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反击,丰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1本章字数:3361字

    真界大陆,魔域。

    嗜血魔帝统治的第三千个年头。

    千年来,鬼雾山脉外有个要塞城墙,防止鬼雾山脉内的妖兽攻击陈氏庄园。

    此时,城楼上空漂浮着一座紫晶宫殿,外围有几十名强者守护,内部盘坐着陈氏家族的实权长老和供奉,为首的是现任族长陈雍。

    历练之战,陈氏家族每年都会举行,让年轻一辈子弟进入鬼雾山脉和凶兽搏杀,培养血性和增加战斗经验。

    一般说来,在旁掠阵观战的家族长老地位都不高,像此次诸多大人物齐聚的场面,几十年不曾有过了。

    大殿内,为首坐着陈雍,两列而下,一列长老,一列供奉,其中长老是陈氏从小培养到大的强者,供奉则是家族花费大价钱招揽的强者。

    宫殿中央漂浮着一个剔透的菱形状玉石,上面显示鬼雾山脉中年轻子弟历练的场景。

    当然,都是实力惊艳的弟子,比如说少族长陈华、二少爷陈平,此外,还有长老、供奉弟子中佼佼者,像是水千琴、沈羲、孔望等人。

    突然,陈雍抬头,伸手朝玉石一点,一道紫光飞入玉石,场景突变:一群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孩童正在森林中小心翼翼的移动,稚嫩的脸蛋上满是好奇、激动。

    此场景一出,宫殿内大人物的脸齐刷刷的变了颜色,陈雍皱眉道:“这群小兔崽子,是谁放他们进入试炼之地的?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随便来只真元境的妖兽也会死伤大半!来人啊,给我好好调查,他们是如何进入的,是谁的疏忽,从重责罚,同时,让附近执事将他们速速带回家族,全部给我关进小黑屋!”

    大长老是个身穿蓝色衣衫的华贵妇人,开口阻止道:“家主,现在带回来,他们是不会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危险。依我看,不如让他们吃点苦头,长长记性,再说了,危险是锻炼人的最好磨刀石。”

    陈雍略微沉吟,吩咐下去道:“来人啊,派遣三名地命境的长老在这群小兔崽子周围守护,没有死人的危险就不准出手!”说完,他笑道:“大长老,不知你觉得这次历练战中谁的成果最大?”

    大长老轻笑道:“这一点,我相信家主看的最清楚。小屠夫陈平杀妖兽的速度最快,少族长陈华丝毫不弱,至于千琴、沈羲两人,功利心不强,只求在历练战中增加战斗经验,可杀妖兽的速度也不慢,我觉得这四人,应该就是前四的人选了。”

    坐在右侧第二位的四供奉瓮声瓮气道:“那请问大长老,这第五名的人选会是谁?杨凡,或者是陈阳?”

    诸人脸色微变,一直闭眼不说话的大供奉道:“老四,历练之战看的是结果,而不是人情远近,我知道杨凡和你徒弟孔望走的近,可你也不能偏袒……”

    四供奉冷哼,扫视众人,嘲讽道:“人多势众也是道理咯?陈阳纠结诸多手下围攻杨凡,抢夺他的妖兽元晶,这种行为在历练战中也是合法的?莫非,这历练战不是看谁修行有天赋,而是看谁擅长拉帮结派了?”

    陈雍对他的无礼习以为常,倒不生气,反而笑道:“四供奉,话虽如此,但万事总有例外,家族子弟对杨凡的刁难也不是从今日开始……”

    四供奉打断他的话冷冷道:“别的我不说,杨凡可是你的侄儿,是你亲妹妹的儿子,你这个做舅舅的就一点不心疼吗?再说了,当年杨忠……”

    说到这,大供奉、大长老齐齐朝他望过去,四供奉没有得寸进尺,冷哼一声,拿起果盘里的桃子咬了口,老神在在,仿佛刚才什么话都没说。

    陈雍脸色变幻,平静下来,轻笑道:“四供奉说的没错,我这个做舅舅的确实不够格,现在,我们就看看杨凡吧。”说完,他坐下来,盯着玉石中的场景,眼神微凝,颇为诧异。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束身战斗衣衫的青年浑身染血,身后躺着一头白色巨狼的尸体,前方则是以陈阳为首的一众子弟。

    四供奉看了眼,又开启冷嘲热讽模式道:“你们看看,陈阳他算个什么东西,又来夺杨凡的晶石了!”

    大供奉呵斥道:“老四,你再说一句话,我一巴掌抽死你!”

    四供奉讪讪一笑道:“不说了,不说了,嘿嘿。”说着,将桃子送到嘴边,咔嚓一口,嘎嘣脆。

    参天大树,幽暗潮湿的树影。

    杨凡站在其中,苍白染血的俊美容颜,衣衫破碎,露出多处伤口,鲜血顺着衣衫不停的滴落,但他毫无所觉,眼神凶狠的盯着对面的青年,缓缓提起手中刀,寒声道:“陈阳,你是在找死……”

    话音落下,陈阳及身后一众小弟哈哈大笑,嘲弄道:“找死?对,我就是找死,可以你现在的状态能杀了我?不过我真得感谢你啊,跟在你身后捡漏,竟然得到四颗下品元晶,再加上你身后的这头白狼,五颗下品元晶,我估摸着今年能排进历练战前五吧?”

