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废物落悬崖,狂言惊古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6:25本章字数:3353字

    烈阳当空悬挂,延绵不绝的十万大山好似一条盘踞在大地的卧龙。

    一山悬崖之上,一少年伤痕累累的望着前方的万丈深渊,脸色难看。他身后,三名男子手持利刃,脸挂冷笑。

    少年生得清秀,看起来十五六岁。一双剑眉英气暗蕴,深邃的眸子透着坚毅。

    他叫方剑,是青羽城方家的一名嫡系子弟!

    “方剑,放下手中灵药。你一介废物,不配拥有灵药!”

    “就是,将灵药浪费在一个废物身上,不如给我家少主。”

    “没错,若是少主高兴,说不定还能庇护一下你孤儿寡母!若不交,勿怪我们不念同族之情!”

    听得三人的冷厉话语,方剑稚嫩的脸庞,涌上了一抹愤怒。握拳的双手,关节咔咔作响!

    面前三人不过是方家的仆人,仗着自己主子是旁系一脉天才,就敢肆无忌惮的抢劫自己一个正儿八经的嫡系弟子。

    真是狗仗人势!

    “若是我突破到了灵溪境!看我不一巴掌把这三人拍死!”方剑脸色铁青,眼中杀机凛然。

    方剑所在大陆名为沧云大陆,大陆上修炼盛行,奉行强者为尊的森林法则。

    而这所谓的灵溪境,便是修行的第一个境界,这个境界的特征,是以天地灵气,如小溪一般充盈全身经脉。每开一道灵溪,力道便能增长十斤!

    普通人能开三四十条已经是极限,能开五十条以上的便能称为天赋异禀,八十条以上已经是天才!

    至于百条……那已经是传说!

    传闻方家第一代老祖,便是开启一百零一条灵溪,被誉为青羽城最强天才!一手建立了数百年屹立不倒的方家基业!

    但方剑天身体弱,灵溪至今不过数道而已,被家族之人称为修炼废物。

    数道灵溪的他在方家,连一个仆人都不如。

    三名男子怒目而瞪,不耐烦的道:“快交出灵药,我们没什么耐心!”

    对于方剑这个废物,他们可没有什么同情心。

    “不!可!能!”方剑一字一顿,气势强硬。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怀中灵药,是一株名为赤血草的罕见灵药。

    “娘亲身体操劳,已经落下旧疾,若是能将此药服下,便能大大缓解。”

    母亲一生操劳,为了自己辛劳一生。自己不能让她骄傲,但至少要让她少一些病痛的折磨。

    每当看到母亲那溃烂的双手,还要为了生活不得不干一些下人的活,方剑的心就好似刀绞一般!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将怀中灵药,让给面前三人!

    “找死!”

    一声低吼,方力瞬间而动。开启了二十道灵溪他,可不是方剑可以抗衡的!

    眨眼临近,方力脚掌伸出,猛地落在方剑的肚子上。

    剧痛侵袭之下,方剑脸色扭曲,而后,他一手抓住方力的腿。眼中闪过一抹狠辣,另一手握拳轰向方力的脸。

    方力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废物今日竟然这么狠。反应过来后,他也一拳反轰在方剑的胸口上。

    砰!

    数百斤力道的一拳,直接将方剑震退数步。然而方剑的数十斤力道,只让对方鼻子一酸。

    “差距太大了。”方剑脸色阴沉,很想再后退数步,可惜后方已经是悬崖,无路可退。

    “这废物居然敢还手!一起上,废了他!”方力怒了,狂吼一声,让两个同伴一起上。

    “完了!”方剑绝望。但是随后他一咬牙,如一头嗜血的野兽,双瞳瞬间布满血丝,杀机凛然!

    “杀!”

    三名男子,同时飞扑而至,皆是使出自身的绝活!

    “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方剑狂吼一声,衣袖中一把采集草药的小刀绽放出一抹寒芒……

    “死!”

    全力灌注之下,小刀化成一道匹练,直接扎向一人小腹。

    扑哧!

    砰砰砰!

    鲜血飞溅的声音,肉体遭受重物的声音,同时响起。

    而后……

    “啊……”

    一声悠长的声音响彻深渊之中,逐渐变小。

    “方力!”诧异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惊骇之色。

    方力肚子上满是鲜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方鹤,方辉看到此景,面露震惊之色。

    想不到那废物竟然宁死也不肯交出灵药。而且出手还如此狠辣,看那方力的模样,明显是没有救活的希望了!

    方鹤脸色阴翳,走到方力面前。听着那孱弱的呼救之声,却是没有任何施救措施。一脚直接将方力踢下万丈深渊之中。

    “方鹤,你干什么?”

    “只是让他发挥最大的效用而已。围杀嫡系子弟,方家若是追查下来,我们谁都难逃一死。还不如收拾了方力,就对上面说,他们两人比斗摔下悬崖。将杀害嫡系之罪全部推在他一人身上。”方鹤眼中闪过一抹狠辣道。

    人性淡薄!

    悬崖峭壁之中,飞鸟绝迹。静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深渊中,突然有一道凄惨的惊骇声响彻深渊之中。

    随即,一道单薄的身体轰然而落。

    咔嚓一声,一株劲松的树干被砸断。那身影因为缓冲落在了悬崖上一处凸出的石台之上。

    “还活着?”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剧痛,方剑有气无力道。不过随即便是满脸狰狞,杀机凛然,“方鹤!方辉!老子和你们没完!”

