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她是谁(2)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1:23本章字数:3098字

    第44章她是谁?(2)

    阿梅见阿刚愣在那里,似乎不知说什么好……嘴巴蠕动了几下,又抿紧了。

    她没有说话,自顾自地走进他们的出租屋……

    “你这是……要干什么?”

    阿刚有些担心。跟着她走进屋里。

    屋里光线昏暗……

    10多平米的房间,显得很狭窄。床上的雪云,还是一动不动的躺着。

    阿刚看了一下正在睡觉的雪云,心里稍稍放下了心。

    他担心阿梅跑到这里来闹事,担心阿梅当着雪云的面耍泼骂人,也担心她和雪云打起来……

    毕竟,一个为自己抛弃了父母富裕的家庭,怀了孩子;另一个是自己小时订的娃娃亲“未婚媳妇”。他夹在这两个女人中间,很是为难。

    “我来帮你料理家务啊。”阿梅笑笑,自顾自的收拾起房间来。

    她弯下腰,去捡地上的脏衣服。紧裹在她身上的衣服,在她弯腰时,裸露出了她饱满的腰……那是做过许多农活,经常劳动的结实的腰!它不像雪云的腰那么纤细,而是壮实。

    她站起来,走到床边去拾床上乱扔的脏衣服,丰满的胸一颤一颤的,颤得阿刚心里晃悠悠的……那是常年劳动,锻炼的身体健壮的农村姑娘,特有的胸,让人看了,就会产生种种想法……

    自从雪云怀孕后,阿刚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

    是雪云不让他碰,怕把孩子给碰掉了;

    他又没钱到外面花钱找女人……

    现在,这么一个身材丰满的“未婚妻”,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怎么会不把他的欲火勾出来?

    阿刚盯着阿梅看了一阵,感觉喉咙一阵干渴。

    他吞咽了一下吐沫,赶紧将目光扫向雪云……还好,雪云还在睡觉。

    阿刚是见过世面的人了。

    他都把老板的女儿给睡了,他什么没有见过?

    像阿梅这样的女孩,村子里面一抓一大把……想到这,他努力抑制住内心的欲念。

    ……阿梅自小吃苦,所以根本不怕苦。

    阿梅自小跟着母亲带弟弟,收拾房间,做饭,喂猪,割草,什么活都会干。

    她生来是一个勤劳、贤惠的女孩,跟着母亲学会了各种家务活。

    所以,眼前的这个小房间,她没用多少时间,就把它们归置整齐了……

    接着,她抱着装满衣服的脸盆里,出去洗衣服了……

    见阿梅没有和自己争吵,也没有和雪云闹腾,而且还帮自己干活,做家务,阿刚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赶紧烧了一壶水,放在煤球炉上。接着,出门去看阿梅。

    走出大门,只见阿梅正就着水龙头在洗衣服。

    她坐在一个小板凳上,背对着自己。鼓鼓囊囊的屁股,显得圆圆的,肉肉的。

    她手上握着一个棒槌,不停地敲打衣服,不一会,几件衣服就洗好了……

    接着,她三下五除二地拧干了几件衣服,把它们挂在了竹竿上。

    “阿梅,谢谢你。”阿刚感激地说。

    刚逃离顾家时,雪云什么也不会做。后来,虽然努力学习做着这些粗活,但总是显得力不从心。阿梅简单几下就洗好的衣服,要让雪云去洗,那还不要折腾她几个小时才能做好?阿刚想。

    阿刚发现,穷人家的女儿,自有穷人家的长处。她们能吃苦,不怕苦,而且生活本领强。不像雪云这样的大小姐,生活能力太差了,家务事,做起来,简直像是要她的命一般,苦不堪言。和她一起生活,自己还真是感觉很累很累……

    “唉,画上的美女,只适合放在画上欣赏。一旦走下凡俗人间,美女就一点也不可爱了。”阿刚想到这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雪云不就像那画上的美女吗?只适合远观,不适合近处。

    “谢什么,这些事,我天天干,一点也不辛苦。你干什么那么客气。”阿梅说。

    “阿梅,这次你来上海,不光是为我和雪云来做事的吧?”阿刚问。

    他隐隐约约的感到,阿梅来上海,和家里的大人有关。

    自从他和雪云好了以后,脑袋一直昏沉沉的……

    他陷入了男女情爱的最初阶段——狂热,忘乎所以……除了爱情,其他什么都不想了,都不想要了……仿佛这个世界,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可是,慢慢地,他清醒了。

    清醒以后,他就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头脑发昏,一下子走的太远,不仅把雪云睡了,还把雪云拐跑了。

    这样的事情,估计搁在哪家人家,都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可当时,他们两个头脑都发昏了,都没有想到更多的将来,只想着相守在一起……

    相守是什么?

