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木偶难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8本章字数:2857字

    “穆夜风,醒醒!”

    迷迷糊糊之中,穆夜风觉得有人在喊自己,勉强的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在自己面前晃悠。似乎是一个女人,但是看不清楚。

    “你,你是谁?”穆夜风嘟囔着问道。

    “快跑,快跑!”女人没有回答穆夜风的问题,而是焦急的呼喊着。

    “跑?跑向哪里?为什么要跑?”穆夜风一头雾水。

    “跑,你还跑得了!”女人的声音突然变了,从轻柔的女声一下子变成了沙哑的男声,那种感觉就像是倩女幽魂中的树妖姥姥说话的声音一般。

    就在穆夜风还没弄明白什么状况的时候,眼前模糊的女人影子变了,虚幻成诡异的黑雾,突而从中杀出个两米高、披着破烂斗篷的巨大木偶,那双红色的死鱼眼散着幽幽煞气……

    它刨刀一般的牙齿反射着寒光,脑袋以下的身体被破烂的土黄色斗篷给挡了起来,但是那伸出斗篷的右臂却就是根细长的枯木,抓着一把寒光四射的大斧头。

    “我靠,这是什么狗屎玩意儿?!”穆夜风吓得一惊,直接就从床上跳了起来,扭身就想跑。

    但是那木偶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冲到近前,斗篷下的左手闪电似得伸出,穆夜风甚至没看清楚那左手什么模样就被绊倒在地。

    木偶那利齿大嘴张开,发出咯咯的木头撞击声,一口毒雾喷来正袭面门,穆夜风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

    一击得逞,右手的巨斧一挥,带着压顶之势朝穆夜风胳膊砍了下来。

    失去了胳膊的穆夜风痛的在床上打滚练练,叫声凄惨,但体内毒雾已贯通全身,逐渐抽走了他的力气,麻痹着他的感观,唯独装满惊恐的大脑孤立无援挣扎,徒劳睁大着双眼……看着那把巨斧再次袭来。

    这次对准的是他的脑袋。

    噗,鲜血喷灌而出;啪,爆裂的声音充斥着耳膜,然后,世界一片黑暗。

    “啊!怪物!”穆夜风一个翻身从床上摔了下来,重重的砸在地板上。

    他挣扎着爬起来,双手挥舞不停后退,直到撞在墙上后脑一痛,这才冷静了三分。

    惊恐的扫了一眼周围,没有女人,没有木偶,一如既往的冷清。伸手摸了摸记忆中被开了瓢的脑袋,已久完好。

    “妈蛋竟是个噩梦?!”他长长的松了口气,无力的摊坐在地板上,突而又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自从老头驾鹤西去后就没让我消停过,生前威胁我修炼不靠谱的东西不说,死后还留下诅咒。眼看着一年没练功了,那老头不会玩真的吧?诅咒灵验了?”想到此就感觉已经被汗打湿的后背一阵冰冷,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心想这下可被老头坑惨了。

    站起来想回床上再睡一会,这一晚上被折腾的够呛,今天是年三十,记得跟妹妹看了会儿春晚,但倍感无聊,就回房间睡觉了……他抓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十一点五十,还有十分钟就翻年了。

    “不如去把丫头叫起来,一起守个年吧!”穆夜风拍拍脑袋就要出门,扭头发现空调开到了暖风最大档,又嘟囔了一句:“我开的?怪不得这么热!”

    最近记性不好,不是丢三落四就是忘记自己做了什么事,他把空调调小,然后披上外套往妹妹的房间走去。

    这是一幢五层楼的公寓,每一层楼都有五个房间,他们兄妹两住顶楼。他们本不是这里的主人,房东是在他们两兄妹还是婴儿时期就收养了他的老头子。

    老头姓鳌,叫鳌因,长得颇有书卷之气,像个老学究,永远都是笑眯眯的,一脸和气的模样。

    不过这也就是外人对鳌老头的印象而已,对于穆夜风来说,老头是他这辈子最感谢的人,是最尊敬的人,同时也是最讨厌的人。自从记事开始,他就被鳌老头折磨,逼着修炼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什么灵气,什么术法?!开什么玩笑,现在是二十一世纪,神六都飞上天好几年了,哪里来的什么鬼啊妖的?没听上面规定嘛,建国之后不准成妖。

