:“这把刀是这铁匠铺顶好的了。“

        郑桥道:“要多少银子?”

        老板打量了郑桥一下,道:“看你也不像是有钱人,不如这样吧,给20两把,”

        二十两对郑桥来说绝对不算贵。自己身上的碎银就够了。

        带着那把刀走了出去。

        回到镖局住的地方不禁好好的打量起了这把刀,刀身看似厚重,但用起来给人一种很是灵巧的感觉。而老板附赠的刀鞘看起来也很是精美。

        郑桥呵呵一笑道:“这下算是赚到了。”

        闲来无事郑桥又想去众武师比武的地方看看,到了刚才的地方,人居然还没有散,小六子看到郑桥来了,道:“过来坐,”指了指自己作者的石凳。

        郑桥做了过去,对小六子说道:“听说前些日子这里有趟镖被劫走了,镖师伤亡惨重?”

        小六子道:“是啊,到现在为止大当家也没查到是谁干的。我们镖局怎么在江湖上也是有点地位的,居然平白无故的来截我们的镖。真是该死的。而且我们镖局对于这件事还配给东家一大笔钱!”

        郑桥不禁好奇道:“是什么东西?难道很贵重吗?”

        小六子道:“当然贵重,是一小箱的翡翠。那东西死值钱了。”

        郑桥道:“那怪不得呢。”

        小六子道:“钱倒不是问题,主要是死的那些弟兄啊,大家出来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都不容易啊,家里都是有家人的,我对不住他们啊。”

        郑桥道:“为什么说是你对不起他们啊?”

        小六子道:“忘了告诉你啊,其实每次运镖的人选基本上都是我负责的。哎,那次死的人都是我挑选的啊!!!”

        郑桥道:“你先别难过了。下次注意就行了。”

        小六子道:“下次押镖去水龙镇我会亲自带镖,希望这次能平安。”

        郑桥道:“那是自然。”

        小六子道:“这次我们都会平安回来。到时候给你个100两,足够你小子花好几年的了。”

        郑桥忽然想起来清水涧的事情的,对小六子说道:“不知道您知不知道所谓的陵水村?”

        小六子道:“没有听说过。”

        看样子下刘子也不知道,郑桥不禁讶然。

        回到住处,郑桥把胸口处的《擒龙爪》又拿出来观摩了一会,道:“看来六哥也不知道清水涧在哪里,以后的路途会很遥远吧,在这之前一定要学点本事,不能在还没到陵水村之前就死了。”

        “砰砰砰!”门被敲响了,下人进来把饭菜放到桌子上然后出去了。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了。

        郑桥坐在板凳上慢条斯理的把饭菜吃完,考虑到下午要做什么的时候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好像又有一个和自己一样来做短暂是镖师的人。郑桥把门打开,看到一个大约20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同时男子也看到了郑桥。道:“这位兄弟也是来做短暂镖师的吧。我的名字叫王逸,不知道兄弟叫什么名字?”

        “我叫郑桥,你好。”郑桥道。

        王逸道:“那有礼了。过几天还请多多关照。”

        郑桥道:“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以后大家都多多关照吧。”

        王逸呵呵一笑,道:“那就承让了。”

        说完走进了郑桥旁边的房间。

        下午。

        天已将近黑,众武师和武士们纷纷该回家的回家,该吃饭的吃饭的出去吃饭了。郑桥打开窗户,看着窗户外面的火烧云不禁感叹世事无常,几天前自己还是臭要饭的,现在却要当镖师,以后还要搞什么乾圭,还要再去清水涧。

        走出房间,郑桥实在不想在这里吃饭,倒是想出去打探一下清水涧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