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一步登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1:54本章字数:1530字

        刑警队!副队长!然后兼职财务科长?

        虽然不如生重案组那般诱人的高级别,并且跟我现在的职务比还略逊一筹,却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位置。

        这个位置容易出成绩,过几年副队长转正,还挂个副局长的职务!我才三十一岁的人,就已经预备着要一步登天了?

        “我还太年轻,这样好吗?”抑制住狂乱的心跳,我没有被好运冲昏头脑。

        这个位置有多少有关系有资历的同事盯着,我压根想都没想过。就算是去省重案组,不知道在第一线拼杀多少年才仅仅是“有机会”混出头而已,而这边直接给我兑现了。

        “黑子和徐强的主治医生来电话了,他们一个肩伤一个腿伤,以后没准都会落下残疾。”张局长背过身去。

        “什么!”我忍不住喊出声来,双拳握的“咯兹”响!

        谁都知道,残疾对于一个刑警意味着什么,他们或许会被调到清闲的部门慢慢消磨完剩下的生命,这辈子恐怕再也不能驰骋在第一线。

        这对某些混日子求安逸的人来说是求之不得,对他们那种性格的人来说,比死了还难受!

        我已经猜到张局会挽留我,没想到会给我如此之优厚的待遇。或许是我坚决留下的做法敢动了张局,或许是张小娴暗中帮助?随他去吧,反正无论给我再大的官职,我得有命消受才行。

        自从张小娴三个字走进我的生活,我的头顶就一直悬着把斧子。

        这把斧子有多锋锐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不知道它啥时候落下来!

        走出局长办公室,只见刘青双手环抱胸前正在等我。

        “好讽刺,原来人家看中的不是我,而是你。”此时的她目光冰冷失望至极:“我还是不服气,凭什么?你哪点比我好?凭什么都把你当个宝来回抢!我在刑警队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为什么就没人关注?”

        有些话好说不好听;这个时候我选择缄默。

        对于盛怒中的女人,其实你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因为她们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我不甘心!就算局长给你内定了职务,我也一定会尽力争取!”刘青说罢扭头就走,短发都甩起来。她还是那样的性格,傻乎乎纯的就像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妹,泼辣强悍只是伪装,其实她是很细腻敏感的一个女孩。

        没了刘青陪伴,我独自回到家中。面对空荡荡的家,冷冰冰的家具电器,我都不知道该干什么。

        以往我都是跟徐强他们k歌喝酒,不到十一二点绝不着家。几乎每次都是醉醺醺往床上一倒,然后随着第二天的闹铃去上班,周而复始;徐强和黑子住院,我成了孤家寡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其实这种寂寞我早就该有觉悟,只是刘青的到来让我转移了注意力。这个性格如风,喜欢咋咋呼呼的爽朗女孩,让我心痒难耐又偏偏装作嗤之于鼻。

        徐强曾经给我介绍过不少对象,局里的大妈级女同事也热心张罗,却都被我一一婉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一个人感情受过伤,就会留下后遗症;遇到类似的情形就会不自觉的抵触。”

        这是徐强一次喝醉高酒后对我说的醉话,让我记忆犹新却不知所云:我不知道自己在抗拒什么恐惧什么,只是觉得不能让女人轻易走进我的生活。

        “滴答,滴答。”

        豆大的雨滴敲打着窗户,不知为什么下雨了。

        我掐灭烟朝窗外望去,雨很大几乎看不到十几米外的情形,仿佛整个陈旧的城市都笼罩在烟雾之中。

        雨滴把玻璃外面的灰尘化成一幅幅油画,形态各异蜿蜒忸怩。

        我凝视着这些浑然天成的作品,心却猛地收紧了————这!

        玻璃上的尘土跟雨滴融合之后,居然流淌成一幅幅人脸!

        这些脸,都是张小娴!!

        “你!你干嘛缠着我!”我终于失去了理智和控制,大喊大叫:“我拼了命帮你伸冤,这还不够吗?为什么要杀校长?他对你做了什么?凶手到底是谁?你倒是说话啊!”

        玻璃上的人脸,突然开始动起来!

        那是什么表情?笑?哭?怒?泥痕组成的简单图案,在我看来却是追魂索命的符号!

        不知道为什么,张小娴对我的态度不再是守护,而是逼迫。玻璃上的脸越来越大,似乎要从里面钻出来……

        虽然被恐惧折磨的几乎麻木,看到这一幕依然小腿一软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