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为爱私奔(2)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1:22本章字数:2058字

    第38章为爱私奔(2)

    古往今来,身处热恋中的男男女女,常常喜欢说一些不着边际的昏话........

    他们一会海誓山盟,一会赌咒保证,仿佛自己是全天下最最真诚、守信的人.........可是,一旦热度退去,那些海誓山盟,常常会变成一堆泡沫,慢慢就破灭了!

    现在,阿刚和雪云也正处在高烧四十度的热恋之中:

    “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我发誓!如果没有兑现承诺,天打五雷劈!”

    拥抱着柔软的小姐,阿刚不住地亲啊亲。雪云在他的亲吻下就要融化了,乖得像个小绵羊,任凭他折腾........阿刚心里乐开了花!

    “没想到,老板交给他的这项任务,不光有奖金,居然还给他这么一个好机会,和大小姐亲近、睡觉。”想到这里,阿刚信誓旦旦的对雪云说。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开始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为雪云描绘美好的未来,想象着一家几口人,其乐融融的欢乐情景.........虽然这些他能不能做到,连自己都没有底。可是,他还在漫无边际地夸着海口........

    “总之,将来我要挣比你爸爸更多的钱,让你过上人上人的好日子。”末了,阿刚说。

    听着听着,雪云的眼睛放着光彩。

    眼前的阿刚,是她婚姻受挫后唯一能抓住的男人。他爱自己,要和自己相守在一起,一生一世不分开........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好景不长!

    春节才刚过不久,雪云就出现了嗜睡,食欲差,不思茶饭,整天人无精打采;再后来,清晨起床,常常没来由的呕吐,每月该来的月事,也不来了。她知道,自己有了身孕。

    心情焦躁的雪云,便找阿刚商量对策。

    阿刚也很慌张。

    毕竟年纪轻,对生孩子,当爸爸这种事,他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他本来以为,两个人亲一亲,抱一抱,睡一睡,就是爱情了。现在,一个小生命孕育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也就在两个年轻人,像没头的苍蝇,不知如何是好时,大人们也开始有所察觉了——

    雪云看阿刚的眼神,总是像有很多暧昧的内容在里面,常常脸红;

    阿刚吃饭时,总会不时瞟向对面的雪云,大眼睛放着光芒........

    眉目传情,这种恋人之间最常发生的小把戏,从扬州回来后的顾钱和史学琴,很容易就发现了!

    “怎么办?”一天晚上,看出端倪的史学琴对顾钱说。

    “都怪你!想出这种破点子,将来说不定连你女儿都要被阿刚这个小赤佬给拐跑了!”顾钱也十分生气。

    实事求是地说,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父亲,基本不怎么关心教育这些孩子,只想着如何赚钱。

    “现在说这些都晚了。你赶紧想想办法吧。”史学琴央求道。

    “当务之急,是先把这两个人分开!分开了,就好办了。”还是顾钱点子多。

    “这样,我来调走阿刚,你来做雪云的工作。”顾钱说。

    “好的。”史学琴答应了。

    ……

    为了支开阿刚,第二天顾钱便要阿刚去他的公司办公室。

    “吴刚,前段时间,你任务完成的很好,这说明你很能干。现在我交给你一个更加重要的任务,做好了,我要提拔你!”

    “老板,谢谢你的栽培。”听说老板要提拔自己,刚刚走进老板办公室的阿刚,心情也很激动。他猜测,或许是老板看自己办事得力,要培养自己呢。

    “今天先跟着陶副经理,到公司去熟悉一下销售部的工作。”顾钱说。

    “好的。”阿刚高兴地来到了销售部,熟悉工作。销售部比在车间干活,真是舒服多了。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忙碌的时候,也就是点一点产品,做一下统计.........他按照陶副经理的安排,住到了销售部边上的一个单人房间。

    这样的好日子,才过了一周。顾钱又把阿刚叫到办公室交代任务。

    “工作熟悉了?”顾钱问。

    “是的,老板。”阿刚笑着点头。

    “那好,收拾一下东西,今天下午跟着陶副经理到北方出差,推销一下咱们公司的油漆产品。时间大约三个月。”顾钱说的像是真的一样.........

    “可是..........”刚才还很兴奋的阿刚,有些犹豫了。雪云怀孕了,自己不在身边,万一有什么事情,怎么办?雪云肯定不会同意自己离开她的。想到这里,他便说:

    “老板,最近我身体不是太好,是否容我恢复后再出差?”他想以此来拖延时间。

    顾钱听了十分不高兴:

    “让你出差,是看得起你,重用你,你推三阻四的,是不是翅膀长硬了,不听我的话了?”

    “不是的,老板。我确实是因为身体原因去不了。”阿刚辩解道。

    “既然如此,你给我马上滚蛋!”顾钱一改前面请阿刚去劝说女儿时的和蔼可亲模样,凶神恶煞。

    看到老板变脸如此迅速,精明的阿刚,这才知道,自己着了老板的套...........

    “他女儿绝食问题解决了,我对他也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这分明是在赶自己.........”

    灰溜溜地阿刚,便回顾家取自己的衣服。

    雪云见状,便质问阿刚:

    “为何要离开我家?难道你不爱我了?”

    “老爷不知怎么回事,为了一件小事,就朝我发火,要赶我走!我不走怎么办?”阿刚也很沮丧。他本来幻想着,做顾家的女婿来着,谁知雪云好了没多久,顾家就赶他走...........

    雪云听罢,哭哭啼啼地拉住阿刚的衣袖说:

    “你走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没有你在我身边,我该怎么生活?”她泪眼婆娑,哭成了泪人。

    “要不,我们一起逃走,回你们武进乡下?”她拉着阿刚说。

    “你怎么去?再说我也没有钱养活你这位阔小姐啊!”阿刚说。

    “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只要跟着你,什么苦我都能吃的!”雪云擦干眼泪,坚定地对阿刚说。

    此时的雪云,比阿刚表现的更坚强。

    “”明早6点多,你叫一辆车在路口等我。今晚,我准备一下衣服,再带上首饰,明天我们一起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