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低概率事件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1:54本章字数:1384字

        时间是个让人难以琢磨的东西,有时候你觉得它很漫长很啰嗦,有时候他不知不觉就溜走了。但人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对逝去的时间都很奠怀。

        喝下一大口茶,我埋头开始干活:分拣,检测指纹,入袋……不到三十分钟就理出个头绪来。

        一只断裂的长丝袜,被害者是被灌醉之后窒息而亡,脖子上的勒痕这只丝袜很吻合。从这个细节来看,案犯是个没有经验的杀人者,慌乱之中居然用丝袜这种东西。但经过检测,没有指纹,除了被害人的血没有其他人任何痕迹,连一根毛发和衣服纤维都没有。

        尽管被害人是个弱女子,但我还是不相信丝袜可以勒死人。案犯一定是慌乱中顺手拿起这东西,后来又用别的凶器完成谋杀。

        第二件物证是被害者曾经用过的酒杯,这是最麻烦却最容易汲取指纹的证物,但经过我细细检测却没有任何指纹,只有一抹淡淡的唇膏印,看颜色应该是美宝莲多彩璀璨系列。

        有唇膏印说明被害人用它喝过酒,没有指纹这说明凶手肯定简单处理过现场。

        第三件物证让我匪夷所思,我甚至怀疑把这当做物证的必要性——一只老式zp打火机。

        这东西也没指纹没痕迹,甚至不是在现场发现。根据物品的简单描述,这是黑子从案发现场不远处的草丛捡到的。

        黑子这个人有时候想法让我琢磨不透,他的思维带着很大跳跃性,但有几个大案子正是靠着他这种神经质式的思维打开局面,取得突破性进展。

        处理完所有的证据,我开始进行最后一项工作:把证物贴上编号,贴上被害者名字和2寸身份证照片,这样更便于查询。

        我被害人照片贴好,习惯性的扫了一眼,眼珠子立刻不会动了——这头发,这脸,还有这略带一丝惊诧的表情……

        刚才从我电脑屏幕里一闪而过的,不正是这张脸吗?

        时间仿佛停滞了,我感觉后脊梁发凉。

        “啪!”证物室的窗户突然被风刮开,外面的大树狂舞着腰肢,风刮在脸上像刀子一样……

        没事,没事的,我看来真的真的需要假期……

        关上窗户,我开始计算自己有多久没年假。从前年三月算起,大概已经有两年半了。对我们这种单身汉来说,休假等于煎熬。

        其实这个世界上任何娱乐方式都是有寿命的,当你有漫长的来享受它们,你会发现它们是那么的无聊。

        我很不情愿的承认,自己的精神状态有点问题;尽管上个月局里的心理专家给我做出的检测结果是“精神心理都比一般人强大,健康”。

        这应该归功于父母对我的教育,他们不像一般的父母那样喜欢用鬼神吓唬孩子。所以我从小对鬼神没有敬畏,我相信的只是万物滋长的规律,物理的法则,以及各种事件发生的概率。

        我的出生就是一个低概率事件,听大人说那个时候我才七个月就破了羊水被迫早产,在那个时代那种医疗条件,我能活下来确实是个奇迹。

        据说当时有很多父母把早产儿丢弃,越担心他们会有什么疾病残疾拖垮家庭。

        也就是说,我至少闯过了三道鬼门关才来到这世上。

        所以,刚才发生的异样其实也不过是一个低概率事件,我的工作压力过大,无意中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被害人的照片,于是,幻觉来了。

        外面的风平息了,平息的速度跟来的速度一样诡异。

        我微微一笑,站起身来端着茶杯来到窗前:看来我用不着休假了。

        外面突然警铃大作,无数警员荷枪实弹冲到院子里,匆忙往车上钻。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有很多年没看到过这么大动静了,当年打击本市最大社团势力的时候,也没这么兴师动众。

        就在这时,门开了,副队长老胡走了进来。

        “怎么了?”我发觉自己的声音有点发飘,因为老胡的表情有种异样的凝重,那种凝重让人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