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章重生寒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48本章字数:3664字

    “若有来生,我不会再无助的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所珍视的人一个又一个的惨死在我面前,不会再眼睁睁看着,世界破碎,万魔横行。”

    “若有来生,我要登临绝顶,结束玄黄大世界万载征伐,一统三千世界,以众生愿力为己力,以待天外魔族的狼子野心。”

    “若有来生,我要让天外魔族看看,犯我八千亿玄黄大世界人族者,虽远必诛!”

    “若有来生……”

    “啊……”

    一股刻骨铭心的仇恨和怨气惊天而起,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的少年,猛然大叫着从床上坐直了身子,五官扭曲,额头上大汗淋漓。

    “我……”

    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少年的身体猛然一滞,眼睛瞪圆,极为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脑子仿佛被针扎了一般,嗡嗡嗡的响个不停。

    “我不是已经与天外魔族同归于尽了么,怎么出现在了这里,难道是在做梦?又或者……”

    “我……重生了?”

    念一至此,少年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面色泛红,心中怦怦直跳,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环顾四周,周围的环境,还是无比的熟悉,对面墙壁上挂着一把利剑,不远处的烛光还在摇摇晃晃,就连床榻上的被褥,都还带着自己的体温……

    每一个细节,都清清楚楚的告诉自己,这一切并不是做梦,自己的确还活着,活在现实世界中。

    “我真的重生了!”

    “回到了少年时候!”

    少年,不,应该是谢晨,瞬间就明白了现状,心中涌起了一阵狂喜,然后很快便平复了下来。

    身为玄黄大世界最后的强者,修为达到了神通九转的绝巅存在,若是连这一点镇定都没有,那也不是那个在最后的决战中,哪怕身受重伤,都照样呵斥的天外魔族不敢上前的谢晨了。

    心中激荡,霍地一下,谢晨抬起了自己的胳膊,想要一窥究竟,却发现入眼的果然是一只细皮嫩肉的孩童之手,然而还未等他来得及感慨,便是一阵天旋地转,随即就在一股钻心的疼痛中放下了手臂。

    “咳咳咳”……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各种酸麻痛楚,一齐涌上。

    此前,谢晨的心思全部沉淀在重生的惊喜中,无暇顾及其他;现在,不过小小的抬手这个动作,就让他痛彻心扉,不能自已。

    “受伤了?”

    面色潮红,急促地喘息了几下,谢晨想要运转元气疗伤,却发现,丹田之内空空荡荡,竟然什么也没有。

    这下,饶是见惯了生死的谢晨,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错愕之色。

    “竟然这么弱……”

    出乎预料的,那埋藏在谢晨心灵深处,几乎已经被遗忘的弱小,再次出现在了谢晨的身上。

    “怕是连肉身三转破体境都没有达到吧……”

    瞳孔微微一缩,谢晨忍不住摇了摇头。

    玄黄大世界,武道共分三个大境界:肉身、神通、夺命。

    主修肉身,肉体培元的叫肉身境,共有九转;而武道通神,自身能融入天地间,调动天地元气的力量的,则被称之为神通境,共分九变,故而也称神通九变。

    至于夺命境,哪怕是前世的谢晨,穷尽一生,也没能达到,整个玄黄大世界,也就寥寥数人。

    而现在,谢晨的修为竟然连肉身三转破体境都尚未达到。

    “这么说,现在的我还没到十六岁?”

    突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谢晨的面色猛然一怔,他记忆了起来,前世的时候,由于疏于修炼,十六岁之前,他的确没有突破到肉身三转破体境。

    直到后来,经历了家族覆灭,相依为命的父亲,妹妹和雪儿姐为了救他而惨死身前,甚至就连最好的朋友为了掩护他逃命而落得家破人亡……这一系列的大变故之后,他才在一次奇遇的情况下,一举突破到了肉身三转破体境。

    现在……

    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谢晨的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拳头紧紧的握住,牙关紧咬,与那些让他后悔终生的遗憾比起来,暂时的弱小,又算得了什么!

    武功可以再练,修为可以再来,然而失去的亲人,留下的遗憾,却再没办法挽回,只有失去过,才知道珍贵。

    “一切都还没有发生,感谢上苍,给了我一个重来的机会,给了我活着的父亲,妹妹,雪儿姐,好兄弟,以及没有遇见的师傅和师姐……”

    “太好了!”

    “真的是——太好了!”

    心中的抑郁一扫而空,谢晨的脸上充满了豪情壮志,“不会了,父亲,雪儿姐,师傅,师姐,还有我的好兄弟。不会了!今世,我谢晨不会再让那些悲惨发生,不会再让你们面对那些苦难了。”

    “我会改变它的!”

    “这一世,一切的苦难,都让我来背吧。”

    眼睛迸射出犀利的锋芒,谢晨的拳头仅仅握起,杀气激荡,“天外魔族,你们等着,我谢晨会再次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这次,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等着吧,很快!”

    “蹬蹬蹬!”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伴随着“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一个带着惊喜的声音,瞬间在谢晨的耳旁炸响了起来,“少爷醒了,少爷,你终于醒了!”

    门户洞开,夕阳的余光蜂拥而入,屋内顿时亮了不少,映出了谢晨清秀又带着骄傲倔强的脸庞。

    “少爷?”

