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活死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11本章字数:2838字

    深夜,M国秘密地下洞穴,微微的灯光照在不算整洁的手术台上,手术台上躺着的男子身材健硕,一丝不挂的身上布满了医用导管和测量仪器的数据线。

    五六个身穿白色防毒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正围着手术台不断测量计算,抽血化验。

    “还是没有头绪吗?”一位身着军官服饰的男子皱着眉隔着手术室外的单向透视玻璃问道。

    “对不起,典狱长大人,所有注射了M4血清的人都撑不过1个小时便全身溃烂而死,然而这个男子不知道误食了什么东西居然抵抗了M4血清。两种毒素互不侵犯的游走在此人体内,真可谓是医学的奇迹。”

    身边带着黑框眼睛的同样穿着医生大褂的男子眼冒精光的回答道。

    “我要的是结果!你们能否提取抗体,中和M4血清的毒素?我要制造M4生化部队,就必须找到这个方法!”

    军官服男子气急的怒吼道。想到自己自从渗透到雷战部队,不知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爬到典狱长的位置,不知试验了多少罪犯和战俘的身体才研制了现在的M4血清,为的就是制造无敌的生化部队,现在终于看到了希望,确是不能找到方法批量生产,只能用在一个人身上的超能血清又有什么用!况且这个人还是敌非友。

    “这,这个,查尔斯阁下我们试验了多次还是无法成功。血液一旦抽离他的身体变会瞬间变质。无法提供科学有效的化学分子结构依据。所以……所以……”眼镜男子越说声音越小,低着头不敢看眼前的军官。

    查尔斯这次意外的没有再发火,来回在玻璃幕墙前踱着步,眼镜时不时的盯着手术台上的男子若有所思。

    “亨利博士,你现在就在实验者186号身上注射纳米跟踪器。并确保仪器的续航能力,保证我们可以随时定位186号。”

    查尔斯向眼镜男下达完命令,又转向身边的妖娆性感的黑色皮衣皮裤的女子,“冷露,你随后将186号秘密遣送回他本国,并派人暗中监视,确保他的性命安危,随时报告情况。”

    那个被称为冷露的女子,微微俯首,未发一言,跟随亨利博士一同出去了。

    查尔斯做完决定,深吸一口气坐在了沙发上头向后仰喃喃道:“看来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发觉你身体的秘密了。本来你发现了我的秘密我应该杀你灭口,谁成想偏偏是你对M4免疫,算你的造化吧,让你多活几天!就算是我未来帝国霸业对你的恩赐吧!桀桀桀……”

    朦胧月光穿过层层树叶,落在被微风吹拂摇摆的一株株小草上。

    绿叶青草偶尔发出的沙沙声,使这万籁俱静的夜格外阴森。

    突然,

    凌乱脚步的踩踏声打破了这份骇人的静寂。

    “关总,夜凉,我们还是回车里吧?”

    苏晴上身只着一件白色真丝衬衫,风一吹,冰凉布料贴在身上比没穿还要凉爽。

    她此时瑟瑟缩缩的抱紧臂膀,询问身旁表情凝重的绝色美女。

    空中漂浮着没有一丝声音回应的尴尬。

    过了良久,绝色美女漆黑眼眸最后巡视一圈周围环境,紧泯嘴唇,回身一边朝路边停靠的三辆黑色奔驰车走去,一边低声说道“回去继续赶路。”

    苏晴见状赶紧跟上,简直要冻死她了。

    她眼神幽怨,盯着走在前面的顶头上司关思佳,心想,这大半夜的,能有什么不寻常的声音啊?

    就算有,在这人烟稀少的郊区,也不会是人发出来的。

    呼呼……沙沙……

    “等等。”

    关思佳猛地转身,朝后面十几米处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

    她确认这次没听错,这声音,不是风自然吹动叶子的声音。

    半米高的杂草被丛丛拨开,赫然出现一个男人,如静谧夜色一般闭眼躺在地上。

    “啊……是死人……”

    苏晴尖尖的叫喊声瞬间划破安静天际。

    关思佳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扒拉开她肩膀上哆哆嗦嗦的女人,不耐说:“没听见他有呼吸吗?”

