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家奴穆七厘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30本章字数:2023字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寒暑来往,秋收冬藏。

    闰余成岁,律吕调阳。

    千字文,据传是南朝梁武帝时期一个名为周兴嗣的大臣花了一晚上编篡出来的,只有短短的一千个字却是概括出了时间、空间和宇宙万物,乃千古第一启蒙文!

    不过这只是穆七厘之前对于这篇文字的理解。

    此时此刻、就在此地,他才知道原来在这一千个字当中还蕴含着一篇篇的修行道法。在这山洞石壁当中,在这距颗离地球不知道多么遥远的星球上,穆七厘第一次的发现和家乡有关的痕迹。

    在这星球的传说当中,这一千个字分别代表着一千道天地神术,更是蕴藏着千古第一功法,谁人能够从中悟出这一道法,便能纵横于天地,破开寰宇,踏入星空。

    “踏入星空?”

    看到末尾的四个字,穆七厘的眼睛一亮,如果能够做到踏入星空,那是不是有可能自己可以回家了!只不过他还没高兴多久,身后的一个声音便打断了他的沉思。

    “穆七厘,你不去干活,跑到这来灵文洞做什么,你难道认识字?”说道这里,他的眼睛转了转,“或者,你也想要学着认字写字?”

    说话的男子身着锦衣,一件黑色的斗篷包裹着全身,斗篷的边缘,还绣着金线。在他的身后还有着三五名随从,无论是他还是那些随从,看向穆七厘的眼神当中都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少爷也别这么说,说不定这个垃圾哪一天还真的能从中悟出道法成为一代大能呢?”

    “就他?还大能,他怕是连这几个字都认不全还大能呢?”

    锦衣男子的话刚说完,身旁的那几名随从便放声嘲笑起来。

    穆七厘并没有理会他们,他知道自己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等自己有朝一日参透星空之法,定要这些平日百般欺辱自己的渣滓付出代价。好在这山洞的入口也不小,足够三五十人一齐通过,就算他沉默着离开,这些随从的侮辱言语还是没有停止。

    就在他快要离开这山洞的时候,锦衣男子突然伸手拦住了他,对着身旁的随从使了个颜色,几人一哄而上,分别抓住了穆七厘的手脚。

    这灵文洞建来就是为了让人跟帖临摹的,笔墨纸砚自然不会少。看到锦衣男子手中抓着那砚台前来,穆七厘的心中暗道不好,可此时的他身子双拳难敌四手,根本挣脱不开。

    “既然来了,就别这么着急走嘛,想学着写字是吗?我帮你啊。”

    只见他命令左右的随从将其架住,伸手捏住了穆七厘的嘴巴,将那砚台向着穆七厘的嘴上泼去。穆七厘已经看出来对方的意图,紧咬着牙关,虽然被墨汁泼了满脸,可并没有喝下多少。

    “来人,把他的嘴给我掰开!”

    锦衣男子看到他的样子,面上满是不快,命令左右的人掰开了穆七厘的嘴巴。

    穆七厘已经尽快的将嘴巴重新合上了,可就在他闭上嘴之前,对方一把将手中的书本卷成了一个圆筒,塞到了他的口中,一旁的随从死死地按住,不让他吐出来。

    “你不是想要学写字吗?来啊!今天小爷我就让你肚子里多些墨水!”

    说着提起了一旁用来涮笔的脏水,一股脑的向着穆七厘的口中灌了进去。

    “这灵文洞也是你能来的地方?滚吧!”

    “就是,凭你一个下人,也打算学着写字?我呸!”

    “诶,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几天后就是这垃圾的婚礼了,给人家留点面子,免得把他逼急了,一气之下吞粪自尽,那我们不就没有乐子看了嘛,哈哈哈。”

    听到这句话,穆七厘将心中的怒气一压再压,想到自己那即将过门的未婚妻,他的面上浮现出一抹苦笑,可目前还不是翻脸的好时机,他还需要研究如何踏星空。

    穆七厘原本并不是这个星球的人,他的家乡在一个遥远的星球,叫做地球。在那里他只是一个在平凡不过的大学生,家境并不富裕的他利用寒假打工来补贴家用。

    原本一切都很正常,可谁知在一次送货的途中,天降流星,随着流星还有一只火鸟落下,正坠落在他的身旁。穆七厘以为自己一定会和那些货物一齐葬身火海,谁知当他醒来时,却来到了这个星球。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腕上的那串挂珠。这串挂珠看起来平淡无奇,可只有穆七厘自己知道,其中那红、黑、蓝三颗挂珠,正是跟着他一起从地球来的,也算是对家乡唯一的一份思念了。

    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如同初生婴儿一般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他只能卖身进入一位姓刘的乡绅家中,成了一个最低等的下人。刚刚说话的那个锦衣男子,便是这刘府的少爷,刘猖。

    那所谓的未婚妻,其实是刘猖在街上捡的一个女人,据说是害了疯病,状若野兽见人便咬。脸上不知道为何满是可怖的伤疤,也因此看不出年纪,只能从其口中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中,知道对方似乎是姓许。

    穆七厘哪里不知道,刘猖这样的纨绔子弟,嚣张跋扈惯了,根本不是什么善人。这样的女子,如果是平时,他刘猖碰到不吐口水就是好的了。

    这次专门捡回来,也仅仅是为了整自己,看自己的笑话。刘猖假装生病,更是请了一个假和尚,说是只有下人结婚冲喜,才能治好。强行将那女子指给了穆七厘。再有三日,便是他的婚礼了。

    穆七厘捏紧了拳头,想到既然如此,也算是自己与那女子的缘分。要是又朝一日自己强大起来定要带她一起离开这里。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依仗,确认刘猖等人已经离开了之后。只见他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左臂轻轻一摇,整只左手便被一团熊熊烈火所包裹,火焰的来源便是手串中那颗赤红色的珠子。

    “刘猖,我倒要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