    两个方家的仆人竟然仗着自己修为,不仅要抢自己灵药要对自己下杀手!

    没有修为,在这吃人的世界中,简直不如一坨狗屎!至少狗屎可没有人敢去踩!

    方剑心中发誓,若是这一次能活着,必定要让其付出惨重代价!

    方剑起身看了看四周的环境,除了自己驻足的凸台,崖壁都是陡峭难攀,根本没有借力之处。而脚下则是真正的深渊……

    “绝地啊!”方剑脸色略微阴沉,望着面前还有几十丈才到顶的悬崖生出了无力之感。

    “不行,我要活着回去。娘亲还在等我。我绝对不能让她失望!”

    “我还要用赤血草给她缓解旧疾。我必须要活着!”方剑脸上露出一抹强烈的求生欲望,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一道操劳的身影。

    母亲为了自己操劳一生,自己怎么能让她失望?

    方剑望着面前的山崖,眼中露出坚毅之芒。

    事在人为,天无绝人之路!

    心中下定决心。方剑双手死死扣在悬崖上的石缝之中,奋力向上攀登而去。

    方剑脚刚离开石台有一米距离,满是鲜血的手掌死死得抠住一块凸出的巴掌大小的石块。狠力一拉,正准备借力攀岩而上。

    却是……石块移动,异变陡升!

    附身的崖壁之上一道紫色光芒猛地绽放。

    方剑眼眸被紫光刺得生疼,还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崖壁轰然崩碎,一股巨大的吸力便是将方剑扯入崖壁之中。

    “哎呦……”一声惨叫,方剑随着碎小石快一起落入了崖壁之中。

    崖壁之中,一个足有丈许大小的洞穴中,紫光璀璨之极。

    紫光尽头,一把紫色长剑神华流转,剑身修长,四周好似星辰洒落无尽光辉。鸿蒙初开混沌之相,直袭方剑脑海,震撼当场!

    “这是?”望着那紫色长剑,方剑呼吸急促。

    方剑强作镇定,目光稍移半寸。在那紫色长剑之旁,一副白骨盘膝而坐。白骨身穿一件青布衫,即便是肉身已经腐烂得只留下白骨,但是那衣衫依旧完整。

    只是其上利刃留下的道道伤痕似在述说着那白骨生前经历了一场何等惨烈的大战。

    看到此等景象,方剑愣在当场。回过神来之时他也知道,怕是自己无意间开启了这白骨生前设定在崖壁的机关。所以才被吸入此地。

    不过随即方剑便是呼吸急促起来,望着那柄神华无尽的紫色神剑。眼眸中露出渴望之色。

    正是这时,那白骨身上突然散发出一道青色雾气。

    雾气汇聚之时,化作了一道潇洒人影。脸若剑削,眸若星河,一身青布衫透发着超凡脱俗之气,将那人影衬托得好似神邸!

    唇不动,双眼迸发万千光芒直射方剑,霸气绝伦!

    “来者何人!”

    一道声音好似雷霆轰鸣在方剑的脑海中。霸气目光睥睨天地,俯瞰众生。滔滔威压席卷而出,让得方剑的膝盖都在打颤!

    方剑心中骇然,这人是谁?

    仅仅是一道目光所带来的压力竟然比方家长老还要恐怖无数倍!

    “晚辈乃是青羽城中方家子弟方剑,只是不小心触及到了崖壁机关被吸扯进来。无意打扰前辈。还请前辈见谅”方剑身姿放得很低,顶着恐怖的威压道。

    “青羽城,方家?”似有疑惑之色,那人影的目光打量方剑全身。随即嘲笑道,“全身经脉碎裂,原来是一个方家的凡人而已!”

    听得凡人二字,方剑顿时脸色一沉,双拳握得咔咔作响,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之中。鲜血滴落在洞穴之中,传出滴答之声异常清脆。

    凡人!便是没有修炼资格的人。这个看天资的世界。身体羸弱难道真的就注定了命运吗?否定了我的一切吗?

    老子不服!

    目光一凝,神色狰狞。面对骇人的目光和恐怖的威压,方剑毫不畏惧。

    数十年来的委屈,无尽的嘲讽,无尽的屈辱!

    今日濒临绝境,势要将心中想法一吐为快!

    “凡人又如何?身体天资乃是母亲给予,后天的努力才是我的道路!总有一天,我要用我的努力,将你们这些看不起废物的人,统统踩在脚下!”

    狂妄紫极的话语让得那身影也是一愣,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也没有想到在死后竟然会因为‘凡人’二字被一个愣头小子高声厉吼。

    不过也是因为这声厉吼,那身影的目光再次汇聚到了方剑身上。

    目光仔细打量着方木,这一次他没有放弃一丝一毫的地方。他倒是要看看,想要凭借自身努力摆脱废物的方木,到底有何底气!

    目光扫过方剑身体每一寸地方,那身影的脸上缓缓得露出了凝重之色。直到最后将方剑的一寸身体都完全看透之时,他脸上已经露出震惊之色!

    “小子,你叫方剑是吧?有兴趣做我的关门弟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