    相守是睡在一起?还是生活在一起?

    这两件事,好像不是一回事。他们以为,相守就是男欢女爱,就是睡在一起,就是如胶似漆……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生活在一起,会那么的难,难到想放弃,想退缩,想当逃兵了!

    现在,一桩桩,一件件人间生存之事,摆在了阿刚面前:

    钱,很少很少,不够两人开销;

    家务活,很多很多,雪云怀孕了,必须自己干。可自己这个大男人,在工厂苦了一天,回家就想休息……回到家里,却是雪云的抱怨和一大堆干不完的家务活……

    几天时间,还可以应付一下……如果,今后的日子,每天都是这样过,那,不是要了自己的命吗?何况再添一个小婴儿!

    人都是自私的。

    每个人做事情,都会考虑利害得失的。

    如果需要付出,就回想到,有没有回报;

    如果自己要为某件事吃苦,那么,自然就会想到,这次吃了苦,下次,就应该得到一点好处吧!

    不仅要无偿付出,而且什么好处都没有的事,一般也没有人愿意干。

    阿刚就是历来都把利害得失算的清清楚楚的人。

    他喜欢雪云,也是想着得到的。

    他想得到顾老板的认可,成为顾家的女婿;

    他想成为顾家的一员,从此享受顾家财富,过上富裕的生活;

    他想靠着顾家这个大靠山,缩短自己从贫穷到富裕的奋斗时间,一步迈入有钱人的生活……

    可是,如意算盘全都落了空!

    他本以为,得到了雪云,就捏紧了进入顾家的筹码!

    他本想,睡了雪云,有了孩子,他就是名正言顺的顾家女婿!

    现在,顾家对自己痛下杀手,就是把自己送到监狱,也不认这个女婿……

    雪云为了自己,不惜和顾家闹僵,他们不仅拿不到顾家的一分钱,还要让阿刚自己贴钱,贴劳力……

    这种事,不是亏大了去?

    阿刚越想越晦气,越想越郁闷。

    自己怎么就当时头脑发昏干出了如此不合算的事情呢?

    问题是,事情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顾家的大小姐已经被自己拐跑了,跟着自己……

    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们的事情了……

    难道,自己就真狠得下心来,半途把雪云扔掉?

    这种事,像他这样的精明人,是做不出来。

    因为,这样做的话,他所背负的社会舆论和谩骂,要比他和顾家大小姐私奔的事更可恶,那是挨千刀万刀也不嫌重的罪孽啊!

    写到这里,读者们终于看明白了吧……

    阿刚喜欢雪云,是有条件的,是暗含着赌约的。他赌顾家为了脸面,为了女儿,会忍下这口恶气,认了自己这个女婿。这样,他的一切目标都可以达成。

    没想到,这个精明透顶的顾老板,即便是牺牲女儿,也不认他这个穷女婿……这样一来,阿刚打的赌,便是真正的输了!

    没有顾家女婿的身份,雪云对他而言,就是个累赘,是个包袱,是个烫手的山芋……他绝对不会为了虚无缥缈的海誓山盟,与雪云白头偕老,相守终生!

    什么时候离开,以什么理由离开,只需找一个合适的,脸面上说的过的理由而已。

    至于雪云,他觉得没有义务,也没有能力养着这个傻女人……

    他首先要活着,其次要很好的活着。如果不能很好的活着,那么,他会毫不留情的甩掉包袱……

    对于阿刚来说,甩掉雪云,在他心里已经成了定论。只不过,考虑到社会舆论的厉害,他要为自己找一个体面的借口,使自己不要背负那么多的骂名而已……

    阿梅的到来,成全了他,给他找到了最好的借口……

    “是啊!”阿梅停了下晾衣服的手,眼睛很有意味的看看他。

    “我是你未过门的媳妇。你爸爸妈妈,让我来接你回去拜堂成亲……”说到这里,阿梅的脸红了。

    “你想什么呢?你看我现在这里一团糟,你还来给我添乱?”阿刚说话有些不溜了。

    回家拜堂成亲,就是要放弃雪云……

    “你让雪云哪能办?她还怀着我的孩子呢。”阿刚说。

    “要不,你把雪云也带回咱们家吧。她生得孩子,我来养。”阿梅爽快的说。

    来时,她就盘算好了。

    雪云怀了孩子,她负责养;她会把雪云的孩子,当自己的亲骨肉一般疼。生完孩子的雪云,愿意回自己顾家,就回顾家,不愿意回顾家,就留在他们家,她会像对自己的姐姐一般来关心她,尊敬她。只要,让自己和阿刚成亲……

    她的想法,虽然幼稚可笑,但也体现了一个农村姑娘的善良与朴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