    他有恃无恐,因为之前抢夺杨凡元晶,杨凡都没有反抗,一来,当时他身边有很多帮手,以杨凡的实力,绝不是对手,二来,他也不是吃素的,料到杨凡现在重伤力竭,不是自己对手,故而嚣张得意。

    陈阳身侧的七八个跟班眼神凶狠的看向杨凡,挑衅道:“强弩之末了还敢嘴硬,我一刀就能劈死你!”

    杨凡冷哼道:“杂碎!”

    那人血气上涌,就要提刀冲上去,陈阳拉住他,嘲讽道:“你就不要去送人头了,杨凡再不济,也不是你这种货色可以捡漏的。”说着,他看向杨凡继续道:“我知道,你现在不动手是想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可那点力量能打败我吗?你好奇为何只有我一人来,却没想过你值得多少人兴师动众?罪人之子,什么都没学会,自以为是倒学得比谁都精!”

    罪人之子……

    听到这个词语的时候,杨凡的手中刀颤抖,眼眸血红,脑海中浮现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手执长枪的背影,青年面对魔域最强者嗜血魔帝丝毫不惧,与之鏖战,打得魔帝节节败退,奈何魔帝动用灵界宝物,青年重伤,最终不甘心的战死;

    那青年,便是他父亲杨忠!

    魔域的规则是魔帝制定的,他要求每个家族不停的发动战争,谁要不听,他便覆灭谁。

    从此,魔域终年被煞气和血气缭绕,就连天空都被染成了腥红色。

    杨忠明白魔域混乱的源头便是嗜血魔帝,杀了他便能消弭战争,于是组建驱魔大军,奈何失败了……

    只是父亲错了吗?为什么他们都在怪父亲呢?

    父亲战斗是为了自己吗?以父亲的实力,天下哪里去不得,本可逍遥一生,最终却染血战死。

    他为的是魔域众生,可魔域众生毫不领情,反而冷嘲热讽,这便是人心吗?

    想到这,杨凡眼睛赤红,一字一顿道:“我父亲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陈阳等人哈哈大笑,轻蔑的眼神,放诞的举动……

    刷——

    杨凡直接从原地消失,当他再出现时,已然在陈阳头顶,雪白长刀如闪电霹雳而下,直直的朝他眉心砍去。

    陈阳嘴角冷笑,毫不惊慌,手中剑抬起,薄薄的一层剑罡笼罩着剑身,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很巧妙的抵挡住杨凡的攻击。

    铛——

    刀剑交锋,杨凡倒飞出去,像是一片落叶在空中无助的浮动,然后下落,就要重重的摔在地上,可是,就在那么一刹那,一道白光闪动,他像是弯曲的竹竿,猛地绷直,像是一根箭矢朝陈阳飞去,前端是白光,是刀光,是杀机!

    陈阳瞳孔紧缩,脸色惊骇,想要退后,可双脚像是生根般,根本移动不了,因为直觉告诉他,这一刀……

    他躲不了!

    杨凡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刚反应过来……

    嘭!

    下一瞬,杨凡的刀尖扎在他横持在胸前的剑身上,只觉得虎口发麻,浑身巨颤,体内血气狂涌,只在原地停留刹那,便像炮弹一样倒飞出去,轰隆一声撞在粗壮的树干上,脸色苍白,眼神涣散,痛苦的摔落在地上。

    杨凡借着反击之力,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稳稳的落在地上,双手拄刀站立,腰挺得笔直,像是一座山,一座高山,重重的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既然你们相信弱肉强食,那我就告诉你们什么叫做力量!”他盯着心胆俱碎的众人,嘴角浮起不屑的冷笑,朝前走去,每走一步,众人就后退一步,而陈阳趴在地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见他走过来,慌张的要爬起来逃跑,可四肢无力,焦急的剧烈咳嗽,吐出一口又一口的鲜血。

    杨凡走到身前,刀光闪过,他惊恐大叫,随即鸦雀无声,一缕头发飘扬到空中,而后落下……

    陈阳,已被吓得晕了过去。

    杨凡低下头,将他腰间的劣质储物袋摘过来,打开一看,竟然有六颗下品元晶,还有数量不菲的普通元石,满意的笑了笑,然后隐蔽的拿出一颗下品元晶握在掌心,数息间,元晶化为一堆粉末簌簌从五指缝隙间落下。

    若被人看到他做了什么,一定会惊得说不出话来。

    妖兽的元晶,天命境强者都不能吸收,只能熬炼丹药,而他一个炼体境九重天竟能直接吸收,当真是匪夷所思。

    “你们,都将身上的元石、元晶交出来,不然的话,吃不了兜着走!”他看着那数十人冷冷道。

    他决定了,既然躲避不能解决问题,那就战吧!

    数十人中还有一名真元境强者,不过陈阳都败了,他可不敢动手,带头交出晶石。

    “滚!”杨凡颠了颠手中的储物袋,满意的笑了,挥手让这些人滚蛋,来到巨狼尸体旁,一刀扎进巨狼眉心,撬出一颗还温热的淡白色晶石,随手朝储物袋中一扔,然后准备找个僻静处恢复伤势。

    可他还没想好去哪,身后就传来一道带有怒气的声音:“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