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路边捡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52本章字数:2154字

    夜深人静,漆黑幽深的小巷响起一阵脚步声。

    与此同时,女人焦急的声音传出。

    “行了爸,我已经在赶过来了,你先让医生给米果动手术,我三十分钟肯定赶到!”

    再三叮嘱过后,安言清挂断电话沉沉的舒了口气,妆容精致的脸上是难以遮掩的担忧。

    抬眸,望了一眼眼前漆黑深不见底的小巷子,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畏惧跟忐忑……如果不是米果在医院急需她送手术费过去,打死她也不会冒险走这种连鬼影都看不见一个的巷子!

    但愿一切顺利。

    她鼓足了勇气,紧了紧怀中的红色皮包,继续迈出脚下的步伐。高跟鞋与地面碰撞的声音,仿佛连空气也染上了一丝鬼魅。

    前方已经能看到大街上明亮的霓虹灯闪烁,眼看即将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身后的另一条岔路中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啪”的一声,像是木板应声而碎。

    未等安言清反应过来,眼角的余光便瞥见一个漆黑的身影朝自己扑倒过来。

    对于她来说,那高大的身影显得太过沉重,她几乎想也没想,下意识的便闪身往旁边一躲。那黑影带着劲风从脸側刮过,径直的倒向了地面,一动不动。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几乎让人忘了反应。

    她惊恐的目光停留在地上那人的头顶上,伴随着昏暗的光线只能依稀看见男人脸側一条如柱流淌的鲜血,渐渐染红了地面……

    “妈的,这里有人!怎么办?”身后又响起一声男人的怒吼。

    虽然早已经害怕得两腿发软,但饱经世故的安言清并没有就此失去理智。

    情况紧急之下她急急忙忙拿出手机,扯开嗓子大喊,“对!就在朝华路这边,你们两分钟赶到是吗?好的我等你们!”

    听到这些,巷子深处的几束人影犹豫不决的晃动了一会儿,似乎对没能将男人除之后快而感到惋惜。

    “算了,走!”

    趁着安言清还没有看清楚他们几人的长相,一群人急匆匆的散开,短短几秒钟便消失在巷子里。

    安言清听着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终于沉沉的松了口气,额前手心早已经布满了冷汗,紧张与后怕让她几乎快要没有力气站起来。

    看了一眼明亮的手机屏幕,她不由得苦笑,自己哪来的什么帮手,刚才只不过临危随口扯的一个谎言,没想到还真把那些人给糊弄过去了……

    冷静下来之后,她又看了看依旧如同一个死人一样躺在地上的男人,鲜血越来越多的聚集在他身下,黑色衬衣被浸湿了一大片。

    她犹豫不决,是不是要把这个家伙扔在这里不管?

    可是看他现在的情况,如果没人管的话一定会失血过多死的……

    安言清咬着自己的手指思考片刻,最终还是觉得不要多管闲事惹火上身,大不了等一下自己打救护车给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最关键的是,小米果还在医院等着自己,如果不赶紧把手术费送过去,耽误了治疗可就麻烦了!

    “不好意思啊,我现在自身难保,先走一步,等一会救护车会过来的,你先躺着好了……”安言清对着地上毫无意识的男人嘀咕了几句之后,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就在她刚刚迈出去没两步的时候,一只冰冷有力的手突然扣住了她的脚踝!

    “啊——”突如其来的触感将她惊得汗毛倒立,惊叫一声想要跳开。

    可那只手就如同铁钳一样,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紧紧的抓住她不放。

    地上一直毫无生气的男人此刻竟缓缓抬起了头,从染血的发丝之间,幽深如夜的眼神透着一丝冰冷,与她相视一眼,干涸的嗓音沉沉的开口。

    “救……救我……”

    话落,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一般,再一次一头沉重的栽倒。

    令人惊愕的是,他的手却依旧死死的抓住她,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有松开的迹象。

    “大哥!亲哥!你别倒啊?自己去看医生行不行?我还有事呢……”安言清心急如焚,苦苦哀求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之后,终于哭丧着脸给了自己一巴掌……

    米果宝宝……等着妈咪,把这个男人收拾了再过去看你……

    她拿起手机,心不甘情不愿的拨通了急救电话。

    救护车警笛声划破云霄,一行人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抬着受伤的男人进了手术室。

    大门上方警示灯高亮,走廊上时而走过行色匆匆的护士,刺鼻的消毒水儿味刺激着大脑的神经。

    安言清见一切搞定,二话不说便准备走人。

    迎面撞上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伸出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

    “小姐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刚刚送进急救室那位病人的家属吗?”

    安言清回头瞥了一眼手术室的大门,回过头对医生摇了摇头,“不认识,在路边捡的。”

    “这样啊……”大夫面露难色,望着眼前面容精美,打扮却略显妖娆的女人,犹豫道,“是这样的……这一份手术同意书需要家属签字,还有病人的手术费也没有交……”

    安言清耸了耸肩,“他身上没有手机身份证之类的东西吗?你们医院直接联系他家里人啊!”

    “他的手机坏了,我们医院正在想办法联系他的家人,不过现在病人情况危机,如果不赶紧动手术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你看这……”

    大夫一边说着,一边递给她一张男人的身份证。

    安言清接过来随意扫了一眼——邢千泽,本地人,长得还有几分小帅。

    而且,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

    她不由得皱起眉头,仔细盯着身份证照片上那个轮廓清晰硬朗的男人。

    不过片刻之后便摇了摇头,自己平日里在酒吧夜店接触过那么多陌生人,这家伙既然是本地人,那么有过几面之缘也是正常的。

    “所以您的意思是,这字只能我来签,而且……”她顿了顿,十分不悦的语气,一挑眉,“这钱也得我来交?”

    大夫支支吾吾,十分严肃的点了点头,“这……小姐,人命关天,你帮助了别人,别人也一定会感激你的!”

    感激?

    她现在只想冲进手术室一巴掌把那男人呼死!

    她在乎的才不是什么感激,而是钱!是小米果的手术费!

    可想归想,一条人命摆在眼前,她不可能见死不救……

    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那男人醒过来之后能立马把钱还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