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今天,这里被包场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57本章字数:1746字

    夜色娱乐城外,一辆加长林肯在“长枪短炮”的簇拥下缓缓停下。

    周围尽是“咔擦咔擦”的闪光灯声,一位身着米色毛呢大衣妆容精致的女人从容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你好陆太太,听说陆先生要出资千万将简瑶挖到星河国际旗下,请问你有什么看法?”

    “陆太太,听说你和陆先生不日将签署离婚协议,请问这是真的吗?”

    []记者们相互推搡着,争相问出一个个爆点十足的问题。

    顾南溪始终保持着优雅得体的微笑,用客套模糊的言辞打着太极。

    正在这时,一位记者突然高声追问:“陆太太,有消息说你几月前曾在新桥水库路段发生过意外事故,而恒亚董事长厉思恒的太太也在同一地点被爆出因意外身亡,请问这事和你有关系吗?”

    霎时间,场面安静了下来。

    顾南溪微微侧头看他,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毫无根据地用猜测得出的言辞误导大众,我可以告你诽谤的。”语气柔的让人心上一凜。

    话落,顾南溪踩着10公分的高跟鞋,潇洒利落地离开。待高跟鞋“噔噔噔”的声音远去,众人才如梦初醒般继续一窝蜂地追上去。

    “恒亚董事长厉思恒痛失爱妻,集团上下停业一日。”

    夜色会客厅,顾南溪百无聊赖地翻着杂志,目光在拍有恒亚集团停业公告的照片上,精致的指甲摩挲着那张照片,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

    颜笑,是啊,几个月前她还是那个叫做颜笑的女人。

    顾南溪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切都已经过去,这是她的重生!想到这里,她随手将杂志往旁边一扔,就像扔掉的是那些不愿再想起的过去。

    梁浩眼疾手快地接住了,下意识瞥了眼杂志内容,刻意搭话道:“这厉思恒谈生意的时候刁钻的很,看不出来,还是个痴情种啊。”

    顾南溪凉凉地瞥他一眼:“你就知道他这不是商业手段?”

    “我这不随口一说嘛……嘿嘿……”梁浩讨好似的陪着笑,一面努力地向门外张望。

    “得了……”顾南溪摊了摊手,从沙发上起来,“你也别在这拖延时间了,我知道陆庭宥就在里面,赶紧闪人让我进去。”

    “这……”

    顾南溪思索似的顿了顿:“或者你带我进去?”

    梁浩面色沉痛:“我说南溪啊,你既然嫁给了庭宥,你就是我的嫂子,我能骗自己嫂子么?庭宥他真的不在这儿,楼上今个儿被一个阔少包场了,乱的很,你还是不要上去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家吧。”

    “阔少?”顾南溪挑眉,“我倒要看看,哪家的阔少,居然敢包你梁少的场子。”

    不等梁浩反应过来,顾南溪已经越过他先一步走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合上之前恶作剧似的冲他挥了挥手。

    电梯门缓缓关上,巨大的装饰镜中印出一张绝美的容貌,与清丽的外貌所不相符的,却是女子眸底历尽世事的落寞。

    那晚她遍体鳞伤被埋在车底,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拨出厉思恒的号码,却在电话接通时听到他和另一个女人暧昧的声音。

    她其实不怨厉思恒,她从来都知道,她只是厉家的养女,厉思恒娶她已经是辱了家族的门声,他的身边更不可能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哪怕他一次次说谎,她也只是自欺欺人,当做不知。只因他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如今,上天突然给了她一次机会,她可以重新选择人生。她不想再做只为厉思恒而活着的颜笑,她想堂堂正正地做一回自己,哪怕,是以顾南溪的身份。

    电梯发出“叮”一声响,提示她已经到了指定楼层。女子迅速收敛了眼中隐忍欲出的情绪走出电梯,装饰镜只映出她笔挺的背脊。

    走到门厅处便有侍应生过来问讯,她突然想起梁浩说的话。

    “你们这儿今天有人包场了?”

    侍应生顿时反应了过来:“您请跟我来。”

    说着,侍应生将顾南溪领到一处偏厅外。

    顾南溪隐隐感到了一丝古怪。这厅中一个人也没有,她迟疑地走了两步,在环顾四下的当口,身后的厅门“砰”一声关上,厅中的灯光也都在一霎间熄灭,整个空间顿时变得阴沉可怖。

    她掉头想走,突然从暗处伸出一只手捂住她的口鼻,几乎是条件反射,她就着那人的手用力一拖一转,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惨叫声顿时响彻厅中,灯光接踵亮起。从里间同时跑出来好几个人,惊慌地围到那人的身旁。从关心慰问的话语中,顾南溪偶然捕捉到了“三少”“成渝”等字眼。拨开人群走进去,她看见了那人的样子。跟厉思恒三分像,她顿了顿,伸出手去。

    “你没事吧?”

    “你说呢!”厉成渝暴躁地甩开众人欲搀扶他的手,龇牙咧嘴地从地上起来,目光落在顾南溪身上有些探究,“等等,你是什么人,我有邀请你么?”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顾南溪,你怎么来了?”

    顾南溪没有回头,下巴点着声音的方向,笑盈盈对厉成渝道:“我叫顾南溪,是他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