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丑女受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1:48本章字数:3208字

    日照国,深夜子时。

    城外柳树坡脚下,低矮的草棚内,传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好热……好难受……唔唔……别……别碰我……”

    视线一片漆黑,暮染一点力气也用不上来。

    这一夜,不等天亮,男人便离开。

    当原本天空令人绝望的黑色过去,露出鱼肚白时,暮染才披头散发,步伐踉跄地从里面狂奔而出,双腿瘫软在河边方才停下。

    她神色茫然的望着河面的影子,倒映出一张狼狈而绝望的脸。

    这张脸并不美,相反出奇的丑。

    整张脸都被弯弯曲曲的青筋布满,仿佛一条条令人恶心的虫子,纵横交错,看一眼都会觉得恐怖,唯有一双眼睛形状优美,可长在这张恐怖的脸上,有谁会去注意呢。

    她抬起苍白的左手,死死攥着一枚精致的玉佩,上面雕刻着单一个‘月’字,玉石为极品暖玉,却暖不了她冰冷的心。

    她醒来时,陌生男子已不在,只有这块玉佩。

    猛地扬起手,刚准备把玉佩扔到河里,她又突然停下,把玉佩死死的握住。

    她的清白已经没了,就算扔掉它,又有何用?

    她连昨晚那个男子的脸都没看清,只依稀记得男子对她不知疲惫的一夜。

    待日后,她定要找到玉佩主人,要那个夺取她清白的男人好看!

    呵呵,若是平时,她岂会随便被陌生人夺了清白?可昨晚……

    暮染想到此,仰起头,狠狠的自嘲:“暮染啊暮染,你果然太天真了!你以为有侯爷的撮合,慕容夜就会喜欢你吗?你以为有侯爷撑腰,他就会娶你吗?哈哈,真是蠢啊!他宁愿把你扔到荒郊野外任,硬生生忍住药物的发作,也不愿碰你一分一毫啊!”

    该醒了,别再做梦了!

    就算安国候用媚药把她和慕容夜绑在一起,她也不该痴心妄想,她这张脸即便自己看了都会恶心,更何况有着日照国第一美男之称的世子慕容夜呢?

    现在她连仅存的清白也没了,该死心了。

    暮染深呼吸一口,缓缓露出一抹笑,站起身离开。

    当她回到安国候府邸时,慕容夜便已在正厅座位上等她。

    见她出现,他好整以暇的放下茶杯,声音如同青花瓷般敲击的旋律一样的动听,却也冷到了骨子里:“咱们安国候府的丑女回来了?看你面色,想必这一夜舒服无比吧?”

    暮染纵然认清了现实,可听到这话,心还是被刺了一下,她不禁抬头打量眼前男子,这是个多么俊美迷人的男子,可嘴里的话为何如此恶毒?

    慕容夜,安国候独子,日照国最为尊贵的世子爷。

    他长的清秀俊雅,细长的剑眉入鬓,青墨色的发丝从太师椅上遂下,他着一身绛紫色里衣外加透明白衫,系着银边白色束腰带,肩上披着貂皮,如此的华贵逼人,俊美无双。

    这般贵气的男子,又怎会是她可以肖想的?

    暮染把头低了下去,额前垂落的发丝遮住眼底的自卑,安静的站在厅堂中间,对周围下人们嘲讽鄙夷的目光视而不见。

    身材单薄的她,站在阴影处,默默无语,显得更加孤凉。

    慕容夜眯起了桃花眼,从太师椅上站起身,迈着优雅的步子朝她走来,低眼瞧着这个面容丑陋的少女,眼底划过一丝厌恶:“凭你这幅尊容还想做本世子的妃?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本世子即便要一头母猪,也不会要你。”

    暮染还是不语,低着头仿佛成了石像,周围下人们的取笑声传进耳朵里,她微微闭上眼睛,把喉头升起的屈辱咽下去,颤抖的睫毛还是显示了她内心的不平静。

    她的沉默并未让慕容夜消气,他的脸色反而更加阴沉,嫌恶的瞪了她眼,一甩袖,回到座位上,冰冷的唇隐匿着讥讽:“暮染,你不过是我父亲身边的一条狗,竟敢胆大妄为的给本世子下药?你好大的狗胆!来人啊,把暮染给本世子乱棍打出安国府,永远不得踏入半步!”

    暮染猛地睁开眼,满心错愕,抬头看向慕容夜,对于周围凑上来的打手们视若无睹,只是紧紧盯着那个俊美无双的男子:“世子!昨晚之事暮染愿意接受世子所有惩罚,要打要罚我绝无半点反抗之心,可暮染绝对不会离开安国府。”

    对于她的反抗,慕容夜意料之内,不怒反笑:“你做了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本世子岂能留你!”说罢,不等她反驳,袖子一挥:“还不快给本世子将她赶出去!”

