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血腥的战争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5:11本章字数:2440字

    “上帝,我成了兽人。”袁章一睁眼,大量的信息充斥和回荡在脑海里,“还好,和前世玄幻小说里的不同,自己没长着一个狼脑袋。”

    这是个兽人的世界,狼人、虎人、豹人……袁章出身一个普通的狼人家庭,母亲是灰狼兽身,老爹是黑狼兽身,都是狼人里最垃圾的品种。

    最为好战的兽人,一天不打架都痒痒的很。小打小闹也就罢了,动不动成千上万人的会战。袁章的微末出身当然是理所当然的炮灰,而充满了血腥细胞的袁章也为能参加这样浩大的战场自豪。

    悲哀啊!四周躺满了狼人和蛇人的尸体,时不时的还传来伤员痛苦的呻吟声,离得近的重伤的狼人和蛇人,冷不丁的再次凑在一起,拼劲最后的生机也想要干死对手。

    图个啥啊?

    袁章的胸部应该是被利剑刺穿的,好在没刺中心脏也没伤到肺部。问题是这也是大出血啊。

    隐隐袁章感觉体内一股能量在流动,哦,忘记了,这是修真的世界,只要不是缺胳膊断腿,靠着自身微弱的灵力,类似袁章这样的伤势,恢复是迟早的事儿。

    尽管,袁章只是小小的中级武士。

    “章哥……”身边一个‘尸体’动了,气息比较微弱,已经自己翻动了身体。

    “四娃!”脑海中信息闪过,这是袁章一个镇子里出来小弟,之所以叫小弟,是因为,这个父母早亡的孩子是袁章带上了修真之路,好歹这个四娃也是有灵根的。

    尽管是三灵根,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天才,也已经很幸运的了。

    混战中袁章被一个蛇人刺中,要不是身边的这个四娃及时的砸掉了蛇人的脑袋,刺中袁章的利剑要是在他身体内在活动几分,伤及关键零件,就算是修真者也完蛋了。

    “四娃!没事儿,你的脑袋够硬,只是被打了一闷棍而已,呵呵!”貌似自己的熟人就这个四娃了,冷不丁的来到这陌生的世界,看着这个很有义气的四娃,袁章还是有些亲切感的。

    “我还以为我的脑袋被砸掉了呢,嘿嘿!”兽人本来就智慧有限的很,这个四娃更是一脸的憨厚。对给了自己修真指引,一直照顾自己的袁章老大,还是肝胆相照的。

    已经在前世见惯了尔虞我诈的袁章,到了这都比较讲义气的兽人世界,冷不丁的还不大适应。

    “走了!”混战算是暂时结束了,至于死人和伤员,根本是没人管的,从这点上,一点也不仁道。

    瞬间,一批狼人回来了,估计是追赶败退的蛇人得胜归来。

    “章哥,给!”我靠!缓过劲儿来的四娃,一把撕下一个蛇人的大腿,大嘴撕咬,一脸的兴奋,还很义气的递给袁章一只血淋淋的大腿。

    “那个……你自己留着吧。”人吃人啊,袁章脑海里回荡的是自己前身的主人也曾经是这样的。实在难过心理这关,即使明知吃掉尸体是最好的修炼方式,袁章还是难以接受。

    不仅仅是四娃,得胜归来的狼人,秋风扫落叶一般打扫着蛇人留下的尸体……

    “章哥,要回家吗?为什么不再战几场?”四娃被袁章带来这大批狼人聚集的地方,还美其名曰是军营,习惯了嗜血的狼人四娃一脸的不解。

    “那个……离家很久了,回去看看老爹。”袁章只能这么解释。

    “哦,也是,连胜两场,带些礼物给义父才对,嘿嘿!”四娃笑的一脸幸福,袁章的老爹看在袁章的面子上,没少接济父母双亡的四娃,否则,四娃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看着袁章和四娃将近两米的身高,其实,他俩也不过才十岁。兽人一旦能修炼,哪怕是仅仅突破武士初级,身高也会突然暴涨。

    “这不是章哥吗?呵呵!”冷不丁几个身影拦住了袁章和四娃,阴阳怪气的,“我们伟大的狼人正在战斗,难道你们要逃跑?”

    袁章所在的七镇和这位叫孙杨的六镇,就隔着一条小河,即使都是狼人,平时也好斗的很,两个镇子的小屁孩武士们也时常的斗殴,谁也不愤谁。

    不是说你是狼人你就是修士,真的有灵根的狼人比例也是很小的。作为袁章的父母,都能修炼已经很了不起了。这也是袁章的父母在小小的六镇地位很高,很受尊重的缘故。

    整个六镇上万的狼人,能修炼的,算上袁章、四娃也不超过十个。附近的七镇也好不到哪里去。唯一的不同就是孙杨不要善于团结其他人。袁章、四娃和自己镇子上其它的武士没什么来往。

    “孙杨,不知你在这莫奇峰战场是什么职务?”袁章冷冷的看着对方。

    “我……你……”情节不一样了,往常的剧情接下来双方就会大打出手,孙杨仗着人多,经常欺负仅仅两个人的袁章和四娃。袁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俩连战两场,杀敌四个,你有什么权利拦住我们?”

    “我……”兽人的脑子本来就不灵光,何况还是十来岁的小屁孩?哪里象来自前世将近四十岁,破案无数的老警察袁章牙尖嘴利?

    “我就不信,你们才来战场不久就升任队长了?孙杨,你仗着一点微末伎俩为祸乡里也就罢了,在这莫奇峰战场也敢扰乱军纪,肆意迫害有功战士,谁给你的胆子?”袁章言辞越发的犀利。

    “我……你胡扯!”

    “我胡扯?那你们拦着我们干什么?没看见我们因为大战受伤了吗?难道你去战场旅游的?连衣服都一尘不染?”袁章得势不饶人。

    “我是……”

    “你是什么关我屁事儿?还不让开!”袁章厉声喝道。

    “干什么?你们在干什么?这里是军营,嚷嚷什么?”意外的是,往常军营里私斗司空见惯,根本没人管,这次,一个队长冒出来了。

    “队长!”巧的很,正是袁章和孙杨的名义上司刘峰,毕竟刘峰来自大镇,带着二十几个武士来参战的,不是六七镇这样的小镇比得了的。

    兽人讲究力量,谁的人多,谁就是老大。这刘峰仗着自己身边人多的优势,成为百人队的副职队长也是正常的。

    “队长!袁章想要私离战场,被我发现。”孙杨也不是完全没脑子,貌似自己是正义的。

    “战场是自愿从军的,人家爱走不走,关你鸟事儿?”刘峰的话更是让孙杨吃惊,这啥情况?

    兽人以从军打仗为荣,这都不管?

    袁章也不禁一愣,自己想好的托词似乎用不上了,这位刘峰队长明显是偏向自己说话的。

    “袁章兄弟,你也离家几年了,回家看看也无可厚非。早去早回,兄弟可是盼着能再次和你并肩作战呢,呵呵!”刘峰对着袁章,语气明显热情了不少,甚至有些小谄媚!

    “多谢刘峰队长,能在刘峰队长的麾下作战,也是袁章的福气。刘峰队长实力强劲、指挥若定……”

    不经意间一堆的马屁还了回去,情况不明,没必要得罪这有实力的队长,谁知道将来会不会还在人家手底下混?

    “章哥,你这嘴……”告别了军营,走在回家的路上,四娃惊讶的看着自己英明神武的老大,嘴皮子忽然变得如此的利索。

    “很奇怪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