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不闻人私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12本章字数:2042字

    树树秋色,山染修眉新绿,南山无净寺的后山一派好秋色。

    一块茸茸杂杂的秋草止不住的晃,一阵抖动,从里面探出嵌着九点戒疤的小光头,只见那小和尚头上光可鉴人,底下却是一张唇红齿白,眉目清秀的小脸,笑的天真烂漫:

    “哈哈,可抓住你啦,第一百零一只,看你往哪逃。”

    只见这小和尚两手呈拱形盖得紧紧地,从指缝中看去,一只草黄色的蚂蚱在手心里扑腾着,挠的手心不住的发痒,小和尚边咧着嘴边冲蚂蚱嘀咕着:

    “蚂蚱蚂蚱你别逃,在我手心哪里跑,今日你若乖乖的,编个草笼让你咬。”

    呵~还挺押韵……

    小和尚走到田埂,弯腰从地上的草筐中拿出一个竹筒,小心翼翼的将战利品放进去,手疾眼快的将竹筒给盖上,轻轻晃了晃,又睁着一只眼往竹筒中的透气孔看去,又咧着嘴傻兮兮的笑起来。

    将宝贝竹筒揣在怀里放好,拖着有他半个身子高的草筐磕磕绊绊往另一山坡去了。

    小和尚边拖着草筐边转着滴溜溜的眼珠子,小脑袋瓜子蹭亮蹭亮的。

    “今日忙着捉蚂蚱,可这秋草却没割够数,若是直接这样回去,净空师兄在添油加醋的说上一番,师傅定会不高兴,说不定今晚的素豆腐就没的吃了。”

    一想到晚上没素豆腐,小和尚一张脸都快皱成苦瓜了。

    “不行,这可不行,若是没豆腐,那今晚的饭不吃也罢,唔~~,得想个法子。”

    小和尚四处看了看,忽想起前段日子师兄说南坡的柿子已半熟了,如今已经小半个月过去了,想必那树上的柿子已经熟透了吧,嗯!去摘几个让师父高兴高兴,顺便堵住净空师兄那张快嘴。

    小和尚将身后的草筐往草丛里一藏,一蹦一跳的往南坡去了,小光头在秋阳高照下熠熠生辉。

    “哇~~,那么多啊。”

    小和尚张着嘴仰着头呆呆的看着挂满红灯笼的柿子树,这柿子林又好几十年了,今年又是大丰收,空气里弥漫着暖暖的香甜味,一时不备,一颗熟透的柿子“吧唧”砸在他的光头上,黏腻的汁水顺着额头滑下来,糊了他一脸。

    小和尚闭着眼睛龇牙咧嘴的把趴在头皮上的柿子皮弄下来,从怀里掏出帕子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才挤挤眼慢慢睁开,把帕子往头上抹了抹,收拾了半晌才去了那黏腻感,小光头蹭亮蹭亮的光洁如初。

    三下五除二把外衣脱了,系了个兜子,猴似的两三下就爬上了树,摘了几个熟透的轻手轻脚的放进衣兜里,生怕给它挤破了。

    正摘得兴起,忽从柿子林那边传来刀剑相撞的声音,小和尚立刻缩着身子躲在树上藏好,这后山那边是官道,这群人定是从那边窜进来的,师父教导过,这武林之事,还是不要搀和的好,若是被殃及池鱼岂不可惜。

    小和尚从枝叶树桠缝中往下看,只见一黑不溜秋的小身影一瘸一拐的逃了过来,明显已经体力不支,身上还闪过暗红,定是伤的不轻。

    一时不妨,那个小黑影被地上突起的树根绊了一下,狠狠栽倒在地,挣扎的动弹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小和尚皱着眉头看着,到底于心不忍,这个小黑影那么瘦那么小,看起来比他的年纪还要小,竟被人追杀至此,真是太可怜了。

    探探头看那些人离他还有些距离,将装满柿子的衣兜挂在枝桠上,就纵身从树上跳了下去,双手抱起小黑影,踩了踩土,用落叶将地上的血迹掩好,脚尖一点,又落回树上,扯了几根树枝挡在身前。

    刚刚挡好,一群黑衣人乌压压的追了过来,小和尚不觉为他们汗颜,为了追杀一个小孩还用的着那么多人,真是没用至极。

    不觉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小人,却被骇了一跳,只见小黑影正睁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一张小脸脏兮兮的,看不清轮廓,眼睛却清明非常。

    小和尚尴尬的笑了笑,伸出食指在嘴上比划了一下,见小人儿没什么反映,才扭过头看下面那群人。

    那群黑衣人寻不到人,就分头在四处搜索着,其中一个像是头目的人就站在树下命令着:

    “那孩子受了很重的伤,定跑不远,肯定藏在某处,给我仔细的搜。”

    小和尚一手抱着小黑影,一手苦恼的挠了挠头。

    这可怎么办,这样搜下去,一会就会发现他们。

    目光忽然转向身旁衣兜里的熟柿子,有了!

    小和尚手拿着柿子掂了掂,使出内力,奋力一扔,将柿子抛在远处的一个草丛中,那黑衣人头目耳聪目明,立刻听见那处的动静,手势一挥。

    “在那,给我追。”

    一群黑衣人又乌压压的奔着那处去了。

    小和尚看准时机,把衣兜往脖子上一挂,背起小黑影就跑,脚踏浮云般,硬是没让那群人发现动静。

    一路跑回无净寺,门口的小沙弥拿着比他个头还高的扫帚笨手笨脚的扫着,忽一阵风将好不容易刚扫成堆的落叶又给吹的七零八落,小沙弥先是呆呆的看着,缓过神来,气的扫帚往地上一摔,一屁股坐在地上抹着眼睛嚎啕大哭起来。

    小和尚转过头大喊着:

    “师弟,人命关天,对不起啊,师兄等会请你吃柿子。”转眼就跑的没影。

    古刹屋内檀香袅袅,梆梆木鱼声听的人愈发沉静,一白须高僧身着红裟,面目祥和,盘坐在佛祖前,嘴里阵阵念着心经,外人见了,皆道:好一得道高僧。

    “师父……师父……”

    声音从远到近传来,“嘭”,门被人一把推开,高僧的长长白眉猛跳了两下,无奈的睁开眼睛。

    转过身来,先前那如同得道高僧般看破世间的气质化为乌有,竖起横眉,嘴里噼里啪啦。

    “秋殇,所为何事,竟如此莽撞,眼里还有没有师父了。”

    “师父。”秋殇跑过去小心翼翼将背后的人放在他师父前。

    “师父,你救救他吧,他好像快死了,刚刚还能睁眼看我,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