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送上门的前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1本章字数:2019字

    “老师,我是真的喜欢你……”杨维紧紧地抓住何以晴的手不肯松开。

    何以晴奋力地挣扎开来,娇俏的脸上通红一片,她咬着牙怒道:“走开!”

    杨维再次纠缠上来,何以晴甩脱不开,匆忙回身。

    “啪!”伴着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何以晴甩开就还想纠缠的男人,踉踉跄跄地转身钻进酒吧拥挤热舞的人群中。

    昏暗的灯光让本就模糊的视线更加混沌一片,何以晴柔荑攥着衬衫的领口,脑海中残存着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逃跑!

    跌跌撞撞地在人群当中横冲直撞,何以晴这样慌乱的举动惹得好多人都咒骂出声,她顾不上道歉,出口已经近在眼前,她一定要逃出去!

    因为,她被下药了!

    本是前来给一个有情感问题的大学生来做心理疏导,他却将地点选在了酒吧,何以晴原本还有些犹豫的,但是看他言辞恳切便来了,结果果汁当中被他下了迷药想要图谋不轨。

    何以晴身子愈发的酸软,她的气力逐渐透支,在用尽力气冲出门口之后,她终于脚下一空地跪倒在地上。

    如果不是她发现的及时,后果不堪设想!

    何以晴气喘吁吁地撑住身子,方才杨维的眼神就闪烁其词,她却没有察觉!

    她的心中一阵阵的冰冷仿佛浪花一样冲刷着她的心,直叫人齿冷,她扶着冰冷的墙壁想要爬起来,可是身体里的药效早已经发作,穿针走线地来到了四肢百骸,腐蚀着她最后残存的理智。

    “……我知道了,很快就回去。”

    蓦地,一把子清冽而低沉的男声传来,伴着无尽的宽慰,脚步声也从门里走了出来。

    太好了,得救了!

    何以晴心中一喜,立刻撑着身子趔趄几步,她只来得及看的清楚那人袖口上的黑曜石般烁着莹光的扣子,便脚下一软地扑了上去。

    “先生,救救我!”她断断续续地吐字,纤细地手指抓上了那人的袖口。

    瘫软的身体本能地靠上男人的后背,那人身形一僵硬,隐有要扯走的迹象,她立刻紧紧地抱上那人腰肢。

    盛夏的天儿,何以晴就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短袖衬衫,她滚热的手臂贴上男人墨色的衬衫,上好布料下面传来紧实肌肉的触感让她头脑一阵阵的发昏。

    不行……要坚持不住了……

    “求求你……”喃喃地嗓音惹上了妩媚地沙哑。

    仲泽佲一脸的不悦,深邃如大海的墨瞳瞄了一眼女人缠绕上来的洁白手臂,手指已经摁下了挂断键。

    清冷中充满厌恶地神情,他只来得及看到女人逐渐潮红的肌肤,耳边是她急促而充满魅惑的嗓音,加上这滚热的温度,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他,这个女人被下药了。

    “小姐,请自重。”现在的女公关都用这种手段了吗?

    仲泽佲一根一根地将她的手指掰了下来,眼底那抹厌恶还未及撤走,滑脱的女人便纠缠不休地抱上了他的大腿。

    “别走……你别走,求你了!救救我!”她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仲泽佲抽离身子,她便扑倒在地,原是挽起的一头青丝散落开来,遮住了她愈加泛着粉红色的脸颊。

    他没有义务管这样一个女人。

    仲泽佲整理了一下被她扯皱的衬衫,焦急的脚步声便传来。

    “原来你在这!”厚重的嗓音急促地靠近,惹得地上的女人浑身一冷战。

    不好,杨维已经赶来了!

    何以晴浑身冷透,可是却对这具瘫软的身子束手无策,已经走投无路了吗?

    水漾的星眸中隐隐闪过一丝绝望,她的身体就被人抱了起来。

    仲泽佲眯起双眸打量起那个男人,出于心中隐约地不安,忍住转身欲走的欲望,还是薄唇轻启:

    “她是你什么人?”

    “啊……她……”杨维被问的措手不及,仓促地裂了一下嘴唇道:“她是我的女朋友……!”

    说话间杨维便将她抱起来,何以晴扭动身子发出一声绝望地呜咽,黑亮的眸子从青丝当中透出求救的信息,盼着一边的男人能够明白过来。

    可是,仲泽佲已经转身过去。

    何以晴闭上了眼睛。

    “以晴,你不要再赌气了。”杨维故作温声细语地安慰,低低呼唤着她的名字,语气隐有兴奋的颤抖。

    以晴?

    黝黑的皮鞋骤然一顿,仲泽佲怫然转身。

    “等等!”叫住那个几欲抱人走的家伙。

    “你说她叫什么?”薄凉的嗓音泛起一层冰碴。

    “关你什么事?”

    杨维警觉地后退一步,虚扶搂住身边的女人,难道他们认识?

    仲泽佲脸色一沉,仿佛山雨欲来的天空,因为就在杨维后退的一瞬间,一直遮盖在女人脸上青丝缓缓滑落,露出一张白里透红的娇容,发丝已经被汗水浸湿了,衬着她那一双毫无焦距的眸子更加朦胧来。

    下一刻,仲泽佲便一下子来到了杨维的跟前,他赶紧用手去推,可是却被仲泽佲一把攥住。

    “放下她。”警告的话语中透出低沉的怒火。

    “这是我女朋友!你是谁?管什么闲事啊你?!”杨维也怒了,甩开他的手,再次转身,可是仲泽佲已经阻住他的去路。

    “你——啊!”杨维愤怒出拳想要打倒他,可是却顿时手上一痛,立刻哀嚎出声。

    仲泽佲迅速来到他身后,抬起长腿一脚踹在他的后腿弯,杨维顿时收不住地跪倒在地上,电光之火之间,仲泽佲换位接住了几欲倒下的何以晴。

    “你多管什么闲事?!”杨维平日里在学校便已经是作威作福了,从未吃过这样的亏,如今被三下五除二地就收拾了哪里肯就范?

    顿时一个打挺翻身过来,伸手就要偷袭仲泽佲,熟料还未碰到仲泽佲的衣摆便被从暗中冲出来的保镖摁倒在地。

    “搜身。”仲泽佲面无表情地命令,何以晴已经浑身软软地依靠在他的身上。

    “先生。”保镖毕恭毕敬地将他身份证明的卡片递上。

    修长的手指捏上一角,眼底的厌恶却溢于言表,挑眉:“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