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背叛

    更新时间:2018-08-13 11:50:34本章字数:3115字

    在爱情这条河里,我们都是瞎子,谁不是摸着石头过河……

    我不知道在北京这座城市,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恨不得将自己变成一个赚钱的机器,每天除了上班就是下班。寄身在一个五百块钱的小单间里,那里就像一个坟墓,没有阳光,没有24小时的热水。

    有时候我躺在自己这张巴掌大的床上,望着天花板上的蜘蛛网,我就在想,这个城市到底会有多少和我一样流浪的灵魂?

    他们和我一样,在冰冷的现实面前跌撞得遍体鳞伤,却依然寻不到自己的那方天地。

    在这座城市的竞争压力也大,我已经连续加了一个月班了,除了做自己的本职工作以外,还会去帮其它部门的忙。

    为了讨好上司,只能将自己变成一个机器人。

    庆幸的是我有心爱的小姑娘,她非常漂亮性感,是做平面模特的,我们从大学就开始交往,到现在整整三年,我正准备升职后就向她求婚。

    她总说我不给她惊喜,这次我就要给她一个惊喜。

    这又是一个加班的晚上,我正忙着做月底报表,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是我的顶头上司打来的,让我送一瓶红酒去客房。

    挂了电话,我一脸无奈,我这个做市场的却总是做着客房部的工作。

    放下手中工作去前厅取了一瓶拉菲,带到1608客房门口,和平时一样动手整理下衣着,抬手敲响门:“您好,我是酒店的服务员,您要的红酒带到了。”

    片刻后门打开,我脸上扬起的微笑渐渐变得僵硬,站在我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跟了我整整三年的女朋友陈怡。

    “小怡,你怎么在这里?”

    “阿楠!怎么是你……”

    我们同时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我在愣了一刹那后又笑了笑:“小怡,你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吧?没想到你竟然来我工作的地方了……”

    我拿着红酒往房间里走,陈怡却浑身不自在地挡着我说道:“阿楠,你先听我说……”

    这时,屋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还是一个我熟悉的声音:“小怡,我们要的酒来了吗?”

    听见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我僵硬地楞在了原地,大脑随之一片空白,不可思议的向陈怡质问道:“谁,谁在说话……谁在你房间……”

    我的话音刚落,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我眼前,他仅在下身裹着一条浴巾,上身赤裸着,他左胸口的纹身和我是一样的,他一边擦着湿漉的头发,一边往门口走来……

    眼前的这个这个人也不是别人,正是我在北京最好的哥们儿韩露。从我们身上同样的纹身就可以看出来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到底多铁!

    可看见这一幕我彻底傻了,整个人瘫痪了似的后退了一步,手中抱着的红酒因此从手中滑落,“砰”地一声摔到在地上,酒瓶破碎一地,红酒在地毯上泛起细小的泡沫。

    “阿楠,你听我解释……”

    我抬起手打住了陈怡的话,另一只手按着胸口,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情绪稳定下来,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好哥们儿会和我的女朋出现在一间房里,他们还都穿得这么少?

    抱歉,我冷静不了。

    我一把推开陈怡,抬手指着韩露红着眼咬着牙质问道:“韩露,你什么意思?你他妈告诉我什么意思!”

    韩露悄悄意外了一下,转而用一种蔑视的眼光看着我,耸了下肩说:“得了,你都看见了,也没啥好说的了,就是你看见的这样……我呢,和陈怡是真心相爱的,所以你有多远滚……”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搂着陈怡的肩膀。

    我没等他说下去,紧攥的拳头便向他的脸上招呼了过去,一拳不解气,我反手又是一拳重重地砸在他嘴角边,鲜红的血液便顺着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陈怡过来拖住我,声嘶力竭的喊道:“阿楠你别这样,你给我住手!”

    她哪拉得住我,此刻我就像一头受了刺激的困兽,只管发泄根本不考虑后果。

    韩露压根没有还手,他任由我打了这两拳,依旧用那蔑视的眼神看着我,一声冷笑,用手指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渍,然后又将手指含在嘴里很变态的品尝着血液的味道。

    “来,继续,往这儿打,狠狠地……”韩露主动将头向我伸过来说道。

    我红着眼,咬牙切齿的说:“你以为我不敢打吗!”

