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凤凰涅槃

    更新时间:2018-08-09 19:56:30本章字数:2008字

    无边无际的黑暗里,萧如玉终于松开了手。

    自己大抵是已经死了。

    醒过来的时候,正是深夜,而这里,是一片竹林。

    萧如玉站了起来,踉踉跄跄,月光霰漏进来,映在她身旁的水潭里。一个皮肤白皙身量瘦弱的少女豁然倒影在水面上。

    这,这根本就是陌生之人!难道自己,借尸还魂了?

    堂堂礼部尚书嫡女,被赞为燕国才貌无双第一人的萧如玉,竟然会被自己的夫君、庶妹联手害死!

    呕心沥血助他平步青云,到头来,他竟然与自己的庶妹珠胎暗结,翻脸无情除掉了她。死去之前,她已然听到了户部侍郎章远和礼部尚书二小姐萧月莹定下婚约的消息。

    枉自己自诩才情,却为别人做了嫁衣裳。

    既然天命有归,让自己涅槃重生,那就拭目以待好了。

    在竹林中约摸走了一刻钟,萧如玉才略略看见了林子的尽头。

    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在这寂静的竹林中显得格外清晰。有人!萧如玉迅速的藏身在了一株茂盛矮小的竹丛里,透过缝隙向外看去。

    月光下,竹林前的蔷薇花丛旁,一个白衣男子跪倒在地上,他一手撑地,一手紧紧攥着蔷薇花枝,血流不止却浑然不觉。虽然长发披散下来半遮住了面容,但是窥得半分已觉得他俊美无双,隐有风华绝代之姿。一个玄衣男子站在他身前,面容冷漠,通身贵气逼人。

    “宁王世子考虑的如何了?”玄衣男子低下头,目光冷冷的看着白衣男子,萧如玉捂住了嘴,这狼狈不堪的,竟然是宁王世子,世有战神之称的南宫烈。

    宁王世子南宫烈,十岁上阵杀敌,所向披靡,战无不胜,遂有战神之称。传闻宁王府有一支隐卫军,忠心不二,武功高强,陛下对此十分忌惮,于是以爱其才华为由将南宫烈留于京城。这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

    让萧如玉意外的是,这位杀神竟然看起来温润如玉,并不如她心中所想。

    为了能看的更清楚,萧如玉往前挪了挪。

    南宫烈脸上汗滴如雨,看得出来他并不好受。但是他还是坚持站了起来,身形有些不稳。南宫烈轻笑了一声,“那只不过是谣传而已,殿下为何会当真呢?就算是您用上了这绝世的如烟之毒,我也不能变出一个来。”

    “我云瑞可不是黄口小儿,”玄衣男子抬脚轻轻踢了下南宫烈,就见他骤然脸色一白,明显受到了重创一般。“汪晋已经抓到了一个隐卫军,所以才浪费这稀世奇毒在你的身上!”

    萧如玉差点跌坐在地上,这简直是个天大的秘密!

    这玄衣男子居然就是三皇子云瑞!三皇子身份尊贵,仅次于太子,乃贤贵妃所出,而贤贵妃,身后本家可是曾连出三代帝师的太师府。

    没想到自己撞上的,竟然是三皇子用毒逼迫宁王世子妄图挖掘隐卫军所在的戏码。而那如烟之毒,乃是世上罕有。而萧如玉也是机缘巧合才得知的。这种剧毒如跗骨之蛆,必须每月十五服用解药,否则痛不欲生。

    看这宁王世子的样子,难道是打算对抗到底了?

    萧如玉不禁在心中暗暗赞叹,果然是传奇一般的人物,如果是自己,可能早就跪地求饶了吧!但若对手是章远那卑劣小人,自己就算是再死一次也绝不会屈服!

    “南宫烈,既然你如此硬气,本宫也不好强人所难,”三皇子云瑞面色阴沉,语气不善。

    “那么,就让本宫看看,你能不能熬到明天!”说完,云瑞看也不看南宫烈,便怒气冲冲的向水榭方向去了。

    南宫烈颓然倒在了地上,身上的衣衫都以被汗水浸透,而被自己刺破以维持心智的掌心,仍旧血流潺潺。

    见他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动弹,萧如玉便想悄悄地离开这是非之地。刚一起身,就听见淡淡的声音传来,“既然听够了,不妨出来一见?”

    萧如玉此刻意识到,南宫烈早就察觉到她了。

    她慢慢的走了出来,发觉南宫烈已经能站起来了。他低眸瞥了自己一眼,冷笑道;“十公主,这场戏可看过瘾了?”

    萧如玉这才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竟然是当朝公主云裳衣!

    早该想到的,自己身上的华丽服饰,俨然是宫中女眷,皇室中人的衣着打扮。而身份年龄相符的,也只有那位十公主了。只是不知,十公主为何会在那片竹林中身亡?

    “既然看够了,那十公主也该上路了。”容不得自己多想,南宫烈根本不欲与她多言,抬手就要取她性命。

    “等等,”萧如玉没想到这样的翩翩公子,竟然瞬间就想要杀人灭口。

    “裳衣,可以为世子抑制如烟之毒!”萧如玉心思一转,脱口而出。

    南宫烈想要扼住她喉咙的手转为捏住了她的下颌,他靠近了她,居高临下般嘲笑般质问,“你?”

    明显十公主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角色根本不能获信于他,萧如玉急急挣脱了他的钳制,解释道:“如烟之毒,游离于全身经络,银针封穴之法,虽不能解毒,但能缓解一二。”

    南宫烈看着她清澈真挚的眼神,不由心中一动,“将死之人,其言也善。”他漫不经心的从袖中取出几枚银针予她。

    幸运的是,当初得知的那个法子是有效的。

    南宫烈看着她施完针法后满是汗水的狼狈面容,几乎和自己一样,便笑了起来,略施了施礼,“多谢了!”

    萧如玉知道,这条命保住了。

    生怕南宫烈反悔,萧如玉顾不得夜深,匆匆告辞,留得宁王世子一人笑得意味深长,他可不相信这久居深宫的十公主会有这般本事。

    刚从竹园出来,萧如玉便看见径直的长廊下立着一人,也不知站了多久。豁然正是去而复返的三皇子云瑞。

    此刻,他正满脸阴枭的盯着自己。

    萧如玉不禁哀叹,真是刚出虎穴,又遇狼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