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升棺发财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1:54本章字数:1514字

        站在空荡荡的练舞房内,我很难想象这是怎样一种环境:年纪参差不齐的学生,眼里只有钱的校方和老师,还有周边复杂混乱的环境。

        没有一个女孩子希望自己的大学生活是这样的,但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人生。就像我本来想当刑警却当了后勤警一样,生活本来就充满糖跟鞭子;有时候还光挨鞭子,就不给糖。

        突然有人进来了。

        是刘青。

        此时的她双眼呆滞无神,嘴唇都发青了。

        “出什么事了?”我的声音也有点发飘,谁能把彪悍的母夜叉吓成这样?

        刘青没有回答,一只手木然地把自己的智能手机递了过来。

        尽管天天咋咋呼呼像个男人,但她用的还是很女性化的苹果4s,现在这东西已经很普及了。

        我接过手机,感觉像铅块一样沉,似乎手机也忧心忡忡多愁善感起来。

        上面闪烁着一条讯息:我市两名干警在执行任务途中遭遇车祸,送医院途中不治身亡。

        虽然只有简短两行字,却是字字诛心。

        尽管看那两个混蛋不顺眼,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感到很揪心:徐强和黑子伤了,接手任务的人死了,还有人敢执行这个任务?

        警察也是人,也会感到恐惧。4个人都是刑警队中的佼佼者,现在都成了这幅样子……还有谁比他们强?

        局长的电话,恰到好处的来了。

        “什么?让我停止调查?”张局的命令更加让我震惊,这完全不像他的行事风格。

        “很明显,这案子已经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省重案组马上会过来接手。”张局长语气中带着不甘和心酸:“放心吧,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省重案组的好手们一定会帮我们查清楚的。”

        “但……”我感到自己的心被刺痛一下,却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反驳。

        “没有但是,这是命令!”张局长明显也有点恼火,愤愤挂了电话。

        他顶着的压力更大,几天之内自己警局损失4个干警,对上对下他都有一大堆善后工作要做。

        死去的两个干警都是有家有老婆有孩子的,追悼会上两个警嫂都没哭,两个孩子年纪小还不懂事,居然在灵堂打闹起来。

        我一直很难琢磨透配偶之间的感情,或许朝夕相处的两个人感情会越来越淡漠。因为在一起的时候太长太久了,彼此之间恶心丑陋的一面都被对方看的一清二楚,初恋时的激情爱慕早就被磨得精光。

        “知道不?局长说要给你涨工资呢,还说要把你调到财务科去当科长。”给死者刚鞠完躬

        ,身后的老胡嘀咕一句。

        我的师傅老胡是个机关老油,据说是侦察兵出身营级干部转业,他最绝的一手是什么消息都能尽快收到风,并且准确率达到9成9。

        “什么?要给我升职?当科长?”这句话若不是从老胡嘴里说出来,我真怀疑它的真实性。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证物警,后勤警,我可以说毫无闪光点甚至有点办事拖沓工作态度不端正,踩着点下班这点就足以说明问题。

        虽然是好事,却让我相当揪心:这个时候把我调离?为什么?张局在想什么?

        我知道一个后勤警升职有多难,况且我今年只有三十一岁,局子里年纪大有资历有学历的警察多得是,为什么选我?

        两名警员同事的死,自然在这座小城中造成很大风波。

        来吊唁的人很多,不仅有我们局子里的人,还有些其他单位的人和一些生意人,这两名刑警看来生前交际圈很大,混的很开。

        当警察这一行很讲究艺术的,头脑活络不用做多违纪的事儿,或许只要一句话穿着警服亮个相,就能搞定很多事捞到很多好处。

        有时候人们戏言,警察和混混做的其实是一种工作,都是用心理恐吓来对方,只不过一个是为了维护国家暴力机器运转,一个是为了谋取私利。

        但我们这次,似乎遇到了一个特别的对手,一个什么都不怕,丧心病狂又冷静的不像人类的对手。

        这件事本身就有点不合逻辑,一个大学女生怎么会惹上这种角色?

        走出会场时我才从老胡口中得知:跟这两名同事遇害的时间差不多,别墅区物业公司的办公室失火了,里面的员工以及临时员工出勤表和资料都付之一炬。

        对方,彻底斩断了线索。

        但,我并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