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订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1:23本章字数:3169字

    第55章订亲

    从这天过后,六六,也就是许刘,整天缠着妈妈,要把美丽娶回家。

    “妈妈,我喜欢美丽,你把她娶到我们家来做媳妇吧。”一天吃午饭时,许刘突然和妈妈说。

    “你这孩子,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事?你还小,今年才16岁。况且,以后是在国内上大学,还是在国外上大学,都还不知道。”刘太太说。

    “美丽哪里好?”刘太太又问。

    “她长得漂亮呀!”许刘想了想说。

    “她聪明呀。她的学习可好了。”许刘又说。

    “还有呢?”刘太太问。

    在刘太太的心目中,希望将来为儿子找的媳妇,要贤惠和能干,能够帮儿子的事业出谋划策,还能帮他摆平各方面的关系。其实,潜意识中,刘太太希望找的媳妇,就是要像自己这样:

    有知识,有家庭背景,有上层社会的人脉,还要会打理方方面面的关系,为儿子的升官发财营造良好的空间。

    顾美丽,方方面面都不错。聪明,高智商,一点就灵,一说就透。和她说话,不费力气。不像她妈妈史学琴,还有那个春兰,她们的脑子是笨了些。

    顾美丽,也长得漂亮。那双眼睛,简直就像会说话一般。大眼睛眨巴眨巴,一个点子就出来了……

    只是,刘太太总觉得顾美丽,离自己要求的媳妇的标准,还差那么一点点……这一点点,究竟是什么,她还没有想透。所以,当儿子许刘缠着自己,要娶顾美丽时,她是犹豫不定的……

    晚上睡觉时,她在床上,和丈夫许一说了这件事。

    “亲爱的,你知道吗?你儿子真是长大了,居然想到要娶媳妇了……”刘太太靠着床头,对丈夫说。

    许一正在看文件。一大摞文件,都是着急着要处理的。

    随着战事的展开,民国政府逐步撤向西南大后方,许多物资、机器、人员都要向这边撤过来。目前的交通,主要靠水运。几条水路运输线的运输量,已经接近饱和……他眼下看得文件,就是各地要求提供具体撤退时间,物资运输时间……

    真有点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样。

    过了好一会,许一才抬起头来问:

    “儿子十六岁了,想娶媳妇也正常啊!”

    “我们十七八岁,不都远渡重洋去国外学习了吗?”许一说着,用笔在一份文件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放到了自己床边的床头柜上。

    “儿子有没有和你说,看上哪家姑娘了?”许一问。

    “顾美丽。”刘太太兴致不高的说。

    “好啊!美丽这丫头我喜欢。聪明,灵光,小神童哦!”许一高兴地说。

    顾钱和自己是生意伙伴。

    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他的油漆生意真是不要太好。

    钱,也大把的赚了回来……顾钱是个会做生意的精明商人,以他现在的身家,把女儿嫁给许家,许家也不掉价。不仅不掉价,将来还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

    自古以来,官商结合,官商一家,就是这个道理。

    官家大权在握,商家金钱开道。赚了钱,大家一起分,一起花……相反,光是商家自己干,估计一辈子也发不了大财。为什么呢?这里的猫腻太多了。

    所有的资源,所有的通道上,都有官家把着呢!商人不留下买路钱,就想着自己偷偷发财,那是门都没有的!官员又不傻。要不,费那个力气当官做什么呢?

    可是,光要靠官家,也是发不了财的。虽然官家有权,有资源,但必须通过商家才能变现为金钱。没有商家的运作,一切都是空的……

    想到这,他就对夫人说:

    “亲爱的,我觉得你儿子不简单,小小年纪就能看人识人了。顾美丽这丫头,我也喜欢。”许一说。

    “何况,还有她爸爸顾钱呢!顾钱可是个精明的资本家啊!我们是看着他起家的。才几年功夫啊……”许一说。

    “一官一商,一文一武,多合适啊!将来,你就闭着眼睛在家数钱吧!”许一笑着说。

    “你可真会开玩笑。”刘太太也笑了。

    她不得不承认,现在两家如果能联姻,那么优势互补,强强联合,在四川这个地面上,就不会害怕什么人了!

