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0:49本章字数:1401字

        小六子的眉头皱了一下,暗道这次押镖结束后能赚到的钱再分给那临时的镖师。都不一定能赚够五千两呢。这个毛贼可真是会狮子大开口呢。

        想是这样想,但还是说道:“这位兄台。不如这样吧。一千两怎样?我们现在所带的钱就只有这么多了,在多一点都拿不出来了。你拿了这些钱搭建照样是朋友,不知可否?”

        那劫道老大低头好像是沉思了一下,道:“一千两好像也不少嘛。嗯,好像能吃好几顿包子了,而且还是肉包子。”

        小六子看到劫道老大好像有点松口,继续说道:“那我再加二百两吧。一千二百两。不知道这样行吗?”

        劫道头头说道:“嗯,成交!”

        小六子看事情摆平了,总算松了一口气,马上从怀中拿出银票来,拿的同时心里也在滴血啊,但后来一想送徐颜江到目的地的时候也能拿到银票,到时候算起来自己也算是划算。

        就在此时,一声大笑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哈哈哈哈哈哈……包老大居然会被一千二百两的银子打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听其声未见其人,就算是刚进入江湖的郑桥也能感觉到遇到高手了。

        那被称为包老大的劫道老大脸上闪过一丝不快,马上扯开嗓子骂了起来:“黄鼠狼子狗……你他奶奶的吱歪什么?信不信老子一斧子把你的脑袋给看下来?”

        那被称为黄鼠狼子狗的人马上笑声停止,但声音依然传人众人耳中:“老子叫你一声包老大是抬举你,没想到你这么不识抬举。找死不成?”

        那包老大看起来有点弱智,碰见这种事情绝对不含糊,道:“黄鼠狼子狗,你真的想打架吗?想打的话老子可不怕你。”

        那声音又传来了:“哼,我可不想给你打,不过这镖车你不截的话老子可带人截了哦……”

        小六子不禁一惊,如果此人想要带人劫镖的话这镖车绝对是保不住了。与其遇到这种事情还不如让包老大拿去那一千二百两银票呢。

        包老大听到这句话马上变了脸,怒道:“你他奶奶熊的别不知好歹,这镖老子已经和他们谈好价钱了,你要是敢动一下给老子等着,老子把你的狗头拧下来。”

        黄鼠狼子狗又道:“难道你真的要打一次不成?”

        包老大道:“当然是打,别人怕你这条黄鼠狼老子可不怕你,有种他娘的滚出来!”

        随着一声冷哼和一阵整齐划一的马蹄声,一群身影缓缓的出现了在郑桥他们眼中。

        带头的那位一身黄衣,脑袋绝对比普通人的长上一倍,眼睛里闪烁着点点精光,鼻子却塌的好像被人砸断过鼻梁一样。嘴唇却薄的可怕。身体骨瘦如柴。说他穿着一身黄衣不如说他披着一身黄皮。那黄鼠狼坐在马背上,缓缓抽出背上的斩马刀。伸出猩红的舌头往刀背上舔了舔,如毒蛇般的眼睛盯着郑桥此处的镖车,被他盯着的压力绝对比一条真正的毒蛇盯着的压力要大的多,就连小六子都不禁起了一层冷汗,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是此人的对手,努力想着之后的对策。视线慢慢从镖车上移开,盯着包老大说道:“这镖车我在说一便,我要了。你真的要打吗?”

        那包老大冷哼一声,把背上的开山斧仍在地上,开山斧的斧头一落地马上发出“轰”的一阵声响,郑桥不禁眯起眼睛盯着这开山斧,据目测,这斧头的重量绝对不低于200斤,刚才被这人扛在肩上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似的,郑桥对刚才林啸天说的话又信了几分。

        包老大把开山斧扔到地上,马上对黄鼠狼说道:“你这黄鼠狼子狗,真的要打就趁现在。”

        包老大身后的小弟们也开始要喝道:“黄鼠狼子狗,有种和我们老大打一场啊,我们老大一拳就能把你打死。”

        “不对不对,是吐口唾沫都能把你淹死。”

        “什么啊,分明放个屁都能把他嘣到十万八千里外。”

        包老大身后的小弟们疯狂的叫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