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黄巾小兵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5:12本章字数:3032字

    北风凛冽,荒芜的大地一片苍茫。

    一片雪花从空中飘落,落在张扬的脸上,冰冷的触感前所未有的真实。张扬握紧手中环首刀,手上暴起的青筋显示出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平静。

    他看上去十分狼狈,头发散乱的披在肩头,一身旧袍不少地方残破不堪,一些地方还沾染着斑斑血迹。

    北风吹开他的头发,露出一张瘦削的脸庞,看得出来,他也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面容算不上英俊,甚至有一些粗糙,但却拥有一双闪亮的眸子,好像画龙点睛一般,让他看上去不再显得平凡。

    张扬举目远眺,在遥远的天边一条淡淡的黑线由远既近,在眼前渐渐清晰起来。

    终于还是来了。张扬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然,或者说是漠视。紧了紧腰带,张扬看了眼崩掉刀刃的环首刀,凶狠狰狞之色在他脸上一闪而过。

    长刀出鞘声、金属撞击声、呼喝声、喘息声在顷刻之间响起,不少人像张扬一般在做着大战前的准备工作。烈烈的寒风吹动他们的头巾,掀起一片黄色的海洋。

    没错,他们就是黄巾!张扬是他们中的一员,最普通不过的一员。

    张扬也搞不懂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他本是二千年后的一个杀手,混迹在各战乱小国之间赚取高额的赏金。在这一行,他有个外号叫“苍狼”,名声不小。执行任务二百余次,杀五百余人,无一失手,除了最后一次。他被心爱的女人出卖,深陷重围,被乱枪打死。直到死亡前那一刻,他才明白师傅说的那句“女人,不可信”的真正含义。可是他没有死,再睁眼已经来到了这个中国古代史上最为混乱的时代——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时期!

    这一年是中平元年,具体是公元哪一年,张扬并不清楚。

    这对英雄豪杰来说是最好的时代,对平民百姓来说是最差的时代。

    经过几天不停的流窜逃亡,张扬悲哀的发现,哪怕他一身本事,在这个时代也无法仅靠自己生存下去。在动辄成千上万的军队面前,个人的力量是那么微不足道。这是个吃人的时代,要想活着唯有杀人,不然死的那个就会是你,没有第三种可能。

    按张扬的本意,他是想参加官军的,虽说丧命的可能仍然不小,但总比在黄巾贼中强。张扬的历史不算好,但黄巾起义最终的结果他还是知道,他可不想给张角那神棍当陪葬品。

    奈何老天做对,让他重生在了黄巾军之中。

    这几天的时间,张扬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战斗,他嗜血的习性已经成功被这乱世唤醒,死在他手底的官兵少说也有二十人之多。

    远处那淡淡的黑线已经靠的非常近,悠长的号角声仿佛就在耳边响起,忽近忽远,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黄巾军的兵阵中一片肃静,呼啸的寒风声中,张扬可以清楚地听到旁边粗重的喘息声。

    张扬转过头,收敛起眼中的精芒,柔和的看着身旁的少年。少年十八岁上下,脸上稚气未脱,瘦弱的仿佛麻杆一般,他的手中紧紧握着一杆耕地的锄头,伴随着双手微微颤抖。

    张扬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淡淡的道:“别怕,一会跟在我身后,别乱跑,很快就会过去的。”

    少年姓梁名武,家境贫寒,没有表字。

    梁武是张扬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那是张扬穿越的第一天,倒霉的他附身在另一个倒霉蛋身上,除了还有一口气和死人也没其他区别。是梁武在死人堆里发现了气息微弱的张扬,然后用他瘦弱的肩膀一步一步把张扬扛了出来,并把自己藏留的一点干粮分给张扬,才让张扬不至于穿越的第一天就死于非命。

    张扬虽然是个杀手,但是重诺,信奉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恩怨分明,哪怕他是一个最为冷血的杀手也不曾忘的信条。

    黄巾军阵前,一骑独立,破烂的大旗在他身后随风飘扬,显得无比苍凉。

    他叫龚都,黄巾军的一个小头目,连渠帅都算不上。不过此时他胸中的豪情比任何时刻都要热烈。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他的部众从最初的六七十人膨胀到现在的六千余人,只要给他一年时间,他就能拉起一支席卷天下的雄师,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或许是一瞬间,或许过了很久,隐隐约约,闷雷一般的沉闷声响在所有黄巾军的耳边响起,连脚下的大地都震颤起来。

    张扬的脸色变了,龚都的脸色变了,所有黄巾老兵的脸色都变了。

    那是一支骑兵,而且数量绝对不少!

