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俗人回档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2:23本章字数:1369字

        五月七日,大雨。

        今天,是陆天林33岁的生日。

        生日吗?本应该是亲朋满座,吹蛋糕许愿望不醉不归的场景,可是他陆天林,却只接到了萧月儿一个人的电话。

        “天林,生日快乐。”

        “嗯,谢谢!”

        “你……还好吧?”

        “呵呵,月儿,谢谢,我好着呢!对了,不说了,那帮损友还等着我吹蜡烛呢,我先过去了,再见哈!”

        挂掉电话,陆天林从酒吧里走出来,猛的向肚子里灌着几口烈性白酒。

        朋友?吹蜡烛?

        陆天林不过是不想让萧月儿知道自己的窘境而已。

        33岁的生日啊,除了萧月儿,没有人记得,更没有人替自己庆祝。

        可是,自己最爱的女孩萧月儿,最终还是嫁为他人妇……

        借酒浇愁愁更愁,那么,这一晚,陆天林似乎是想要验证一下,这种说法,到底有没有上限。

        一整瓶烈酒下肚,陆天林觉得,自己的心跳先是加速,后又减缓,整个人,突然的就这么瘫软在了雨地之中。

        这……是要死了吗?

        喝酒喝死?呵呵,可笑,可如果不死,再去回忆自己的过往,那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呢。

        可惜了,33岁,应该不算是一个高寿的年纪吧?

        陆天林在脑海里自嘲的笑了笑。

        他知道,除了意识还有一丝残留,自己的生机已然就要消失殆尽了,不过……死就死了吧,自己的一生,碌碌无为、平平淡淡,似乎,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那段虽然刻骨铭心,却没有结果的苦恋;收入普通,混迹在社会最底层的清水衙门;周身疾病,整天以病床与药剂相伴的年迈父母……

        唯一值得在阎王爷面前能抬得起头的,应该就是自己这辈子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可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呼……”

        也不知道这口气是不是呼了出去,陆天林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那豆大的雨点,仿佛不是落在身上,而是直接滴进了脑海之中。

        这,就是灵魂出窍的感觉?

        ……

        窗外的大雨,依旧滂沱。

        “喂,老陆,亲兄弟,我就剩一张‘黑旋风’李逵了,你就成全了我呗?你是我亲兄弟!”

        陆天林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狠狠的拍了一下。

        “真幼稚!”

        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一张梁山好汉的人物卡片,陆天林脱口而出。

        “什么?!”

        陆天林如被雷击一般。

        自己……

        不是死了吗?

        强忍住心中的激动,陆天林环顾了一下四周。

        教室!

        高三(2)班的教室!

        后墙黑板上,那用红色粉笔重重的写下“生时何必多睡,死后自会长眠!”这种近似魔怔的标语口号。

        桌上的笔记本上,画满了五子棋的格子。

        自己的手中,是那厚厚的一撂“小浣熊”方便面里面,一百零八位梁山好汉的技能人物卡片。

        没错!

        这是2000年,高考前的一段日子。

        那魔怔的口号,是班长王晓婷写的。

        那永远下不完的五子棋,是用来与同桌于其“分享”宝贵的课堂时光的。

        那一叠厚厚的人物卡片,正是自己一连两三个月来,不停的一日三餐都吃这种“小浣熊”方便面集来的。

        ……

        “呼……”

        陆天林的这一口气,吐的时间极长,好像就是刚刚自己临死前没有吐出的那一口气吧?

        重生?

        真的重生了!

        重生在十五年前,应该是自己高考前几个月的日子里。

        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陆天林向着身侧的一个瘦高个子青年看去。

        于其,自己的死党,与他陆天林一样,这一次的高考,根本没有报一丁点的希望。

        高中三年,分了一次班,这个家伙竟然如同狗皮膏药一般的贴在了自己一条板凳之上,不知道有“有缘”二字形容,还是“搞机”更合适。

        前世,于其这个家伙是自己唯一一个在落寞的时候,还能陪自己狠狠的醉上一场的哥们。

        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