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你们这里都是这样搞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7:50本章字数:3500字

    一天……只要一天时间!

    我将彻底恢复身体的经脉,再次开启修行之路!!!

    龙源镇讲武堂的教室里面,金玉栋看着讲台上滔滔不绝的先生正在传授一众学子最基础的修行知识,嘴角不由瞥了瞥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

    这半个月他恍惚隔世,作为华夏江湖新一代最杰出的修行者,金玉栋奉命卧底邪教组织白莲社十余载光阴,眼看着便要接触到白莲社最核机密,却因为叛徒出卖被白莲社的核心层处决。

    当神魂再次苏醒,他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一片完全陌生的大陆上,一个小镇子家族的嫡子大少爷身上。

    全身经脉被人动了手脚彻底粉碎不堪入目,隐隐还有毒素和顽疾不停消耗着生命,当金玉栋神魂意志醒觉的一刹那,身体当中那位金氏家族大少爷便撒手人寰,彻底消亡。

    想要重新开启修行之路,金玉栋便要先治理这具新身体,为此他已经整整耗费了半个月时间!

    当!当!当!当!当!当……

    “呼……”

    教室外面的铃铛被敲响,发出阵阵悦耳的铃声,金玉栋长舒了一口气,不理众人率先起身走出了教室。

    对于一名曾经站在巅峰的修行者来说,硬生生被憋在这里学习基础修行知识,这简直就是一种非人的磨难。

    “金公子!”

    正当金玉栋走出教室打算就此离开讲武堂时,他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悦耳的呼唤,这让金玉栋不由站定身形嘴角微微扬起。

    碎金般的日光洒在洁白的俏脸上,勾勒出一道温婉的弧线,水嫩的额头如同羊脂美玉一般,两道秀逸的眉渐渐舒展开来,显得眉下那双黑瞋瞋的眼明亮无比。

    坦白来说,在这个天地灵气充盈爆棚,天然美女满街走的世界里,赵家嫡女言心小姐的相貌并不算十分出众。

    可作为身体“前任”那位金家大少爱煞心扉的女子,这份情感却没有跟随着他的消亡而散去,反而感染了金玉栋的神魂,让他对赵言心有一种极为特别的感觉。

    “言心小姐!你找我?”

    “金公子,待会儿还有比试课程,你又要偷偷溜走?”

    赵言心看到所有学子都向操场走去,而金玉栋却是向外走,不由赶上来轻声道,这话略有责备之意,但语气里却又透着一丝温婉,让人怎么也感受不到怒意。

    嘴角微扬,金玉栋摊摊手满不在乎的笑笑,一脸轻松道:“没事,反正在那些人眼里我是个没用的废物,去了也就是被嘲笑一番罢了。”

    虽然身体“前任”对这个女子如痴如狂的迷恋,可平日里赵言心却根本不搭理他,但这些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她总喜欢凑到自己身边来找自己说话。

    而因为“前任”的神魂感染,让金玉栋对这个小丫头也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所以向来独行的他并不会排斥赵言心的接近。

    就像此刻这种“尬聊”,在这半个月时间里经常会发生在两个人身上,不过金玉栋没有注意到今日赵言心眼神中的矛盾和犹豫,更没有发现在听见这般回答后,她的脸色又沉下几分。

    “金公子!”

    赵言心盯着看了金玉栋半晌,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低声道:“你就不能在修行一道上面多用点心吗?”

    “啊?”

    金玉栋闻言一愣,可不等他回应,赵言心猛地上前一步继续质问道:

    “明日……明日演武堂就要进行月考了!这次月考关乎着半年后龙源秘境准入资格,你这个样子如何能够代表金家去参加秘境?”

    “更不要说来日去大唐皇国的青龙郡历练为金家争光?”

    “连灵魂天眼都无法凝聚,你将来如何继承金家?”

    “你……你就不曾想要改变现在的处境吗?”

    一连串的疑问完全将金玉栋给问懵了,而赵言心却是翘首低垂,小心翼翼的瞟了他一眼,小声喃喃道:“哪怕……哪怕只是为了我都不行吗?”

    哪怕只是……为了我?

    金玉栋闻言心中猛地一动,抬眼望去看到赵言心眼中浓浓的希冀、渴望……甚至是一丝淡淡的哀求,可这些情感最终却汇聚成失望!

    满满的失望之意……

    不知怎么,金玉栋在看到这种眼神以后,一瞬间感到自己的心仿佛被人用力不停的揉搓,攥着劲儿的疼。

    两世为人,声色犬马,金玉栋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可他却从来不曾产生过这种感觉。

    怎么会这样?

    难道前任神魂对赵言心迷恋所产生的影响如此严重?

    竟会干扰我如此在意一名萍水相逢女子的心意?

    越是不想去想,可那源于神魂的痛却越发变得清晰!

    不光如此,刹那间金玉栋猛然想起,最近这几日赵言心在与他说话时,这种失望的眼神好像越来越常见了。

    不要!

    我……不要让她对我失望!

    想到这里,金玉栋猛然抬起头表情十分严肃,就好似一个痴人对自己心爱女子许下海誓山盟一般的诺言一般,他迫不及待的伸出自己右手食指,声音低沉而有力道:

    “言心,你等我……等我一日,只需一日!”

