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张小娴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1:54本章字数:1514字

        死者:张小娴。

        女,21岁,舞蹈学校大二女生,父亲已去世,母亲务农。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轻女孩面对镜头的时候总是有种胆怯,所以拍出的所有照片都是一个表情——嘴微微张开,双眼睁大。

        我查阅了她个人资料里所有照片,包括小学毕业照,初中毕业照,以及多姿多彩的舞蹈学校表演照。

        点开网上的链接搜索,我发现张小娴所在的舞蹈学校,毫无疑问是那种野鸡大学,没有办学资质,没有办学师资,甚至没有正规的办学场地。与其说是大学不如说是一家舞蹈速成班,这里以最快的速度教会学生最基本最简单的舞蹈技术,然后参加各种地方走穴晚会,一般是担任歌手的背景舞蹈,必要时还能凑个节目出来撑门面。

        这种学校有诸多缺陷,却有一个致命的优点——学费低廉,包吃包住。

        我这边正在全神贯注查资料,却听耳边有人傻剌剌问道:“我忘了拿牙刷,可以用你的吗?”

        刘青裹着浴巾出现在卧室门前,小麦色的腿结实紧绷,双脚五趾玲珑。她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女人,洗澡时连门都没关。

        “没事,用吧。”我笑容可掬,反正买只新牙刷也不是很贵……

        我还是没有拗过她,我们最终还是没有回警局避难;而是提着大包小包回了家。刘青的强硬程度让我胆寒,她似乎想用这种方式证明什么,又像在回避着什么。

        而我也是有自己的考虑:凶手第一次扑空,第二次肯定会谨慎行事。既然他的目标是证据,就一定会把主攻点放回局里。这个时候,家里反而是最安全的。

        在那里,有六名荷枪实弹的武警等待着他,根本不用担心;而我现在所要做的,是利用这点时间把整个案情梳理出头绪来。

        我明白这不是我的工作,但负责这个案子的人已经都住院了,新接手的人还一头雾水,有些证据有些线索或许都会被错过,永远都找不到了。

        要想为两位好兄弟复仇,我必须死死咬住,不能松口。

        虽然面对的是双重压力,但我别无选择。有时候人没有退路就是最大的出路。

        面对压力,全身心投入工作是个好主意。

        就在睡觉前一个半小时,我把张小娴所有的档案资料都看完了。

        档案资料中乏善可陈,张小娴在小学初中高中老师的评价中都差不多:该生学习刻苦,成绩尚好。

        相信大多数学生得到的,都是一样的评价:老师也是人,不可能连续批复几十甚至上百人的评价都长篇大论感情饱满。

        我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把档案丢在一边。

        看来这些东西果然帮不上什么忙,被害者既然是95后,那一定喜欢网络生活。我尝试着搜索舞蹈学校的贴吧,居然搜到了!

        小小的杂牌舞蹈学校,贴吧居然建的相当像回事,首页还有一帮年轻姑娘穿芭蕾舞服摆poss照的照片。

        这是一个相当有规模的贴吧,注册人数居然有三万多人,单单是小吧主就有9个。

        这个贴吧受欢迎,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舞蹈学校的美女们都喜欢在这里出没,饥渴的单身汉们自然蜂拥而至。

        随手翻了几个置顶帖,居然发现很多人都在谈论一个id“冰凌花”。

        众人都抱怨说她一天多没上线了,有个家伙还说自己想她想的吃不下饭拉不出屎。

        当现实中婚姻恋爱成本变得很高昂的时候,很多男人都选择另一种精神寄托。

        我终于查到冰凌花以前的发帖,看到头像心脏又是一阵颤抖:真实头像!

        很多对自己外表有自信的女孩子,都喜欢用真实照片做头像,张小娴不算大美女却长得很顺眼很纤巧,有点氧气美女周冬雨的味道。

        跟其他照片不同,张小娴的这张照片居然笑得很灿烂。

        细细的眼睛弯起来,淡淡的眉毛娟秀可人,充满青春的朝气。

        她,居然也是吧主!

        9个小吧主中居然有她的id,我看了看其他几个吧主,无一例外都是舞蹈学校的漂亮女生。

        无论在现实中还是在网上,美女都可以获得极大关注,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警局最近新来了个美眉,结果一帮大老爷们鞍前马后递茶水削苹果,那叫一个殷勤。

        “你怎么还不睡?灯照我眼睛了……”外面的刘青不满的嚷嚷,翻了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