    其实穆夜风从小都在怀疑自己的身世,按老头的说法,他和妹妹分别是在十八年前和十七年前的相同一天在公寓门口捡的。对于自己是被捡的这一点,穆夜风不太感冒,也不在意,但是对于两兄妹在事隔一年时间,相同的一天、相同的地方被人遗弃这一点,他非常想吐槽,并想竖立中指表明态度。

    撇开其他不提,老头的公寓难道是专门收养弃婴的吗?事实上,除了穆夜风两兄妹,老头也就没再收养谁了。

    路过楼道的时候,透过五楼过道上的落地窗外往看了一眼,远处已经有人在放烟花了,零零星星昙花一现,这个年过的平台乏味的很。

    就在穆夜风刚刚走到妹妹房间门口,敲了两下门的时候,楼下传来了很是急促的铃声,有人叫门。

    这个时候,会有谁来叫门?

    这虽是公寓,但一年前老头百年后,原来的租户陆续都搬走了,现在整个公寓就住着两兄妹,而现在是除夕夜,难道还有谁来租房不成?

    他假装没听到,任凭铃声一阵急过一阵。

    “丫头,快起来,十二点了,你不是要看烟花吗?”穆夜风拍了拍门,又隔着门叫了一声。

    “哦,知道了!”房间进而传来了穆夜雨迷迷糊糊的声音。

    楼下铃声很刺耳,穆夜风咒骂一声,拿了外套披在身上,这才转身下楼而去。他要看看到底是哪个混蛋来捣乱。

    来到一楼,离着门还有一段距离就忍不住嚷了起来,“谁啊,你再按铃我报警了。大过年的,你还叫不叫人活!”

    话音刚落,铃声戈然而止。

    “最好给个理由,不然有你好看!”穆夜风现在怨念很大,一边走一边碎碎念,但当他伸手要开门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静,很静!

    他能清楚听到自己的强劲心跳和血液缓缓蠕动的声音。

    吓得他连忙缩回了手,疑惑的左右看了看,周围一切熟悉而又陌生,眼角无意间撇到大厅边缘一片惨绿。

    穆夜风使劲摇了摇头,又揉了揉眼睛,抬头再看,却又一切正常。

    “这尼玛……看来我得好好睡上一觉才行。”自嘲的一笑,叹了口气再次伸手到门把手上。

    咚咚咚!

    突然响起的钟声把穆夜风吓了一跳,回头看,摆在大厅里那个老古董座钟两个指针重合,锤摆左右摆动。

    “我靠,早晚把你拆了。该响的时候不响,不该响的时候瞎叫!”穆夜风余惊未定的拍了拍胸口,深吸一口气刚要拽门。

    “快回去!”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沉稳而悠远。

    “谁?”穆夜风四下张望,的确什么都没有。再细听,却只有彻夜空的鞭炮声。

    就在这时,面前的大门出现了一片雪花,就像是老式的黑白电视突然没有了信号。不过画面一闪而过,让穆夜风几欲为错觉。

    “不行,过年后先去脑科挂个号。在这样下去我非疯掉不可”穆夜风苦笑一声,把房门打开了。

    一道惨白刺眼的光线迎面而来。直接照在穆夜风的双眼上,他下意识的抬手挡住。

    好大的太阳啊!穆夜风心里感叹了一句。

    等等!

    午夜十二点哪里来的太阳?

    穆夜风一个激灵,吓得后退了一步。透过指缝他才看清状况,靠,那天上高高挂着的太阳哪里有午夜的意思?!

    “这尼玛,搞什么!我在发梦?”穆夜风使劲的揉了一下眼睛,直到揉得生痛,再睁开眼睛时,依然是骄阳当空,蓝天白云。

    “完了完了!老头的诅咒已经全面发挥作用了?不光是做怪梦,现在连现实中都出现幻觉了?这也太惨无人道了吧!”穆夜风拍着脑袋,怎么也想不通,然后又揉着眉心,在公寓大门口走来走去不知如何是好。

    “冷静,我一定要冷静。老头你别耍我!”穆夜风高举双手,仰天大叫。

    什么也没发生。太阳依然在那里,阳光里透出一股讽刺的味道。

    “好吧,我认输,咱这就回去练功,老头你也快收了神通吧;吓坏了小朋友总不好吧……”穆夜风心里哀叹一声,转身准备回去。

    一年多都没练了,忘得七七八八,回去找找有没有秘籍可以学习;怀着这样个想法,穆夜风重新拉开了公寓的厚实木门。

    咝!咚!

    大门开后,面前的情景直接吓得他一屁股坐到在地上……

    “这,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