    说着,金玉栋右手一抬遥指天栾,看着赵言心满脸自信道:“大鹏一怒冲天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明日……明日便是我金玉栋冲破天栾,惊骇乾坤之时……”

    噗呲!!!

    可一脸认真,用自己的尊严、用近乎可笑的夸张话语对身前女子许下承诺的金玉栋却是没有注意到……

    在他说话的时候,赵言心的一眉一眼,甚至是嘴角都在微微弯起,而在听到大鹏冲天,惊骇乾坤这几句话时,她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噗呲一声笑出来。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哎……哎呀!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腾!

    看到赵言心的模样,金玉栋极为严肃的表情僵硬在脸上,前世今生两世为人,他从来不曾如此认真对一个女子说话。

    可……可她这是什么意思?

    食指仍旧指向天空,而赵言心咯咯直笑,捧腹弯腰的样子,却将金玉栋映射的如同一个蠢货一般。

    “咯咯咯咯咯咯咯……不!不行了!我输了!我输了!这个赌约我真的进行不下去了!”

    “十四天,整整十四天,我不但没有让金家公子变得上进,奋发图强好好修行,反而还助长了他吹牛的毛病,哎呦……咯咯咯咯咯咯咯……”

    腾!!!

    听到这句话,金玉栋身子如遭雷击,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连那遥指天空的手都忘记放下来,就这么丁丁的看着赵言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就在这时,从演武堂里面闪出一道身影,他人还未到,冲天的狂笑声却是响彻整个院子,里面充斥着无尽的狂喜之意,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人碰到了什么天大的好事。

    看到这个人走出来,捧腹的赵言心不由直起来腰,摊摊手无奈道:“金满,这赌约算我输了,金家大少爷真得没救了!我看你们还是趁早另立庶为储吧!”

    赌约?

    身子僵硬在原地,金玉栋的手仍旧指向天空,这幅滑稽的样子就好似一个小丑一般。

    然而相比于心脏传来的阵阵抽痛,这些都算不上什么了……

    原来她这十几日与我亲近,竟然是为了一个可笑的赌约?

    “喂?我说大少爷,弟弟我为了让你上进一些,可谓是费尽心机啊!没想到这废物就是废物,你站着茅坑不拉屎,可是有很多人等着上位呢!”

    金满一脸狞笑的看着金玉栋,双眸之中尽是冰冷之意,言语间丝毫没有顾忌同为金氏的兄弟情义。

    然而金玉栋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仍旧看着赵轻裳声音沙哑道:“金家嫡子之位还轮不到一只狗来惦记!”

    “你说什么???”

    金满听到往日里唯唯诺诺的“大哥”竟然敢跟自己这么说话,暴怒之下双手结印而动,厉喝一声道:“天地聚灵,道法归一!”

    嗡……

    强烈的天地灵气一阵颤动,一颗淡灰色的眼睛凭空凝聚在金满的额头之上,随即以这颗灵魂天眼为中心,淡灰色的光芒四射,在他身体后面形成一道近两米高的巨猿虚影。

    大力巨猿王天地法相,金氏家族的血脉传承,这是让金氏家族在龙源镇四大家傲立群雄的资本。

    而看到金满动真格的,赵言心有些惊慌,连忙上前挡在了他和金玉栋的中间,轻喝道:

    “金满,你干什么?金公子全身经脉受损修为全无,你竟然凝聚天地法相虚影来对付他???”

    “哼!这个废物,早就应该死了,留在金家混吃混喝简直就是浪费!”

    “你们金家的事情如何我赵家管不到,但今日是我赵言心与金公子开了一个小玩笑,你绝对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动手,我赵家不背这个锅!”赵言心瞪了金满一眼,不满道。

    如果论到身份,赵言心是赵家嫡女,金满这个金家旁系子弟嘴上虽然厉害但却不敢真的得罪她。

    此刻看到赵言心如此坚决,金满心中暗道一声可惜,难得碰上金大少爷硬气一回,居然敢顶嘴了,他错失了一个“失手误杀”的绝佳机会……

    想到这里,金满一挥手,散去了自己额头的灵魂天眼和天地法相虚影,看着金玉栋满脸狰狞道:“好!我便给言心小姐一个面子,不过这个废物早晚要死,活在世上简直就是浪费。”

    金满一系列的动作和侮辱言辞金玉栋都恍若未闻,从始至终他连看都没有看金满一眼,此刻金玉栋仍旧看着拦在自己身前的赵言心,喉咙一阵阵哽咽,好似有什么东西堵在里面。

    “我没吹牛!”一声话落,金玉栋转身便走,留给金满和赵言心一道孤寂的背影。

    “哼!明日的演武堂月考,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让这个废物跪在地上学狗叫!”说着,金满骂骂咧咧的走去,嘴里面还不停叫嚣道:

    “以为自己改个名字就能够再次变成天才了?你体内经脉的毒即便是漫天诸神来了也无法治愈……”

    我没吹牛!

    没有理会金满满腹的牢骚,赵言心看着金玉栋渐行渐远的背影,脑海里面却是满满充斥着这四个字。

    虽然与金玉栋的懒惰和厌学相比,这句话更像是一句可笑的辩解,但不知为什么,赵言心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压的她有些胸闷。

    “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