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红颜殒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7本章字数:2006字

    “良辰恳请驸马,回苏家别院看公主最后一眼!”

    一身着粉衣的小丫鬟,跪在书案前,面上带着万分愁绪,红肿的双眼中能够看出前不久才哭过。

    “咚!”

    见书案上那人无动静,一个重重的响头磕在地上,额头上立即青肿了一块,神色中带着倔强,不轻动他,誓不罢休。

    苏玉辰嘴角挂着一抹冷笑,冷哼一声,那薄唇中轻吐淡漠的话语,“即是病重,找大夫便可,找我作甚。”

    还未等良辰辩解,大手一挥,“撵出去!”

    “驸马你怎可如此薄情寡义!”良辰一听,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门口侍卫架着她的双臂往外拖去。

    良辰不断挣扎,“驸马,求你回去看看长公主,求你……”声音渐渐远去,直到听不清楚……

    苏玉辰起身看着墙壁上的壁画,眼中带着无限的深情与眷恋,三年了,那女人就未消停过一刻,怎比得上你。

    “放手!”良辰被两名侍卫推搡到大门口,眸中带着愤怒,谁料想两名侍卫直接将她推下了台阶,本就肿了一块的额头撞上了一旁的石阶,鲜血直流。

    咬碎了一口银牙,悲戚地看着两名侍卫,起身,“如此薄情寡义之人,不得好死!”离开前都不忘诅咒苏玉辰。

    “咳咳……”靠在床上的人儿咳嗽声一声高过一声,身体止不住的轻颤,手中拿着胭脂,给苍白的脸颊沾染上红晕。

    美景眼眶中泪水打转,紧咬着唇角,哭腔中带着颤抖,“公主……真美……”

    荣华放下胭脂,一声叹息,胸口剧烈的起伏,似是气憋在了胸口进出不得,“他……来了吗?”气若游丝,声音已是若有若无。

    美景低着头,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到地上,双袖一擦,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多半是倒了,我去门口看看。”

    果然……

    荣华眼中落出一滴泪水,唇瓣微张,看着满脸鲜血的良辰,双目变得灰暗空洞……

    “公主!”良辰扑通一声跪在床前,“良辰无用,但求公主赐死!”泪水和鲜血混在一起,血水从下巴滴落在地。

    美景坐在窗床前,拉起那双渐渐冰凉的手,呜咽声断断续续的从嘴里传出来,“公主,养好身体……皇上定不会放过那负心汉……”

    “噗……”

    一口鲜血从荣华的嘴里喷出,那双眸看着院外,带着不甘和悔恨,重重的合上……

    耳边似乎还回荡着良辰和美景的哭喊声,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比一声绝望,荣华动了动手指,翻了个身,慕然从床上惊醒。

    “这是……”

    荣华看着四周的摆设,这里绝非是苏家别院,心中的疑惑加重,光脚跳下床,这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的地方,一点没变。

    原来阎王殿,是这般模样。

    “吱呀……”

    门被打开的声音,良辰手中端着水盆进门,看见荣华赤着双脚的时候,赶忙放下了东西,“公主怎么光着脚下来了,当心着凉……”

    荣华眸中带着不解,良辰,怎么会在这里。

    “公主以后可不能这样了,需要什么尽管叫奴婢就是,现在正值春季,当心着凉!”良辰手中拿着毛巾给荣华擦脸,温热的触感传到她的脸上,略显得‘痴傻’。

    “这……”

    荣华看着铜镜里面的那张脸,心中越发的紧张,这是谁……

    心快速的跳动起来,自己到底有没有死……

    这张脸分明是十六岁的自己……

    一连串的疑问从心中蹦了出来,眼珠在眼眶中转动一圈,伸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啊……”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真……疼……

    “公主恕罪,奴婢下手重了些……”良辰急忙跪在地上认罪,荣华摇摇头,示意她起来。

    心中还有太多的疑问没有弄清楚,梳妆台上摆的是自己平日里最喜爱的玩意儿,现在却提不起一丝兴致,由着良辰替自己梳妆。

    美景从门外请来御医,“太医,公主今日不知怎么了,总是走神,怎么叫都不理人。”眸中带着担忧的神色。

    主子出事了,自己这些做奴婢的,是要跟着遭殃的,更何况这是皇上喜爱的长公主……

    “参见长公主殿下。”

    太医站在荣华的身边,叫了好几声,行了好几次礼,她仍旧是没有搭理,思绪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面,无法自拔。

    那一夜,自己身着大红嫁衣,是世上最美的新嫁娘,未曾换的他的回眸。

    甘愿随着他远走苏州,却被无情的送入了这苏州别院,一别,就是三年。

    一守空房好几年,从此未曾见过他一面,临死前,自己的遗愿,都未曾请得动他。

    自己无子嗣,仅二十五岁,便要躺在那冰凉的棺材里面,嘴角带着一抹冷笑,眼中的寒意比那寒冰还要冻上几分。

    太医拿出银针正要准备针灸,这长公主今日太过于邪门,若是出了岔子,自己这脑袋可是不保啊。

    “我没事。”

    荣华突然起身,吓坏了良辰和美景,两人赶紧扶着她坐下,太医也是惊得不轻,赶忙跪在地上。

    “长公主殿下该是保重身体啊。”

    荣华粉嫩的薄唇轻启,眼中带着笑意,给良辰使了个眼色,“本公主没事,下去吧。”

    良辰和美景一同被支了出去,荣华起身,在房中转了几圈,似乎还是么有从这变故中反应过来,良久,脸上才渐露喜意。

    “我是荣华……”喃喃自语,神色中还是带着一丝木讷,语气却不在觉得生疏。

    “苏玉辰,上一世,是你欠了我,负了我,这一世,生生世世,都莫要让我见到你!”瞳孔猛的缩进,眼中焦距急剧拉小。

    曾经提起他的名,那双眼睛中都只是爱意,现在再次说起,便只有了恨。

    感谢苍天的怜悯,让自己还能够再活一次,这一世的荣华,定要为自己活出一番风采,站在窗前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淡淡的花香传入鼻中,大大小小的烦恼一扫而去,重归十六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