    周围侍卫们持着兵器,纷纷将暮染包围起来,她把手伸到了腰间,按住了软剑的把柄,从十岁便被安国候精心培养,她可不是吃素的。

    她这一举动,反倒是把周围的侍卫们吓得后退了一步。

    在整个安国候府,谁不晓得暮染拳脚功夫好?

    至今为止,府邸的下人还真没有谁可以打得过她的。

    慕容夜注意到她举动,轻蔑冷笑,一把抽出身边侍卫的鞭子,指着下面的少女,“暮染,还敢还手?好好好!休怪本世子对你不客气!”

    身为日照国第一美男的慕容夜不仅有一副好皮囊,甚至从有名的天机子那里学得一身好功夫,当慕容夜提着鞭子纵身跃起时,暮染是真的感觉到了对方的杀气。

    她不敢放松,在对方的鞭子劈头盖脸抽下来时,侧身就要躲开,可慕容夜就跟多张了一双眼似得,在鞭子抽下同时,抬腿就对着她移动的身影扫去。

    他的动作太快,她根本不及他,硬是被他一脚踢到小腹,也幸好她动作不算太慢,没被他这一脚踢伤五脏六腑,只是小腹剧痛,令她白了脸。

    纵然她受过精心栽培,可在慕容夜面前还是不堪一击,眼看着慕容夜再度欺身袭来,暮染咬咬牙,挥动着鞭子便迎了上去。

    “住手!”

    一个浑厚的声音成功让两人停下来,周围的奴才们对着匆匆赶来的人跪下磕头。

    来的是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身着一身赤金襄缵藩竹长袍,他面目和蔼,两鬓斑白,整个人显得十分亲和。

    暮染首先松了一口气,对着来人单膝跪地,恭敬道:“侯爷。”

    只要安国候一出现,她也不必担忧了。

    安国候紧忙上前把她扶起来,心疼的拂了拂她耳边的落发,长长一叹,“受苦了孩子。”

    对方语气的疼惜让暮染心底划过一抹暖意,微微摇头,刚想说没事,紧接着便听到了慕容夜的冷哼:“暮染你真是一如既往的卑鄙,又来用侯爷压制本世子?”

    暮染只是抬起眼看了看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一如既往的闭口不言,她深知即便自己说没有他也不会信,这种事情从小到大不知发生过少次了,她曾经解释无数遍,他还是一个字不信,渐渐地,她也不再解释了。

    每次看到她这幅沉默的态度,慕容夜便气不打一处来,更加看不起暮染,抬起手里的鞭子,向前一挥,鞭子划过长空,啪的一声,在地面抽出一道痕迹。

    “父亲,暮染这个丑八怪昨晚对我下药,企图害我,她做了这等卑鄙无耻之事,府邸万万再不能留下这等不干净的女人!”

    “放肆!”安国候对着暮染时一副慈爱疼惜,可反过身面对自己儿子时,却是一派严厉不满的姿态:“是我想要撮合你们两个,关小染何事?你这等逆子,是不是连我也要赶出府?”

    慕容夜错愕:“父亲,您这是什么话,我……”

    “你闭嘴!”安国候厉声喝止住了他,转过身面对暮染时,面色柔和,语气温润:“小染,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你受苦了,你是不是埋怨我?”

    暮染苍白的面容上露出一抹微笑,摇了摇头:“侯爷您见外了,小染是您从虎口救下,又抚养成人,更是精心栽培这么多年,您的大恩大德,小染一辈子都还不了,怎会埋怨呢。”

    安国候欣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好孩子,你放心,有我给你做主,世子不敢把你怎么样,世子妃的人选只能是你。”

    他最后的那句话,坚定的让她都意外。

    哪怕到现在她还是不明白,慕容夜是安国候唯一子嗣,如同珍宝,安国候对他虽然偶尔严厉,可依旧疼爱有加,为何偏偏要让他娶自己这样丑陋的女子?

    不是她自己看不起自己,而是任何正常人都不想多看她半眼,世子的反感也在情理之中,这点她已经看开了。

    可安国候的坚持,实在令人费解。

    暮染唇瓣动了动,看了面色不快的慕容夜一眼,对着安国候摇头:“侯爷,您不必费心了,小染其实对世子并未有任何非分之想,您不用这样。”

    她心里对慕容夜的念想早就淡了,哪里还会再敢痴心妄想?

    谁知,反倒是安国候皱眉不耐:“你不用害怕他,有我给你担着。”

    她刚要拒绝,却被对方抬手阻止,态度异常坚决:“好了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处理。”

    暮染深知安国候的脾气,这个节骨眼儿上她越是撇清自己和世子关系,安国候便越会认为是世子欺负了她,也罢,以后慢慢跟侯爷解释吧。

    待暮染离开后,安国候挥手把下人们遣散了,大厅内只剩下安国候父子俩。

    安静的厅堂,顿时被一个响亮的巴掌声惊起。

    “啪!”

    安国候反手的一个响亮巴掌,将慕容夜的头打偏,半张脸藏在阴影里,神色晦暗,令人捉摸不透。

    “混账东西!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许动小染,你怎么就是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