    说着我又是一拳向他头上招呼了过去,可这一下被他拦住了,他用力地握住了我的手腕。他是跆拳道黑带,力气自然比我大。

    他就像拧小鸡仔似的拧着我的衣领,那近乎变态的眼神瞪着我,用食指戳着我的左胸压低了声音说:“向楠,你什么都给不了陈怡,陈怡已经跟了你三年了,三年!……一个女人有多少个三年,她把她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你,你该知足了,不要再浪费她的时间了!……只有我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而你这样的人就活该一辈子碌碌无为……”

    韩露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刀插进了我的心脏,我使劲地挣扎着,可是他的力气实在太大,我完全挣脱不开,但我已经极度愤怒,不顾一切地用自己的额头不计后果地撞向了他的头。

    “砰”地一声闷响,紧接着韩露发出一声“啊”地惨叫……

    他终于松开了我,由于这巨大的撞击,让我也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更可笑的是陈怡她根本没有管我,她只气鼓鼓的瞪了我一眼便向韩露跑去,询问着韩露的伤势,我的心寒了……

    这个晚上我独自一人喝了很多酒,可始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被自己最好的兄弟背叛!

    第二天,陈怡回来收好了她的行李,对我说出了分手。

    我没有一句挽留,哪怕是一个求她留下来眼神。因为我深知我已经留不住她了,没有面包的爱情终究是敌不过现实的。

    就算舍不得又能如何,撕心裂肺的挽留,也只不过是不甘心的表现而已。

    ……

    阿甘说:生活就是一块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甜的还是苦的。

    我突然理解了这句话,好比此刻的我,突然之间失去了所有,事业和爱情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像是一场梦。

    和陈怡分手后,我也没再去酒店上班了,连最后一个月的工资都没要,因为韩露正是酒店的一个股东,我没办法再继续在这种环境下苟且偷生!

    那次事故后,我每天浸泡在灯红酒绿中,在醉生梦死中我迷上了香烟和酒精,在香烟和酒精的麻痹中我渐渐不再悲伤,渐渐地变得爱笑,粗俗不羁地肆意欢笑。

    转眼已是半年时间过去,我也将自己辛苦攒下的五万块钱挥霍一空。

    这半年我就像一只爬行的臭蟑螂,白天在家死睡,晚上才出去觅食。

    在这座冷冰冰的城市里,我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同事,孤单寂寞得如同孤魂野鬼!

    我知道,在这个现实的社会,如果不是单纯得近呼傻缺的女孩,她是不会爱上我这样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的!

    所以,这半年我慢慢理解了陈怡。

    直到房东催租,而我已经没钱交房租了,房东说什么也不干了,直接将我赶出了我住了三年的屋子。

    我拖着两只与我一样孤独的行李箱,无助地走在这深夜的北京街头,走累了就在路边站台前坐下抽一支烟,然后继续没有目地走。

    偌大的北京城,看起来人声鼎沸,可谁也不认识谁。这就是一个即便你哭得撕心裂肺,也不会有人停下来问你怎么了的地方……

    实在被冷得不行了,我才只能依靠我远在重庆的朋友求助。

    朋友很耿直,二话没说给我转了三千元过来,我霎时有点想哭。

    因为对他我有太多愧疚……

    抹了一把泪,我终于提起箱子向附近的宾馆走去,宾馆服务员告诉我这个时候都没有标间了,我只好忍痛花了388元开了一间商务房。

    上楼来到房间门口,刷卡打开门,屋里漆黑一片。打开灯我径直向阳台走去,用一种即将告别的情绪俯视着身下的城市。

    眼前交错的灯光,穿梭在大街小巷中。入夜的北京城,繁华、拥挤,可此刻进入我眼中的,确实另一些景象……

    有些无奈地站了一会儿,我才回到房间里换上拖鞋,直接去洗手间洗澡。

    洗漱完之后,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愣了许久,感觉自己是真的变了,憔悴了,沧桑了……

    这样失神了片刻,我才裹着一条浴巾回到床上,还没来得及躺下,身边突兀的传来一声尖叫。

    “啊!……”

    那惊叫声尖锐得如同划破长空的闪电,又像呼啸着冲天而起的烟花,更像剪刀划过坚硬的铁皮。

    我被吓得七窍没了六窍,猛然转头向身边看去,是一个五官很精致的女孩坐在我边上,她一双大眼睛充满惊恐的瞪着我。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抓起旁边的枕头就冲着我砸了过来,满脸惊慌地喊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我手忙脚乱地接住朝自己飞来的枕头,反问道:“你是谁!你怎么睡在我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