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凤凰泣血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44本章字数:3100字

    偌大的华乾宫此时空无一人,想华乾宫乃是大周朝国母所住的宫殿,却因三日前皇上下的封令而不见半点人影!

    萧景岚一身红黄两色锦衣华服,头戴凤钗,好不雍容华贵。她独自一人端坐在龙凤双祥的皇后座椅上,厚重的宫服映着她十分的瘦小,可是却坚持穿着,努力保留属于皇后的那份尊严……

    在那厚厚的宫服之下,却见下身一边空空入也,她竟然没了一条腿!可是这并不妨碍她逼人的贵气,甚至引以为傲的展示给世人。外面的烟火灿烂,她干裂的嘴唇勾起一丝冷冷的笑意:

    “又到中秋节了,封玉疆啊,本宫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一个这么卑鄙的人呢?”

    而就在此时一直紧闭着的宫门却突然打开,随即举着火把的御林军便鱼贯而入,不一会便包围了整个华乾宫。

    灯火之下,她秀眉一紧,身子猛然的从那皇后座椅上站了起来,眼神瞬间迸发出的凌厉让训练有素的御林军心中都为之一怔。

    只见她大声喝道:“放肆,华乾宫岂是你们想闯就闯得!”虽然她只身一人,那通身的皇后威仪直直的将那些御林军压的不敢随意造次!

    “有什么闯不得?”一声冷漠又带着几分的愤怒的声音从御林军中传了出来,御林军纷纷避让,只见在人群中缓缓走来一人。

    他一身明黄朝服,玉面朝冠,英俊的面庞上此刻挂着怪异的笑容。“皇后还是一如既往的盛气凌人,丝毫不把朕放在眼里啊!”

    萧景岚见到此人,仿佛恍如隔世,但仅仅一瞬,她丝毫不留情的把自己从回忆中抽离,同时冷笑道:“封玉疆,你终于来杀本宫了!”

    谁能想到,谁能想到!这个与她携手并进,口口声声说共享锦绣江山的枕边人,却是在他终于坐稳皇位后,采用雷霆手段,一纸诏书,将她萧家灭门!

    封玉疆本是无人注意的五皇子,却是因为萧景岚的钟意,让萧家左右逢源,尽心竭力,费劲心血的稳稳的将他一步一步地扶上了皇帝的宝座。

    他知道这位置沾满了多少血腥,也知道萧家是怎么样将他扶上皇位的。所以五年以来,封玉疆对萧景岚极为宠爱,也逐渐养成了她娇纵肆意妄为的性子。封玉疆却任由她在后宫之中放肆,还眼神温柔的盯着她:“岚岚,你是朕最心疼的女人……”

    萧景岚的父亲由此从安国侯扶摇而上,直直的成为褫号一品的勋国公。

    但是!就在萧家以为能光宗耀祖,萧景岚能和心爱之人共享江山的时候,他这本温润如玉的性子在坐稳皇位后,瞬间变了一个人,好像狼褪去了一直伪装的羊皮,露出了他本来就生为皇家人的凶残无情。丝毫不留情的将父亲勋国公以舞弊专权,以下犯上的罪名打入地牢!

    萧景岚在华乾宫听见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都懵了,认为封玉疆是误会了什么,立即让侍女就那么扶着,拖着她本就不方便的一条腿,撑过长长的宫殿,跪在了勤政殿外。

    封玉疆闭而不见,殿门闭了多久,萧景岚就跪了多久。终于,在她头晕脑胀的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下身却感觉一阵温热,像是什么流了出来,还未细究,就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瞧见面前是满脸担忧的梁嬷嬷,她激动的抓住梁嬷嬷问父亲的情况,梁嬷嬷被萧景岚抓的生疼,最后抽噎着告诉她,勋国公在地牢里赐了鸠酒,已经死了!

    萧景岚还没反应过来,又一个消息,真正的将她打入了地域!梁嬷嬷说,因为久跪,本来已成形的胎儿从身体滑出,夭折了……

    顿时,萧景岚只感觉眼前天旋地转,心血汹涌,憋的她身子剧烈的抖动起来,生生的呕出一口血来!

    她这才意识到,前面的一切都是封玉疆的逢场作戏,什么粉雨菲菲,什么许一世荣华,都是他制造出来的骷髅假象!

    如今,封玉疆终于出现,和她撕破脸皮,面对面的站着,如同他最仇恨的敌人,鹰眸里面没有半分情意,反而是毫不掩饰的深深恨意。

    思及此,萧景岚有些颓唐,盯着封玉疆,缓缓的说道:

    “大周朝十六年,你已为东宫。先皇命你去边界和匈奴交接联姻事宜,我感觉此去凶险,便强行要求同你前去。果真,那匈奴人立马是抽出了刀剑,向你砍来!我想都没想,挡在你身前……从此,就失了一条腿,再也不是完人!”