    当张扬看清那一面迎着北风烈烈飞扬的战旗时,胸腔中那颗因为杀人过多而变得无比淡漠的心脏都不争气的狂跳起来。因为那杆战旗上,飘扬着龙飞凤舞的一个董字。张扬清楚,西凉董卓,那是一个魔王,一个屠夫。

    董卓高举鬼头刀,打马飞奔,一千西凉铁骑紧紧跟随在他的身后,宽广的骑阵仿佛大海上高达万丈的惊涛骇浪,挟裹着踏碎一切的气势和冲天的战意,向着前方的黄巾军席卷而来。

    两旁的景色飞速倒退,天地间只有四千只马蹄同时叩击大地所发出的轰鸣巨响,万丈豪情在董卓的胸膛中燃烧,他的眼睛都仿佛染上鲜血一般通红。他喜欢看敌人在他的马蹄下辗转哀号,痛苦呻吟,唯有这种时刻,才会让他热血沸腾。没有什么事儿,能比掌握敌人的生命更让他觉得美妙。

    “杀!一个不留!”

    鬼头刀狠狠劈下,董卓大吼一声,好像猛虎出笼的咆哮。

    “杀!”

    一千西凉铁骑齐声应和,仿佛天边的炸雷,让数倍于他们的敌人颤栗。

    紧紧跟随在董卓身后,一排排骑兵长矛下压,矛尖撕裂凄厉的朔风,闪耀着让人心颤的寒光。

    后排的骑兵取出身上的长弓,一支支利箭遮天蔽日,仿佛连天空都昏暗了下来。

    黄巾军阵中早已慌乱不堪,不少士卒惊恐的环顾四周,一些胆小的士卒已经开始退缩。

    龚都策马在阵前来回奔走,放声喝斥,甚至还亲自斩杀了几个逃走的黄巾军。不过他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在死亡面前,没人能保持镇定。更多的人开始后退,坚持在原地的士卒越来越少。

    张扬不在意黄巾军的生死,但他自己和梁武的小命他不能不考虑。只是他清楚,在空旷的平原之上,步兵遇到骑兵,只有殊死一搏才有一线生机,转身逃跑只有死路一条,两条腿永远是跑不过四条腿的。

    在董卓军西凉铁骑的强大威势下,黄巾军消灭几股地方军队所积攒起来的士气飞速衰退,逃跑已经成为了趋势,不可避免。龚都不得不放弃,转身成为逃跑队伍中的一员,甚至还亲自斩杀了几个挡住他去路的黄巾军。说到底,他并不是一个能殊死一搏的勇将。

    逃跑一旦开始便一发不可收拾。

    张扬清醒的知道,仅靠他一个人拼命根本挽回不了什么,或者从他的心底也根本没想过要改变黄巾军的命运。所以在一开始,他就拉着梁武加入了逃跑的大军,虽说逃跑也有很大的几率会被追上杀死,但站在原地不动则是必死无疑。不需要多加考虑,他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纵横天下的骑兵不是吹出来的,同等数量的大汉步卒也根本不是骑兵的对手,何况是这群刚放下锄头没多久,手里连把像样武器都没有的黄巾军。

    屠杀,这完全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黄巾军就像一排排麦穗一般被西凉铁骑无情的收割,凄厉的哀嚎便是这场屠杀盛宴的配乐。

    张扬拉住梁武的手没命的飞奔,甚至连头都不敢回。不过就算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的同袍正在遭受什么,不过张扬也无能为力,他自己都有性命之忧,哪还顾得上别人,不曾把拉着梁武的手放开已经比大部分自诩重义的人来得要强。

    “啊!”

    哀嚎在他身后响起,很明显,骑兵已经追赶上来,不管是速度还是耐力,四条腿的生物明显更胜一筹。张扬无奈地叹口气,用力推了梁武一把,大吼一声:“跑!”然后紧握长刀,转过身来,目光所到之处,一个面貌明显不是汉人的骑兵手握一柄弯刀,对着张扬兜头就砍。

    张扬紧咬嘴唇,矮身躲过弯刀,同时手中的长刀狠狠向马腿砍去。

    “咴律律。”

    伴随着痛苦的嘶鸣,战马以及骑在他身上的骑士轰然倒地,带起一片烟尘。

    张扬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手中长刀挟裹着他一腔的无奈和愤怒,猛劈而下。

    那西凉骑兵的脑袋仿佛破裂的西瓜一般,红的白的溅了张扬一身,只见他伸出舌头,舔舔嘴角的鲜血,遗憾的叹息道:“毫无美感。”

    不过,霎那间,又有三名骑兵发现这里的状况,向张扬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