    突然,谢晨的神情一怔,循声望去,不由自主地眯了一下眼睛,紧接着,一个近百年来,无数次让他午夜梦回,辗转反侧,又觉得亏欠愧疚的身影,出现在了视野中。

    “雪儿姐……”

    刚看了一眼,谢晨便只觉得自己的喉咙一阵哽咽,鼻子一酸,眼睛已经被泪水蒙上。

    雪儿一愣,他没想到平日里对她非打即骂的小少爷,竟然会这样对她说话?

    发呆与失神仅仅只是持续了片刻的功夫,雪儿便回过了神来,面带愧疚,“少爷,你怎么了,是伤口又疼了么?若不是雪儿疏忽了,少爷也不会被苏家的人打成重伤了,都是雪儿的错……”

    一身清爽干练的武者服饰,乌黑的青丝斜披在,没有施任何的胭脂的脸庞上,走起路来龙行虎步,一看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雪儿本就是修炼天才,年仅十四岁,一身修为却达到了肉身三转破体境,在整个松溪镇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天才,本来应该前途无量,只可惜……

    “少爷,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啊,别吓雪儿啊,呜呜……”

    眼见谢晨居然哭了起来,没有半点犹豫,几个箭步,雪儿就以一种极为迅速的速度,冲到了谢晨的身边,嘘寒问暖。

    “雪儿姐……”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谢晨伸手,摸了摸雪儿的左脸,用颤抖的带着哽咽的声音说道,“我想雪儿姐了。”

    雪儿侧了侧头,想要躲开谢晨的手,但旋即眼睛一凝,又转过头来,任由谢晨颤颤巍巍的手,触摸到了她左脸颊上,那一块三寸见方的青黑色胎记。

    也正是这一块青黑色胎记,让这个原本应该是国色天香的小美人,变得好似凶神恶鬼一般,这也是前世的谢晨曾经嫌弃她的原因。

    按照前世谢晨的性格,恨不得见她一次就欺负一次,但现在看到雪儿,心中却是泛起一阵阵的怜意。

    不知不觉间,记忆中的一幕,涌了上来。

    “少爷,快逃,逃得远远的,永远都别再回来。”

    “少爷,雪儿下去陪老爷小姐了。”

    “少爷,你要保重!”

    雪儿凄美的一笑,较小的身影,便瞬间没入了冲杀过来的人群中,一身霓裳羽衣,在狂风中舞动,恍若刹那花开,便夺尽了天下光彩。

    这一去便是永别!

    “雪儿姐!”

    看着眼睛中还带着惊恐与慌张的雪儿,谢晨的眼睛中都是怜爱的神色,在心中做了一个决定,这一世,他不但要改变雪儿的命运,给她一个光明的前途,还要还她一个完美无瑕的脸庞。

    “这快胎记是雪儿姐身体内阴气聚集不散才形成的,只要我突破到打破肉身桎梏,武道通神,达到神通九变的境界,利用先天之气,驱散阴气,就可以完全治愈雪儿姐的这块胎记。”

    不过这些,谢晨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就这么眼带怜爱的看着雪儿,要将这个女孩儿深深的刻在脑海里。

    既然重生了,他所要做的不仅仅是谋划,是报仇,还有,珍惜身边一切值得珍惜的人,值得珍惜的事。

    “不会了,绝对不会了!”

    “既然有了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这一世,我要让那些仇人全部消失,让父亲好好的活着,让雪儿姐和妹妹好好活着,让师姐好好的活着,让师傅好好的活着……这一世,我所珍视的,必须牢牢的抓在我的手中,再也不要任何遗憾……”

    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紧咬着牙根,在心中狠狠的发誓。

    “少爷,老爷说等你清醒过来后,就去祠堂反省,禁足七日……”

    良久,眼看谢晨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雪儿终究忍不住缓缓开口,朝着谢晨怯生生的说道。

    “禁足七日,七日……”

    雪儿接下来说了些什么,谢晨都没有听见,脑海中回响的全部都是“禁足七日……”

    “这么说……现在是……”

    谢晨心中一紧,一股恐惧自心底无可遏制的升起,仿佛一只地狱中爬出来的魔鬼,占据着他那遍布寒意的身躯,紧紧握着他的心脏,似乎只要稍微不注意,就会被那只魔鬼将心脏一举捏碎……

    被罚去祠堂禁足七日,在谢晨的一生中,只有一次,那是谢晨中了苏克的暗算,被打成重伤,差点死去。

    也正是那一次之后,父亲便被苏家的人气的吐血,自己更在禁足期满之后,被苏家的人设计陷害,再度打成重伤。

    紧接着,半年之后的家族论品上,谢家失去了仅剩的寒门席位,沦为平民,被苏家赶尽杀绝,父亲,雪儿,妹妹都为了救自己惨死,甚至就连最好的兄弟也因此家破人亡。

    “雪儿姐,我妹妹呢?”

    沉默了一下,谢晨略微低头,遮挡了眼中精光,低声问道。

    “如果真的是这一次的话,那么苏家的人现在应该正在向妹妹逼婚,想谋我谢氏家产。”

    谢晨在心中默念在,不再说话,等待着雪儿的回答,身上却已经大汗淋漓。

    “少爷,你不知道,那名门苏家的人又来了,挡在了前厅,不让咱们进去,说是要替打伤少爷的苏克,向小姐提亲,以示歉意,小姐听说这事已经气得回学院去了……”

    “提亲!”

    “果然,就是这一次!”

    豁然站了起来,谢晨抓了一手的碎屑,他的床头,扶手立刻碎了一地,一股惊天的杀气猛然自身体内喷薄而出……

    “欲亡我谢氏一门者,全力以击之,玉石俱焚,在所不惜!”

    谢家祖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