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一人一桶

    更新时间:2018-08-09 19:05:28本章字数:2071字

    烈日高悬,没有一丝风声,猛烈的阳光,疯狂的汲取着天地间的水分。

    青石铺建而成的街道,虽然行人众多,但都一副死气沉沉的景象。

    “让让,让让!”

    一个拐角处,清脆的声音大声喊叫。

    “晦气!”

    “你小子能不能别大白天出来吓人?”

    拐角处的行人,一下子来了精神,各个如避蛇蝎般闪到了一边,同时手捂口鼻,咒骂不断。

    “有怪莫怪!”

    只见拐角处,一少年十六七岁,身材高大,一头黑发随意披散,身着粗布麻衣,满头汗水。咧着嘴,不好意思的冲众人笑了笑,而后推着一辆巨大的木车,迅速远去。

    一路上,没人不给面子。只要听到少年的喊声,别说是年轻人,就是年过九旬的老者也是健步如飞。当然,其中喝骂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少年不以为意,一如往常,大声提醒前面挡道的人群。

    “嘭!”

    一声闷响,少年心中一突,不算强壮的身体微微下蹲,轻易的拉住了疾行的木车。

    “月中秋,你是想撞死我么?”一个蓬头垢面,身材瘦小的青年,呲着牙,揉着额头喊道。

    少年原以为惹祸了,却不想对方是自己一个要好的朋友。“大壮,我还没说你呢,急着去投胎么?”

    来人虽然瘦小,但却名叫大壮,自幼无父无母,整天在街道上瞎溜达。虽然不务正业,但是为人却颇讲几分义气,和月中秋关系非常要好。

    大壮揉着额头,白了月中秋一眼,来不及说话,拉着月中秋就要跑。

    “小杂种,滚过来!”

    月中秋刚要询问,突然一道怒骂声传来。只见一个身形较胖的青年,带着两个跟班,急速奔了过来。

    月中秋剑眉微皱,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发白的大壮,心中已然明了。这个肥胖青年,名叫林乐,是镇上林氏家族的子弟,为人嚣张跋扈,颇有几分恶名。

    “你惹他了?”月中秋拍了拍神色不定的大壮,低声问了一句。

    大壮明显身体一颤,“我怎么敢惹他,我刚才路过,他非要让我学狗叫,给他们取乐。”

    “呦呵,是粪少啊!好久不见,上次的伤好了没?”林乐见是月中秋,顿时不屑的笑了笑。

    月中秋也不恼怒,很自然的笑了笑,并且稳住了一直想开溜的大壮。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暗暗摇头,这个林乐一向臭名昭著。依靠林家在永乐镇的势力,在加上自身的实力,让他一向无所顾忌,今天月中秋和大壮难免要遭殃了。

    大壮很了解月中秋,对方如此冷静,正是要暴走的前兆,“小秋算了吧,你斗不过他们。”

    “你小子倒是识相,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林乐随手丢下一块羊腿骨,一脸的戏谑之色。

    大壮脸色难看到了极致,最后不得不叹了一口气。

    林乐一脚踩在了羊腿骨之上,而后指了指月中秋,“有粪少在,这种事情何须你来做?”很明显,言下之意,是让月中秋扮狗。

    “这……乐少,还是让我来吧!”大壮一惊,就要挡在月中秋的身前。

    “唉!以前威名赫赫的少年,现在却要沦为这样了么?”

    “谁让他老爹消失了,后来又被家族赶了出来,本该离开这里,隐匿在山林之中,度此余生。”

    “那个男人么?真是虎父犬子。”

    周围的人群一下子炸开了锅,有惋惜慨叹的人,也有嘲讽,纯粹看热闹的人。

    “乐少的话听不到吗?还不滚过来?”林乐身边的两个跟班见月中秋不为所动,怒喝道。

    月中秋一脸淡笑,向前挪动了几步,“乐少真是好兴致,不知三位吃了没有?”

    林乐微微一愣,不知道月中秋所问何意。

    月中秋陡然脸色一变,深邃的眸子中冷芒一闪而没,“既然没有吃,那今天我做东,一人一桶,自己选吧!”

    全场人石化,就连林乐和两个跟班也是一样,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月中秋竟然敢如此。

    “你说什么?”林乐脸色铁青,冷声喝问。

    月中秋阻止了要将自己拉走的大壮,而后一字一顿的道:“一、人、一、桶!”

    “嘶!”

    围观的人倒吸凉气,这小子是疯了么?以为自己还是月家的少爷?难道是打击太大,失心疯了?这林乐可是小霸王,很少有人敢惹。

    林乐脸上的肥肉乱颤,“把这两个杂碎给我塞进粪桶,泡上十天十夜。”林乐恼羞成怒,他是什么人?一个被赶出家门的落魄少爷,也敢如此对他?”

    “好嘞!”两个跟班嗷唠一嗓子,他们早就跃跃欲试了。

    月中秋眸子中精光一闪,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两人知道月中秋早已落魄,随随便便两拳就轰了上来。只见月中秋身子猛然一沉,刚好避过了两个拳头。

    说时迟那时快,月中秋双臂一震,两个手掌直接向两人的脑袋上拍去。“啪!”两人距离很近,在巨力的作用下,两颗头颅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当场只觉头痛欲裂,直接栽倒。

    “这……”

    众人有些意外,月中秋虽然被外界传为草包,但是以刚才的情况来看,在同阶中,很难有人能战胜他。

    月中秋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乐少,是你自己过来,还是我动手?”

    林乐忍不住一颤,眼神中有一丝惧意,“你……你别乱来,上一次山哥……”他显然没想到对方真敢动手。

    林乐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到了月中秋急速放大的拳头,急忙举拳格挡。

    毫无意外,林乐直接被一拳轰飞两三丈远。但月中秋并未就此停手,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毫不犹豫的削了两巴掌。

    “你……”林乐又惊又怒,满嘴的血沫子,想骂却不敢出声。

    “你想干什么?”林乐浑身颤抖,因为他发现月中秋竟然提起了他,向着粪桶走去。

    “噗通!”

    “啊……月中秋,我要扒了你的皮。”

    月中秋对于林乐那杀猪般的惨嚎,视若罔闻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两个跟班也丢了进去。

    “呕……”

    “这……缺德玩意,什么不好玩,竟然玩粪。”

    “小子,你慢点,溅了我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