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天才陨落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5:12本章字数:3039字

    神洲大地,坐落于荒界东部,人称东胜神洲,只能算是荒界版图的一小部分,然而对于绝大多数神洲子民来说,神洲是唯一的世界。

    这个由皇朝和宗派组成的大洲,只能属于修道的低级之地,唯有横卧其中的殒神山,仿佛永远是神洲大地的标志,无论沧海,亦或桑田,它历经万劫而不朽,众生对之一如既往的敬畏。

    因为它是神洲最大的禁区,亦是三界最恐怖的生命禁区之一。

    寒山城位于神洲边陲,立于万古战场边缘,北望殒神山,距离禁区线也只不过百里而已。

    它的古老,已无从考究,虽说神山蕴藏宝藏无数,但城里的子民只能望而却步,于是,这样的贫瘠,使得它在战乱之地依然保持着安宁。

    这里由四大家族和城主府五大势力共同掌控,而此时,在四大家族之一的姬家,校场上,人影攒动,喧闹不已,绝大多数都是稚嫩的少年,有说有笑,也有愁眉苦脸。

    在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里,一个精壮的灰衣清秀少年正在挥汗如雨,努力演练着一套基础拳法。

    他双目极其有神,黝黑的面孔上充满了果敢坚毅,同样的一部基础武道法决,被他修炼了六年,只将身体炼得比一般人强壮,却依旧无法进入炼精化气的层次。

    但他没有气馁,日复一日地挥洒着汗水!

    曾经,他是姬家乃至寒山城最耀眼的天才,九岁便已步入炼气六重天之境。

    而今,他却是寒山城最著名的废材!

    一场不为人知的变故,使他失去了修道根基和修为,即便拥有超绝的悟性,任何体系的修炼,对他来说,已如天堑鸿沟。

    只是,他不曾放弃,仍凭别人如何奚落嘲讽,他只有将屈辱吞进肚里,化作努力的动力。

    “哈哈!姬大天才,还是回去洗洗睡吧,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成功!”

    “姬寰真,今日不同往昔,而今的你,只适合守着宗祠,安安静静地过凡人的生活,修道的世界,不适合你!”

    “废物!当年家族花了那么多资源,却只是造就了这么一个莽夫,这要是我,说不定早就进入内院了!”

    “哈哈!反正一会儿测试,他铁定过不了!以后也只能去宗祠看门了!”

    周围一道道奚落声,无比刺耳,但姬寰真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依旧苦练着,每一拳都比之前更迅猛,似要化悲愤为力量。

    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有五年多了,刚开始很不习惯,甚至还堕落了一段时间,但最后他调整过来了,不去在意这些。

    这些人虽然可恨,但他们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这个世界,永远只属于修道者!

    只是,骄傲如他,就这样结束,不甘心啊!

    寰真没日没夜地修炼,就是为了跨入炼精化气的层次,参加半年后的大比,而大比的前三位,都有资格进入内院,获取更为优厚的资源。

    曾经,寰真是内院的一员,星光璀璨,如今,他只有望院兴叹。

    自从那次变故之后,他不但无法修仙,就连武道根基也受到影响,苦练六年,始终无法迈入炼精化气的层次,老天似乎真要绝了他修炼的道路。

    不远处的石屋前,排着稀稀疏疏的一条小队列,这些人都是等待测试的姬家子弟,他们中的一些人,肯定会被淘汰,但他们却没有如寰真一样苦修,而是站在队列里看寰真的笑话。

    石屋里人影进进出出,进去的时候,或忐忑,或自信,出来的时候,或沮丧,或兴奋。

    “姬寰真!”

    半晌之后,石屋之中传出一道平稳而又洪亮的声音,在喧闹的校场上显得格外清晰。

    这一瞬间,校场上的喧哗声停止了,所有人的目光移向了寰真,充满了各种意味。

    寰真停止练拳,挽起袖子抹了抹脸上的汗迹,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神色不变,便迈出步子走向石屋之中,无视了身后的众人的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

    石屋之中,有三个人,两个华服中年人,一个朴素的老人,三个人都坐着,老人居中,中年人位居两侧,其中一儒雅中年人还提着笔,负责记录,而另一魁梧中年人则是静静地坐着。

    老人是姬家的一位长老,排行第六,负责外院修炼一事。

    而儒雅中年人,是现今姬家外院的管家,家族赐予姬姓,名为姬宪,负责大小琐事,以前见了寰真低头哈腰,后来变成了奚落,甚至暗中使绊。

    至于魁梧中年人,名为姬战,是一名武者,已步入炼精化气第一阶段很久了,战力可比炼气八重天的修仙者。

    他是姬家所有武修的偶像,也是他们的总教头,权力不大,但地位极高。

    在屋内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白玉阵盘,修仙者若将双手放上去,会出现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不同颜色的光柱。

    红色则说明修仙资质最低,刚好入门,紫色则说明资质最高。

    寰真曾经测试之时,就出现了紫色光柱,一鸣惊人!

