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0章意料之中(2)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1:25本章字数:3502字

    90章意料之中(2)

    周末回家,父母的脸色都很不好。他们像是小心掩饰着什么,又不由得想说什么。

    “美丽啊,在学校学习怎么样啊?”顾钱吃饭时问着美丽。

    “嗯,一切正常。对了,我在学校外文系举办的英文演讲中,还获得冠军呢!”她兴奋地说。

    “哦。”顾钱听了,反应很冷淡,对女儿的成绩没有什么惊喜,显得漫不经心。

    自从亲家刘太太打电话告诉顾钱,她儿子在英国又有新的相好的一事后,顾钱和史学琴,都很生气。他们既不好意思向刘太太发作,也不知道如何和女儿说。

    “都是美丽这个丫头作的。她如果不考这个金陵女子文理学院,老老实实和许刘出国,不就没这些事了吗?男人身边,是要有女人照顾的。美丽不在他身边,其他女人,不就乘虚而入了?”顾钱和史学琴说这件事时,愤恨的对老婆说。

    “唉,这个许刘也是,才出去多长时间,就提出分手,这也太快了吧!”史学琴埋怨道。

    “你看我们家的三个女儿,一个比一个作,真是要气死我了!”顾钱说。

    他向来看不上女孩子。但自从这三个丫头长大以来,一个比一个能折腾,不光折腾他的钱财,而且还奇事百出,搞得他经常被人在酒桌上奚落。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了?是不是在为六六退婚的事犯愁呢?”顾美丽见两位长辈沉闷寡欢,便直接把问题挑明了。

    “怎么,你知道了?六六写信也和你说了?”史学琴问。

    “是的。我收到他的信了,他把一切都和我说了。说是遇到一个会做饭的女孩,很关心他,帮她料理家务,他们就到一起了,同居了。”顾美丽说着,依旧大口地吃着饭菜。

    “哦,你已经知道了,难道你一点都不伤心难过?”史学琴问。

    “妈妈,天要下雨,许刘要嫁人,这是事实,伤心有什么用呢?”顾美丽笑着对他们说。

    “你这丫头,脑袋里都想着什么呢?这么看得开?当初你姐姐雪云,就是因为历家的退婚,才闹了个天翻地覆的。你二姐春兰,也是因为费礼变心,才头脑发昏,跑去杀人的。你倒好,蛮看得开啊!”顾钱有些惊诧的看着顾美丽。他仿佛不认识眼前这个女儿了!

    都是一个爹娘养的,为什么,这个老三,她想问题就和两个姐姐不一样呢?顾钱心里想。

    “爸爸,我是这样想的。”顾美丽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嘴里嚼了好半天,又就了一口饭,吞咽下去后,放下筷子,慢条斯理地说了起来。

    “爸爸,妈妈,六六哥虽然和我很熟,和我们家也很熟。他还和我在小学和中学做过同学,他对我也不错。不过,我对他,却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当年订亲的事情,也主要是你们大人在热闹。那时,我也小,也说不上话。”顾美丽说。

    “订亲就订亲吧。我当时想。反正我还小,等我长大后,还不知是什么样子呢。这是我当时的想法。”顾美丽说。

    “六六去英国时,他是让我跟着去的。他想让我在国内和他结婚,然后到国外住在一起,好互相照顾。但我没有答应。因为我想上女子文理学院。这是我在中学时就确立的目标。我不想因为他去英国上学,就放弃自己的目标。”顾美丽目光坚定地对二老说。

    “幸亏我没去吧!如果我跟着去了,在英国被他甩了呢?那我不更倒霉了?”顾美丽自嘲的说。

    “所以,他出国了,另找一个了,退婚了,我都无所谓。”顾美丽说。

    “孩子,你真是这么想的?”史学琴有些不相信的问。

    “当然。我可不想成为别的男人的附庸,我要做一个有用的人,自食其力的人。不仅如此,我还要去帮助别人,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顾美丽眼光中流露出自信的神采。

    看来,这个老三,真是和前两个女儿不一样。

    顾钱望着这个能干、聪慧、美丽的女儿,心中不由得一动。

    他到现在还忘不了大女儿望着自己决绝的表情。

    他实在想不通,自己的女儿,为了一个没钱没本事的男人,居然敢和自己的爹翻脸!就这还嫌不够,还要跑到报社去登个狗屁声明,彻底和自己脱离关系!她的脑袋里真不知在想什么……

    他到现在也忘不了,见到二女儿自杀的遗体时的痛苦情形。

    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为了费礼,胆小的她,竟然敢于杀人,然后再捅死自己……

    这两个女儿,一门心思想得到她们追求的男人,最后没有得到,把性命也搭上了!