    “啥?有气儿啊……”

    苏晴仔细看了一下男人轻微颤动的鼻翼,尴尬的站直身体,伸手扫了扫关思佳肩膀处的衣服面料,讪讪道:“呵呵,关总,你这里沾灰了。”

    站在她们身后的保镖闻言,费了好大劲才把即将出口的爆笑憋回去。

    苏助理眼神是多麽的好啊,这样暗的夜色中都能看清黑西装上面的灰尘。

    关思佳懒得理她这个胆小如鼠的助理,低头仔细打量地上的男人。

    皮肤黝黑,肌肉结实,衣服下的坚挺胸膛,粗壮手臂一股一股隆起。

    眼睛虽然紧闭着,但剑一般凌冽浓黑的双眉,刀削般的面部轮廓线条,无不招显着男人硬朗的形象。

    她打量的眼眸愈加专注,男人身上毫发无伤,也没有任何痛苦神色,就像睡着了一样躺在地上。

    难道是中毒了吗?

    “把他抬到车上去。”半晌,关思佳低低的说出几个字。

    什么?要让这个陌生男人跟她们同路?

    苏晴惊愕看着关思佳,对她这个美女总裁的决定十分不解。

    这个男人并没有身受重伤,好像也用不着人救吧?再说,她们这次出行,是有正事的,哪有功夫和精力管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关总,我们现在恐怕无暇顾及别人。”

    一道低沉清晰的话语钻入耳内,苏晴亮晶晶的眼睛,立刻崇拜看向身后的保安队队长孙乾。

    关键时刻,还是孙队长敢说实话。

    孙乾被眼前闪亮的眸子看的有些局促和欣喜,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一步,不让对方发现他是的异样。

    “那就把他送到附近的居民家。”

    关思佳并非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她明白孙乾的话没有错,也不坚持要把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带在身边。

    这么做,也无非是起了恻隐之心。

    “是,关总。”

    孙乾应完,招呼身后跟随的两名小弟,将地上的男人抬起。也许是黑天的原因谁都没有注意到男人被抬起身体周围的杂草植物都已经枯萎泛黄,仿佛被吸干了精华而死……

    可能是突然被触碰身体,男人皱眉,缓慢的掀开一半眼皮,没有维持几秒,又紧紧合上。

    关思佳与那双半眯的眼眸对视几秒,心突然莫名有了几分颤动。

    恍惚觉得男人眼睛散发着绿色的光芒,深邃如一潭望不见底的湖水,把人的视线紧紧吸在水底深深的漩涡中。

    黑夜白昼轮番交替了两个来回后,金色的太阳又出现在高高的天空上。

    暖暖的阳光穿过敞开的窗户,斜斜照在简易单人床上沉睡的男子,和旁边坐在小凳子上对镜梳头,女孩白净的面容上。

    “都两天了,这个死人还没醒过来,小樱,你难道打算一直照顾这个活死人吗?”

    黄小樱闻声,放下手中木色梳子,拿起台上的黑色皮筋,手指几下旋转,一个俏皮的马尾辫形成。

    她含笑,看着气鼓鼓站在她身边的邻居兼好友赵妍妍,调笑道:“你生什么气啊?又不用你照顾。”

    “再说,我收了人家的钱,自然要尽心尽力。”

    黄小樱说完,脑中又想到大前天半夜,出现在她门口衣着光鲜的男女。

    “这是三千块钱,你拿着帮忙照顾一下这位先生,等他醒后,可以随你决定让他去留。”

    黄小樱至今回想那女人的容貌与气度,都觉得羡慕。

    像她这种住在郊区的贫困居民,这辈子是永远都比不上人家了。

    “收钱又怎么样,这死人在这一两天没问题,要是一两年,你收这点钱有屁用啊?”

    赵妍妍挤在黄小樱的凳子上,一边照镜子,一边损对脑袋缺根弦的好朋友。

    “不会吧。”

    赵妍妍看黄小樱一脸不在意的说话,坏笑的凑到她眼前,小声说:“小樱,你不会是看上这个长得还不错的活死人了吧?”

    黄小樱突然听到这声不正经的调侃,抬手就推向旁边胡说八道的臭女人,喊:“说什么呢?没工夫跟你在这胡扯,我要做饭去了。”

    说完,红着脸往门口跑,她可不能让妍妍知道,她曾经几次看男人硬朗的面孔发呆。

    “啊,动了,动了。”

    黄小樱还没跑出屋,后面的赵妍妍就开始大惊小叫起来。

    “什么动了?”黄小樱不耐烦的转头问,看到赵妍妍惊吓的举起胳膊,手指颤抖的指着床铺。

    她目光顺着赵妍妍的手指,看向床上眼睛微睁,口中呢喃的男人,也不禁惊愕的张大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