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白衣先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5:57本章字数:2090字

    十月的深秋时节,秋风萧瑟,枫林间红叶开成海,随风摇曳飘舞,似人间仙境般,别是有番滋味。昊日当空,枫林间的幽深小径尽头乃是一片潭水,一袭白衣伫立寒潭青石前,轻声自语着。

    “九龙元息,果然是九绝碎龙脉······”

    良久,烈日余垂,谭前的白衣男子终是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看天色,便是沿着小径出谷,神色轻松,脚步声带着轻快。

    黄枫镇,一片深宅大院前,高高的牌匾上书着‘林府’两个金色大字,不时有着身穿青衣的大汉走过,面带忧色,刻意的放缓了脚步声,怕是惊吓到什么一般,一种压抑的气息笼罩着整片院子。

    不多时,白衣男子行至府前,几名青衣大汉凑上身前。

    “先生好!”

    “嗯,好啊。”

    男子面带温和笑容,向着几人点头示意,看到几人脸上的忧色,神色从容的问。

    “这是怎么了?都哭丧着个脸干嘛?出什么事了?”

    几人对了对眼,一阵踌躇后,一个青衣大汉面有难色的说。

    “青阳城的赵府来人了,老爷子在厅里接待,听说他们是来退婚的。”

    “退婚?”男子一听,有些惊奇的问。

    “是这样的,前些年,太老爷子曾经和青阳城的赵府谈过一桩娃娃亲,对方是赵家的二小姐,而如今太老爷子去世,林家势弱,他们便想退掉这门亲事。”

    大汉脸上泛起几抹潮红,极是气愤的说,对于赵家这种态度,整个林府上下都感到了一种耻辱感。

    “哦,那林家的是哪个小家伙?”

    “是三少爷。”

    大汉轻声的说,还往四周瞧了瞧。

    “我知道了,你们继续巡逻吧,我进去了。”

    男子挥挥手示意,随即进了林府,只听身后几名大汉齐声说。

    “先生再见!”

    ······

    “休得再说了!赵古文,莫非你真把我林家当软柿子捏了不成?这桩婚事乃是老祖所定,当年老祖尚在世,怎不见你等出来说什么,还要不要脸皮了。”

    一道怒喝声自林家大厅中传出,四周忙碌的丫鬟仆人听闻这话,皆是身子一颤,低头离去。此时的大厅中,上方首座的是林家当代家主,林耀南,旁坐的还有两名长老以及一名后辈。而与几人对坐的,是三名紫衣老者。

    “我也没欺你林家势弱的意思,只是二小姐现如今拜入了云烟宗,更是被云烟宗少宗主看上,我们赵家这不是也无奈嘛,毕竟人家有化丹境长老,而且这一次,我们还带来了一些赔礼,以表心意,还望林家主三思啊。”

    一紫衣老者用着略带威胁的口气,对着林耀南说。一旁的林家三人则是被气红了脸,身子不住的颤抖,林家小辈毅然站起身来,朝着几人怒喝道。

    “收起你的东西,滚回赵家去,你这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老者脸色一变,略显阴沉的看着林耀南,讥讽着。

    “林家主,还是管教一下你的后辈吧,这样朝着长辈乱叫,可没什么教养。如果林家主舍不得,在下今日倒是可以代劳一下。”

    “你若动手,今日来的人都不用回去了。”

    正当林家几人脸色难看之际,一句冷冷的话自大厅后方传来,一青衣老者缓步走了出来,一股强大的气势,随着话语迸发,狠狠的压在三人身上。

    几人狼狈的退开,身下的木椅更是直接被震碎,赵家老者慌张的大叫道。

    “不要太过分了,老东西,今日我们是代云烟宗前来赔礼,若是你们不知好歹,小心你们老命。”

    青衣老者面色一冷,挥了挥袖袍,一阵劲气汹涌而出,携着巨力拍打在几人身上,直接将几人打飞出了大厅。

    “带上东西,滚!”

    “云烟宗是有化丹境长老的,你们是在找死!”

    几名老者慌不择路的跑了出去,留下一句狠话,走时还不忘把赔礼捎上,正当几人跑至了大门,一白衣男子刚好出现,看着几人的狼狈轻笑一声。

    “化丹,也不过四大基础境之后的第一步而已。”

    几人看着白衣男子,稍一愣神,如同见到了瘟神般,更是慌张的离去,恨不得再生一双腿。

    “先生。”

    林家几人也是跟了出来,先是朝着白衣男子恭声问候一句。

    “嗯哪。”

    男子神色从容,眼眸中略带一丝调笑,看向几人中最小的那少年。

    “听说那赵家二小姐长得可是花容月貌,沉鱼落雁啊,小子你有福了。”

    “先生,您就别打趣我了,人家根本看不上我这种野小子啊。”

    少年苦笑了一声,连连摆手,说。

    “先生,不知道您那事如何了?”

    一旁的青衣老者问道。

    “等下说吧,我饿了,先吃饭,一边吃一边说。”

    男子顺着小道径直进了大厅,几人相视苦笑了一声,吩咐下人办置晚宴,便是跟了上去。

    “先生,现在能说了么?”

    青衣老者略带无奈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看着白衣男子狼吞虎咽如同饿死鬼一般,一旁的几人则是默然无声,对于这个身份神秘到了极点的先生,他们并没有多大的勇气面对,反倒是那少年放得开,学着男子一般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般将饭菜一扫而尽。

    “啊,久等了,真不好意思啊。”

    响亮的打了个饱嗝,男子没有丝毫风度的躺在椅子上,目光在大厅中扫了一圈,微微蹙眉。

    “你们下去吧。”

    见到男子这番表情,老者挥手示意大厅一旁的仆人退去。待得大厅中没有了外人,男子方才直起身,开口说道。

    “那九绝阴龙脉本是九品龙脉,这等神物几乎不可能出现在凡间,哪怕是在上界,拥有这等神物的都是当世最为顶尖的势力宗门,任何一个宗门获得这种品级的龙脉都足以一步登天,本来你们林家也应该如此,不过这九绝阴龙脉刚出世凝形时遭遇大能封印,虽说你林家先祖将其封印解开,但也伤到了它的本源,使这原本位列九品的完好龙脉,变成了碎龙脉。”

    稍稍顿了顿,接过少年递过来的茶杯,男子一饮而尽,看着几人紧张的神情,不由得一笑,接着说道。

    “九绝阴龙脉与九绝碎龙脉的差别,可不是那小小的一字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