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独狼(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5:21本章字数:2264字

    “今夜午时,钟声敲过十二下之后,宝石维纳斯圣泪将不复存在。“

    天空上,飞散着一叶白纸,上面印着这行字迹,而最下方的署名,则是两个字:

    独狼!

    夜,很静。整个宁波市里,灯红酒绿,闪烁着祥和的气息,表面上,看似一个平静的夜晚。但在蒙蒙黑夜之中,却弥漫着一股不可抑制的压抑感,笼罩在黑夜中。

    城市中央地段,高耸如云的XX公司之上,那叶白纸黑字随风飘落到大楼的门前。那叶白纸和漫漫黑夜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对比,显得格格不入。

    高楼之下,聚集了很多的人,停着几辆警车,人们大多数是来看热闹的,都被警察隔离开来。

    但并不影响人们的心情,在警察的镇压下,人们开始了轰动起来。

    “听说偷天独狼的偷盗技术很高,这回,XX集团要吃大亏了,我敢打赌,维纳斯的圣泪今晚必定失窃。”一个头戴毡帽的干瘦男子冷眼看着XX集团的大厦,脸上浮现畅快之色,朗声笑道。

    “是啊,XX公司平时仗着店大欺客,欺骗我们消费者,现在被偷天独狼惦记上,也算他们踢到铁板了。”那名干瘦男子旁边的一位男子说道。

    “瘦猴,那好,我和你赌,赌金五万怎么样,我赌维纳斯的圣泪不会被盗走。”

    “哈哈哈哈哈,好,你就等着给钱吧”那个绰号叫瘦猴的男子轻蔑地瞟了一眼那个人,似乎很有把握。

    独狼,是全球一级杀手兼大盗,外号偷天独狼,在悬赏榜上高居榜首,赏金领先了第二名足足有一亿美金之多!不过,独狼所杀和所盗的对象,非贪污走私的,他绝不光顾,因此,在市民的眼中,独狼并没有成为人人辱骂的恶名。

    ……

    楼外热闹,楼内的气氛却显得很压抑。

    顶楼的办公室内坐着三人,显然,这三人就是XX集团的高层了。中间一个挺着啤酒肚的胖男子,五十多岁。此刻他满面愁容,本来皱纹就已经够多了,这一愁,皱纹像是挤在了一起般,苍老了几十岁,嘴上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另外两个人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没有中间那位那么愁眉苦脸,但也是阴沉着脸。

    三人都皱着眉,一句话都不说,气氛很是尴尬,竟然持续了几十分钟。挺着大肚皮的中年人叹道:“这可如何是好,这维纳斯的圣泪可值好几个亿,独狼一来,这块宝石十有八九会被盗走,那公司就亏大了。”

    “这样吧,我多派几十个保安去守住展台,怎么样?”

    “有用吗?”那个黑色西服青年人偏过头轻蔑的看了一眼这个人,继续道:“这块宝是我们是用来给大客户看的,宝石旁边,居然有几名保安,别人会怎么看这不是摆明了守卫吗?”

    眼看着时钟一分一分流逝,啤酒肚脸上的忧虑更凝重了,阴沉得都快挤出水来了。这维纳斯圣泪价值数十亿,若是丢失了,对他的集团可谓是丧骨之痛,简直比刮了他的骨还难受!

    “董事长莫着急,您有所不知,在下这次派出的人手,是澳大利亚著名杀手集团镰刀组织的s级杀手,而且是两名,量那个什么独狼在神通广大,也会有来无回。”刚才一直沉默的另一个高瘦男子突然发话,原本焦急的神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狡黠的冷笑。

    “是哪两名杀手?”肥胖董事长忽然笑了,吐了一口烟圈,问道。

    “神鹰组合,‘媚狐’墨鹰和‘狼神’。”

    那个董事长脸上笑容更甚,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很好很好,若是可以抓住偷天独狼,保住圣泪,这个月,我提拔做副董事,如何?”

    那人一听,喜出望外,连声说:“多谢董事长,多谢董事长!”

    ……

    “当当当——”深沉悠长的钟声敲了十二下,响彻在这片夜空中。这也预示着,午夜来临了。

    “呼!”

    一道劲风犹如利剑一般凌厉,将不远处的公园树木吹的东歪西倒的。在一幢幢大楼上,一道黑色的影子在房顶间穿梭而过,此人行动如黑夜中的夜猫,快如闪电。最后,他在离XX集团大约五百米距离的一幢楼房中停住了,他缓缓的整理了一下刚才被风吹乱的发丝,随即抬起头来,展现的是一张清秀的脸庞,只是目光如野兽一般。

    他,就是独狼。他是有名字的,复姓南宫,单名一个宇字。只不过随着一场场的杀戮经历,他早已不再以自己叫什么,只剩下一颗冷血的心。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可有可无。

    “XX集团,好久不见了,十年了,已经十年没来这里偷东西了,真怀念。今晚的维纳斯圣泪,我要定了。”南宫宇裂开嘴笑了,他的笑容很有亲和力,让人不自觉亲近。

    最后一个字落下后,南宫宇的身形变的模糊,化为一道残影掠过,好像一把利剑出鞘,直冲向XX集团的总部。

    不一会,南宫宇就跳到XX集团的顶楼,望向下面巡逻的保安,然后左手忽然甩出一把小刀,不远处的所有摄像头都崩碎了。南宫宇甩出去的那把刀,犹如出海游龙一般,势如破竹,贯穿了全部摄像头。

    南宫宇潜入了黑暗中处,眼神警惕望着四周,犹如狼虎。他知道,越是安全的地方就越危险,随时都要有危险,几十年的偷盗经验告诉他,时刻要谨慎,不然,只会死无葬身之地。清楚的记得,八年前,他去美国一家大型企业图一幅名画,就快成功时,南宫宇被偷袭,幸好自己速度快,否则,自己就永远在留那个鬼地方了。

    漆黑一片的通道处,隐约可见一道鬼魅般的残影,在不断穿梭着,凭着惊人的六识,南宫宇清楚预知到了这场拍卖会的入口所在。

    宴会的入口明显人流量多了起来,随处可见身着名贵西装的名媛绅士,他们都是江浙一带的上层富豪,一个个举止优雅,聚集在一起,在谈笑着。

    在这里,南宫宇不再需要伪装,看准了一个男的,装作一个绅士,将他拉到拐角处。

    “你是……”那个男子疑惑问道,他没见过南宫宇。

    “嘿嘿……对不起了。”南宫宇朝他和善一笑,然后忽然一个掌刀过去,切在那人的脖子上,那人闷哼一声,顿时倒地。

    可怜的人啊,一身名贵的西装尽数被南宫宇脱下来了,只剩一条内裤衩,呈“大”型躺在地上。

    穿戴整齐后,南宫宇笑着,然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南宫宇的脸部,正在细微的变化着,不一会儿,就改变了他的整个面容,和那个扒光的男人如出一辙!

    然后,南宫宇假扮那个人,从容地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