    “好是好。我就是觉得顾美丽,有些爱较死理,太认真。”刘太太终于说出她的担心。

    “才十五六岁的孩子,没成型呢。你别想太多。”许一继续看着文件,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刘太太说着话。

    这件事,经过晚上的一番商议,刘太太还就当真了。

    她在许一上班走后,自己在家又仔仔细细的盘算了一天,把这件事的前后左右,里外上下,全都想了一个遍。最后的结论是:

    “许顾两家联姻,是一着绝对高明的好祺。”

    于是第二天,她给史学琴打了一个电话,约她到家里来喝茶。

    史学琴赶紧坐着小车赶来了。

    现在美丽上学是住校,一个星期接一次。家里只有离得近的春兰,放学时需要接一下。

    “刘太太,一定有什么好事吧?”见到刘太太,史学琴就笑盈盈地问。

    这次,她给刘太太带来了一块翡翠。

    这块翡翠,是在一家古董店里淘的,史学琴花了十块大洋,买了下来。

    “这是我淘的翡翠,不知您喜欢不?”史学琴问。

    翡翠是红黄白相交的那种,对着亮光看,里面层次很多,色彩也很好看。它被工人打磨成一块心形项链的挂坠模样。煞是好看。

    “谢谢你啊,顾太太。交乖好看呀。”

    刘太太兴奋极了,接过翡翠,反复把玩欣赏,眼睛亮晶晶的。

    “刘太太,您就别客气啦。我们家顾钱,天天都在家念叨你们家的好呢。还要感谢你们为顾钱生意牵线搭桥呢。”史学琴的态度很诚恳。

    “啊呀,就别那么客气啦。大家都是一家人嘛。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来来,你快坐,我正好有事要找你呢。”刘太太说着,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哦,有什么事,我们能够帮你们做的,一定全力以赴。”史学琴诚惶诚恐的说。

    “是这样。”刘太太望着史学琴开始讲起她的心事。

    “你看,我们家儿子许刘,今年已经十六岁了。虚岁十八……你们家美丽呢,也有十五岁了。虚岁也十七了……我家儿子,对你们家美丽印象很好。他蛮喜欢她的。”刘太太说。

    “他们小学都是在上海的万竹小学上的学。现在,又都在成都的石室中学一起学习……对了,他告诉握,他们俩还是同班同学。”刘太太说着说着,就又笑了起来。笑容里多了一些其他的意思在里面。

    史学琴再笨,这时也明白了刘太太的心思。

    “哦,我们家美丽如果能高攀上你们许家这个官宦人家,那是她上辈子修来的好福气啊!”史学琴说。

    她说的确是也是真心话。

    顾钱的上上代,都是艰苦创业的底层劳动者。到了顾高这一代,好不容易在大上海立住脚跟,成立了这个油漆公司。后来,在顾钱的手中,越做越大,做到了现在的规模,成为一个资本家,也已经是到了极限了。和许家比,顾钱就算是个暴发户,没有什么根基。

    自己家里,虽然也有些钱,但是论根底,论资源和人脉,都远远不如许家。

    而许家,那是世世代代为官,在官场上人脉丰富。加之学历高,喝过洋墨水的……

    那真是无法比的。

    现在,如果和许家结亲,这不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还是什么?

    “只要许家喜欢美丽,就行。”史学琴心里思忖。

    “好呀,既然你这个妈妈不反对,那么,你就帮我们把话带给顾钱,看看他是什么意见。如果没有意见,咱们择一个良辰吉日,把这两个孩子的定亲仪式给办了。这也算了了我们的一个心事。”刘太太笑着说。

    “这个没问题。我今天回去,就和顾钱说。”史学琴说。

    回到家中,吃晚饭时,史学琴简单的把刘太太的话,告诉了顾钱。

    “什么,六六看上美丽了?那春兰怎么办?”顾钱想到了春兰。

    一般来说,家里娶亲或结婚,都是一个接着一个来。

    现在,春兰还没有婆家,妹妹美丽的婆家倒搞定了!

    “春兰长得又不难看,而且,比她姐姐心眼活。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史学琴说。

    “那我就没有意见。和许一成为亲家,这本是也是一件大好事嘛!”顾钱终于抬起头来,认真地说。

    “那好。我和刘太太来操办这事。”史学琴自告奋勇的说。

    自从丈夫来到四川后,生意火爆,她郁闷的心情变得好多了。现在,两家又要结亲,这不是亲上加亲吗?

    经过反复商议,刘太太和史学琴,决定举办一个家庭聚会,把亲朋好友都请来,然后在聚会上为这对孩子,举办简单的定亲仪式。

    时间。刘太太拍板,1938的元旦。

    地点。也由刘太太拍板,在一家高档酒店……

    ……

    在这件事中,许一是一个清醒的追求者;两家父母,是清醒的利己主义者;只有美丽,还对此没有任何概念。

    她听她妈妈说了这件事,不置可否。一来,她对六六没有坏印象。二来,她觉得现在自己那么小,还不应该考虑这个问题。

    可是,大人们已经不会给他们长久的思考空间了。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让两家子女以婚姻接盟,从而延续和传承他们的事业和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