    但那都是过往云烟了,现如今,他即使抱着阵盘睡觉,也不会有反应。

    “寰真见过长老!见过教头!”

    寰真一进门,对着中间的老人躬身一拜,又对着魁梧中年人拜了拜。

    至于姬宪,则被他忽略了,虽然对方有着炼气六重天的修为,但他有着自己的傲骨,不会向那些对自己不善的人弯腰。

    三人一看到寰真,眼中的神情略有不同,老人是惋惜,姬宪莫名其妙的冷笑,而姬战,则是面无表情。

    “免礼吧!我且问你,你是否已经迈入炼精化气的层次!”

    老人神色严肃起来,郑重地问道,眼中多了一些期待。

    寰真轻轻呼吸了一下,压制住心中的波澜,然后摇摇头,道:“不知!未能感受到丹田之中的气!”

    “哎!”

    老人闻言,微微叹了口气,语气多了许多无奈,本有很多话说,此时竟难以开口。

    “既然如此,那就退下吧!哦,对了!你以后就不用修炼了,本本分分地做个普通人,还有,也不能让你闲着,从今以后,你就去看守宗祠吧!”

    姬宪淡淡一笑,笑容中多了几分讽刺,提笔在纸卷上记录着什么,说话的语气虽然平静,但谁都能听懂其中的意味。

    对于寰真对待自己的态度,他已经习以为常了,以前他也只能从生活琐事上刁难,而今好不容易有机会负责测试,他不会放弃这么一个打击报复的机会。

    老人听到中年人的话,眉头皱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满,但却没有说些什么。

    姬宪似乎感觉到了老人的表情变化,略带歉意地道:“抱歉啊,六长老,这是家族的意思!”

    “哼!随便你们!到时候大长老回来,你们自己去解释!”老人冷哼一声,便不再说话,似乎对身边负责记录的中年人很有意见,索性闭上了眼。

    寰真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化,似乎这一切在预料之中,心中的波澜彻底平息,有如大石落地,命运的玩笑让他煎熬了六年,这一刻却如枷锁脱落。

    “等等!”

    就在他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坐在另一侧的那个魁梧中年人开口,只见他站起身来,向寰真靠近了几步,平静地凝视着寰真的眼睛,才缓缓道:“既然来了,岂有不试之理?你去那边检测一下你的实力!”

    “是!”

    “慢着!”然而这时,姬宪却开口阻止,他皱着眉头,看着这姬战道:“废人一个,没必要了吧!”

    “滚一边去!老子的事,岂容你插手!做好自己的本分!”

    姬战淡淡地瞥了一眼姬宪,神态不屑,非常鄙视这条家主的狗。

    他是修炼武道的,在炼精化气的第一阶段走得很远了,在整个寒山城,算得上武道第一人,对寰真这样悟性高的人很喜欢,如果不是寰真体质问题,他很可能会收寰真为徒。

    姬宪一听此言,脸色顿时变了,隐隐有股怒气翻涌,但考虑到姬战真的会揍扁他,便只冷哼一声,压下了火气,但看待寰真的眼神,却有些冷厉。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个仇,他要在寰真身上找回来!

    寰真走到石屋角落里,那里有一个一人高的精致战偶,是专门用来测试攻击力的。

    “哈!”

    寰真缓缓吸气,胸腔慢慢膨胀起来,然后大喝一声,吸进去的气猛然爆发,同时大力挥出一拳,击在战偶身上。

    “砰!”

    战偶被击退了一尺,只是微微地晃动了一下,根本没有倒下的迹象。

    简简单单的一拳,却是惊到了旁边的三人,老人睁开了眼睛,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姬战眼里多了几分欣赏,而姬宪,则是皱起了眉头,眼珠子在骨碌碌地转着,不知道想些什么。

    “不错!五百斤的力量!”

    姬战赞叹出声,对于只有十五岁的寰真能击出这样一拳,他心里其实很震惊,毕竟,这样的力量在普通人里,都不常见,也只有巫蛮之地的蛮人天生有这样的力量。

    “可惜!哎……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