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01节:诡异车祸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47本章字数:2113字

    初秋,中容帝国,边陲山区。

    九成新的红色雪铁龙,沿着狭窄山道小心驶来,强烈的灯光撕破夜空,转弯时的声声响笛,回荡在空旷的山谷。

    透过半开的车窗,看到车主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孩,一副深度眼镜架在鼻梁上,肤色光滑白皙,眉目秀气俊逸,是女孩子喜欢的中性美。

    音响播放着轻柔的音乐,车主郑毅心情有些不爽,不是这条山路险峻难走,而是因为采访。采访结束时,深受不公的十几个村民当众给郑毅跪下了!

    看着几乎与祖父一样年龄的村民,花白的头发,痛苦的表情,哀求的眼神,千斤巨石似的压在郑毅心上。

    这件事郑毅没有告诉主编,决定一个人独扛,尽可能帮他们一把。虽然村民希望惩罚恶势力和无良公司,对郑毅来说要求太高了:他只是一名普通记者,有采访报道的权利,有呼吁舆论关注的便利,却没有抓人治罪的权利。

    经过一个急转弯时,郑毅发现一辆奥迪尾随而来。开始没在意,山路属于单行道,他自己挡在前面,奥迪很难超车,它只能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又路过一个转弯时,奥迪突然加速,发疯似的撞向雪铁龙。

    “轰!”

    两车相撞。

    郑毅只觉身体猛烈前冲,额头撞在挡风玻璃上,被撞得生疼,眼泪都快出来了。

    “卧槽!”

    郑毅心中的火苗腾一下子窜起来很高,本想刹车下来找奥迪车主掳袖子吵架赔偿,不讹他一个倾家荡产就不再姓郑,胶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到:山路如此难走,任何人都会小心开车,奥迪车之所以还撞自己,只有一个可能:故意的。

    他为什么坑害自己?想了想,可能是村里的恶势力,知道自己的采访报道对他们不利,他们想在这条无人的山路上制造车祸假象,自己死了也就死了,没人怀疑他们故意谋杀。

    若是下车找他们理论,等于自投罗网主动找死。

    郑毅脸上抽搐,咬了咬牙,一脚油门加速逃离现场。

    郑毅不是怕他们,当记者三年以来,受到的人身威胁数不胜数,报道地沟油、黑心棉、苏丹红等负面新闻,哪一回没有受到不明势力的电话威胁?自己哪次向他们低头屈服了?

    虽然相貌有些中性美,郑毅骨子里仍是纯爷们,挺坚强挺自主。别人报道负面新闻总是找个搭档,遇到棘手难事方便有人出主意,可郑毅从入行起就独来独往。

    工作方面只听主编的,其他人谁都不尿。在内心深处,郑毅最想作主编,控制别人而不愿被控制。也许有人觉得背靠大树好乘凉,乘凉的最佳选择不是找大树,郑毅更愿意让自己成为一棵参天巨树。

    村里的恶势力太坐井观天了,就这点小手段还想吓倒自己,让自己不发表报道?屁也不算一个,门儿也没有。相反的是,腰里捌副牌,谁玩和谁来。

    郑毅下定决心,与他们死磕到底,鱼必须死,但网也能不破。

    第三次山路转弯,从后面灯光的距离看,奥迪车又加速撞来。有了第一次撞车,郑毅做足了心理准备,感觉奥迪将要撞上的时候,突然急打方向盘,几乎九十度大转,车速并没有减下来。

    与此同时,郑毅脖子上的一条项链,突然闪烁了几下。

    “轰隆!”

    一声巨响,奥迪撞上了,没有撞到雪铁龙,撞到了山上。

    只觉身后车灯明明灭灭,奥迪车似乎翻进了山涧。郑毅从倒车镜里看,身后已空荡荡的,再无车辆跟踪尾随。不过心里纳闷,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听到奥迪摔进谷底的声音?

    不管那车摔成什么样儿,是否车毁人亡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输了,输了就要付出代价。车技臭到姥姥家了,还想和自己斗?郑毅嘴角露出一抹鄙视的微笑。

    不过奥迪翻进山底时,郑毅并没有发现,脖子上乍然闪现的那片诡异的蓝色光芒。

    将近一小时左右,雪铁龙安全离开荒芜的山区,驶进一个县级市。看到满街灯火辉煌,郑毅长舒一口气,不用担心出车祸了。市区装有电子警察,故意制造车祸假象,车技必须高超。奥迪车主那种车技,还是回家洗洗睡吧。

    有了前面的撞车事件,郑毅感觉这次的行程不太安全,找家不引人注意的宾馆入住。出门在外,安全第一。

    登记完以后,郑毅拿着房卡走进房间,躺在床上小憩几分钟,回想撞车事件,仔细考虑后没有报警。他们不小心撞到山上,自己恰好路过,难道就有报警的义务?他们掉进山谷是死是活,关自己屁事儿?何况他们还有谋杀自己的嫌疑。

    休息一会儿,郑毅脱得赤条条一丝不挂,只有脖子上的那条项链还在。然后走进浴室,打开淋浴,水声哗哗,闭着眼睛享受着水的温度。

    正在这时候,项链又闪烁了几下,诡异的蓝色使浴室里蓝汪汪一片,像潜入了大海心脏深处。

    那条项链制作很精致,链坠是拇指大小的一条美人鱼,由珍贵的蓝色宝石雕刻而成,体态婀娜,表情旖旎,眉目如画,那光滑的双肩,销魂的锁骨,半露的酥胸,让人禁不住想入菲菲。链条金黄色,九成九的赤金制成,看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

    浴室内水汽氤氲,美人鱼身上沾满了带着温度的水珠,这也许就是她闪烁蓝光的原因吧,鱼毕竟是离不开水的。也许是美人鱼看到了洗澡的郑毅的身体,难免羞涩。

    洗澡时郑毅闭着眼睛,没有发现浴室的变化。洗完澡他就睡了,采访一天挺累的。

    第二天起床,洗刷完毕,郑毅手持房卡去早餐部吃饭,路过车库时,下意识瞟了一眼自己的雪铁龙,安安稳稳停靠那里。

    这时发现,自己的车旁停有一辆黑色的奥迪。瞥了一眼,郑毅震惊了:竟然就是昨晚撞自己的那辆奥迪,车身没有一点被撞的伤痕,盯着车牌仔细看,牌号一模一样!

    我去!

    那车不是翻进山谷了?现在为什么安然无恙地停在自己的车边?县城的宾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家,他们如何准确找到自己入住的这家宾馆?

    种种事情莫明其妙的,郑毅感到对方出手不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