    所以,当他听刘太太说许刘也退婚时,他是担心害怕的。害怕家里再出一个“疯子”……

    没曾想,这个三女儿,这么镇静。而且对这件事,也不慌张,反而很沉着,沉着的出乎他们的意料。

    “好。你能这么想,我们就放心了。美丽,你长得这么漂亮,还是大学生,你的条件在女孩子中,是顶顶好的了。许刘退婚了,世界上的好男孩多的是,下次找的男朋友,肯定比这个许刘还要好!”顾钱总算放心了,边笑着安慰美丽。

    “是啊,孩子,在三个女孩中,还是你脑筋清爽,遇到问题不慌张,冷静。”史学琴也夸奖美丽道。

    再看美丽平时吃饭睡觉都和平常一样,神情也很平静,自此,两个大人就逐渐放下心来。

    顾美丽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

    该学习学习,该休息就休息,该玩就玩。

    她这时真是觉得敬菱的想法有一些道理了。

    有一天,她和敬菱从图书馆自习回来。

    月亮很圆。

    浑圆的月亮像个大银盘,高高挂在天幕。

    四周寂静无声,每个教室和宿舍,还亮着灯……一个个窗口里,一定是那些勤奋学习的学子在用功努力,又或者是在宿舍嬉闹玩耍……

    “敬菱姐,我仔细想了想,我觉得你那天在宿舍门口讲得一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美丽和敬菱说。

    “这不是道理。而是事实。”敬菱说。

    “你仔细想想,为什么,大家都是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后,差距却那么大?不就是因为男人有学识,有工作,会挣钱吗?不就是女人没文化,没有本事养活自己吗?说白了,女人这么软弱,就是因为生活上必须靠着男人。她们就变成了附属品,就没有了尊严,沦为接宗传代的工具,家里的财产。”敬菱说。

    “可是,你看我们学校很多老师也结婚了啊?她们不是有文化,有知识,能自食其力了吗?她们还是结婚了。”顾美丽说。

    “那你为什么就没有看到吴怡芳校长没结婚吗?”敬菱说。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就看你想追求什么,你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想要什么?”敬菱说。

    “结婚,说白了,就是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搭伙过日子。可是,婚姻的风险就在于,你找的那个搭伙过日子的人,是不是你心目中想要的那个人!很多人结婚以后才发现,自己找错了人,那时,生米煮成了熟饭,只能勉强度日。一生就那么浪费了过来。平平庸庸,一事无成。”敬菱说。

    “我的目标是非常明确的。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是要成就一番事业的。我不想让家庭来妨碍我的事业。你想啊,如果你喜欢了一个人,你就想为他付出,为他奉献……那么,你自己的生活目标呢,不就要完全受到影响?”敬菱说。

    “那么,敬菱姐,你真的打算这辈子一个人过?”美丽问。

    “当然。”敬菱毫不犹豫地说。

    “那你是怎么看待婚姻和家庭的?”敬菱问美丽。

    “我嘛?过去年纪太小,根本没怎么想。这次收到许刘的退婚信后,我便开始想这些问题了。”

    美丽望着浑圆的月亮,若有所思的想。

    “也许是文学作品读多了的缘故,不知为什么,我对爱情,还是很向往的。作为一个女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不经历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情,不爱上一个英俊的男子,似乎很遗憾啊!”顾美丽说。

    “女人和男人,在身理构造上不同,在心理情感上,也有许多不同。老天爷把我们塑造成为个女人,不去体验一下爱,那简直太可惜了。我要是喜欢一个男生了,我肯定会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听他讲述绵绵情话,听他回忆过去的往事……这是一种享受,为什么不尝试,而放弃呢?”顾美丽说。

    “难道,有事业的女人,就不能有爱情?难道想独立,就不能去爱别人?我总觉得,你的这个论断有道理,但不符合人性!”顾美丽说。

    “你这个小丫头,还知道什么叫人性?你倒和我说说,什么是人性?”敬菱姐问。

    “人性,就是生而为人,与身俱来的那些东西啊。比如说真善美,假丑恶什么的,再比如说,爱恨情仇,生离死别时,人类所具有的情感。我就不相信,你见到英俊的男人,不想再多看几眼?你见到制作精良的衣服,不想买下了穿一下?”顾美丽说。

    “哼哼,我对男人,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从心里就瞧不起他们。在我看来,女人才是这个世界上的优等生物,她们勤勉,忍耐力极强,她们无私,舍得奉献……如果能够把女人的聪明才智全部用在事业上,我相信,那些男人绝对不会是她们的对手!”敬菱说这话时,眼睛望向远方。

    敬菱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女权主义者啊!

    不过,敬菱比一般的女权主义者更加极端……

    一般的女权主义者,只是追求男女平等。诸如19世纪末妇女解放运动第一次浪潮的焦点,就是要求男女平等,享受公民权、政治权利,反对贵族特权、一夫多妻,争取家庭劳动与社会劳动等价、政治权利同值……而敬菱,索性从骨子里就蔑视男人,把他们当做低于女人的物种!这是一种多么大胆的思想……

    夜晚的这一刻,不知为什么,在美丽心中印象很深……

    许久许久以后,当她在美国见到敬菱姐时,她终于明白,这个女强人,为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事业,放弃了爱情和一切,就那么义无反顾地向前走,的确也获得了很大的成就。直到去世,她一直单身,从未和男人有过亲密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