    萧景岚用力指着裙踞下空空如也的腿,不大的声音响彻华乾宫。

    “大周朝二十一年,是你刚上位不久,朝局不稳你二哥崇王意图谋反,刀都架到你脖子上了!是我,让萧家联合众大臣,同你一直怀疑在心的护国将军把你从刀下救了出来!”萧景岚越说越激动。

    “还有!大周朝二十四年,临国使臣来见,可谓是来势汹汹。是我的哥哥,带领御林军守卫宫城,震慑四方,换了大周后面安定的日子……这一桩桩一件件,我都铭记于心。你说,我萧家哪里对不起你封玉疆!”

    萧景岚的话一出,封玉疆的脸色大变,气的他现在就想将她千刀万剐!可是他知道,到这个地步,可不能让她轻松的死了啊……他压着愤怒,咬牙切齿道:“你哥哥?哼,一个瞎了的护国将军有何用?”

    瞎了?

    萧景岚全身一震,压抑着心底的恐惧,颤抖着声音:“你……你这是何意?”

    封玉疆却不说话,复仇成功的快意眼神跟他嘴角噙的怪异笑容说明了一切。终于让萧景岚站不住,直直跌落在凤椅上!

    “哥哥……”萧景岚扶着椅子,感觉心肝都在抖动着,撕心裂肺的痛传遍全身!猛然之间,她突然用眼神瞟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萧敏君!自己这个关系很好的妹妹,怎么会在这里?

    她想要坐起来,对萧敏君喊一声小心。可是萧敏君却盈盈一笑,从御林军中踱了出来。

    她美艳的脸庞充满着笑意,而后细眉一皱,惋惜而又嘲讽的的说:“本来想着姐姐就这么去了,可是姐姐非要看见妹妹,这不是给姐姐增加痛苦吗?”

    萧景岚有一瞬的失神,自己这个一直疼宠的堂妹,何时说过这般的话?

    “姐姐难道还不明白吗?”见她晃了神,萧敏君莲步微移,走到她面前,用只有她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轻声说道:“我与五郎青梅竹马,早就已经情愫暗生……”

    萧敏君摆弄着细嫩的手,眼神突然一厉:“不是五郎因大伯的原因,才不会娶你!要不是你,皇后的位置明明是我的!不过只要你死了,我明天就可成为皇后!”

    柔美的声音传进了萧景岚的耳朵,却变成最毒的毒蛇,伸着蛇信子,钻进了她的耳朵里,吐出致命的毒液。

    自己一直疼惜的堂妹,原来就是一条毒蛇……

    萧景岚的眼神终于是暗下来,犹如一盏灯在她眼睛中熄灭了,再无波澜。

    “皇上……”萧景岚自知已到死期,可是想到还有她现在心念着的东西,于是语气软了下来。

    “臣妾只有一事相求。我们的大儿子还小,臣妾不奢望她能够成为什么,只希望能念在他是您儿子的份上,好好待他。”

    封玉疆的眉头一挑,知道萧景岚除了儿子封恒便没了念想,于是他点点头:“如你所愿。来人!”一个御林军恭敬上前,封玉疆死死盯住萧景岚,用最大的声音吩咐道:“大皇子封恒忤逆圣意,意图谋反,立即处以剐刑。”

    萧景岚倏地转头瞪大了眼睛看向封玉疆,好像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她只愣了一瞬,便想冲过去咬断封玉疆的脖子!可是她一起身,一条腿便站不稳狠狠摔到了地上,仿佛这剩下的一条腿,变成了天大的笑话!

    她艰难的仰着头,看见封玉疆小心搂住萧敏君,软声说道:“敏君,小心你的身子。”看也不看一眼便出去,留下了一阵明晃晃的身影。

    随即而来的就是七八个嬷嬷,将她粗鲁的架起来,掐着她的嘴将什么灌了下去,最后把她摔到了凤椅上,只留她一人。

    浑身刺骨的疼痛让萧景岚的身体忍不住地颤抖起来,可是这都比不上她深入骨髓的恨意!

    恒儿才三岁,意图谋反?萧景岚的眼神炽热,终于疯了般大喊出来。“恒儿,我的恒儿!”

    萧景岚的眼睛已经变成了妖冶的赤红色,开始有血从她的嘴里流出来,可是她坚持着身子,发出绝望的怒吼。

    “天理昭彰!”萧景岚对着天空嘶喊着,“苍天有眼,他们所有人都要不得好死,打入地狱不能超生!”

    身体的疼痛让她再也不能言语,只能用充血的恐怖眼神死死的盯着封玉疆消失的地方。

    来世!若有来世,我萧景岚定将他封玉疆千刀万剐给我萧家,给我儿陪葬!让所有算计她萧家的人,都得到最可怕的报应!

    萧景岚的意识逐渐涣散,身体里面的魂魄就此湮灭,仿佛一切都归于平静,只剩下满地的尘埃。

    却是在人看不见的地方,从萧景岚的身体里抽出了什么东西,直上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