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怎么哪都有你

    更新时间:2018-08-13 16:29:00本章字数:2216字

    我被带进了机场安保的办公室,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一位安保和一位穿着制服民警坐在我对面。

    “警察叔叔,我已经解释了很多遍了,我真的是被那臭丫头冤枉的,请你们相信我行吗?”

    “现在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现场那么多人都说是你去侮辱那个姑娘,这里是首都机场,你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放肆,真是不像话!”

    “就是嘛,警察叔叔你们稍微想一想我也不可能在那种地方做这种侮辱道德的事啊!真的是冤枉啊!”

    我极力的为自己辩解着,可却显得苍白无力。

    “现在不管你怎么说,我们已经去调现场监控了,你自己等结果吧!”

    我万般无奈,这他妈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就让我碰上这么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臭丫头了,要是再让我碰见,我非好好教训她一顿不可……

    我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大概又过了十分钟,一位安保人员推开门走了进来,凑近民警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我的心顿时都提到嗓子眼了。

    只见那民警紧蹙的眉头松了松,继而才对我说道:“监控已经调出来了,确实是误会了,但是我还得教训你一下,在这种公共场合之下要多注意点形象。这里是首都机场,你们这些小青年可别给咱们祖国抹黑。”

    我激动得连连点头道:“嗯嗯,警察叔叔我知道错了,我已经在内心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和检讨……你们看我能走了吗?快赶不上飞机了啊!”

    “去外面签个字就可以走了。”

    “好的好的,我以后一定做个良好的公民,不会再给咱们祖国抹黑了。”

    ……

    这么一折腾差点就让我错过航班,我是最后一个登机的,拿着登机牌寻找到自己的位置。

    什么是巧合,如果我没遇到这个臭丫头,我是不相信什么巧合的,但是自从昨天晚上遇见她开始我的霉运好像就没断过。

    这不,又遇上她了,好巧不巧还坐在我旁边的。

    “哟呵!变态男从局子里放出来啦?”她似乎没觉得有多意外,依然我行我素的看可我一眼。

    “又是你!怎么哪儿都有你!”我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行李包塞进了行李架中,有些愤恨的看着她。

    “是呀!我还怀疑你是不是跟踪我,想要借机报复我呢?”她白了我一眼说。

    “人怎么能无耻成你这样呢?”

    “嘿,怎么说话的呢,懂不懂礼貌啊!”她又扬起那傲娇的下巴对着我。

    我无奈的苦笑着,说道:“我不懂礼貌?姑娘,你没有说错吧!你自己想想,从昨天晚上你砸我那一下,到现在你给我说一句道歉了吗?真没家教啊!你这样的到社会上会吃亏的。”

    “用不着你教,你管好你自己吧!大叔!”

    空服人员走来过来,向我礼貌的说道:“先生,我们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请尽快回到位置上,系好安全带。”

    我瞪了这个臭丫头一眼,负气似的坐下,她却一副大小姐的模样,我看着她就来气。

    等我将安全带系好之后,她又对我说道:“大叔,请你老实点啊!别再对我动手动脚的,这可是飞机上,情节可比地下严重多了。”

    我咬牙切齿的瞟了她一眼,说道:“臭丫头你别和我犟,等飞机一落地,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她就跟没发生什么似的,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我在一旁不咸不淡的嘀咕了一声:“还假装什么文艺少女啊!就你这样的,应该看一下《礼记》呀《周礼》这些才适合你。”

    “拜托,大叔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她非常不耐烦的瞟了我一眼。

    我耸了耸肩,暂时放过她,等飞机落地之后在收拾她,这认识她不到二十四小时,我就先是进了医院又进了警察局,真是倒霉到家了。

    飞机平稳上升,而北京这座城市也在我的视线中越来越渺小,正如当初来时的自己那样渺小……

    直到飞机平稳飞行后,坐在我身边的这个臭丫头突然大呼一口气,伸开双手神经病似的自言自语道:“终于离开北京了,姐姐我再也不回来了!”

    “你这样的人,到哪儿都不会受欢迎。”我不咸不淡的附和了一句。

    她转头就看着我,伶牙俐齿的说道:“你这个死变态比我好到哪儿去了吗?”

    “大姐,你要再说我变态,我……”

    她仰起脸冲着我说:“你想怎样?这里是飞机上,麻烦你态度给我放端正一点!”

    “行,你行……我好男不和疯丫头斗,你给我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且看飞机落地我再怎么收拾她。

    她向我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让我很讨厌的鬼脸,似乎在证明她有多可爱似的。

    不过话说回来,她确实可爱,而且她的五官非常精致小巧,就像周冬雨那样的。

    ……

    飞机在两个半小时后降落到重庆江北国际机场,我又回到了这片自己熟悉的土地。我听得懂这里每个人说的没一句地方话,可是我却好像丧失了表达能力,我弄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心情。

    只记得自己当初走的时候立誓要在北京闯下一片天地,可却孑然一身的回来了。

    下了飞机我就一路跟在这个臭丫头身后,我并不是想要怎么报复她,只想要告诉她一个道理,至少得给我道个歉,不然就她这性格今后绝对会吃亏的。

    她却没有在飞机上那么嚣张了,估计是真怕我把她怎么了,她开始有些害怕起来:“你别想着害我啊……我告诉你,我随时可以报警再把你抓进去!”

    “小姑娘,咱能不能别这么横,你知不知道你这性格很容易吃亏,我只是奉劝你一句,你要听不进去那就当我没说。”我耸耸肩道。

    “你怎么和李立阳一样讨厌!”她不耐烦地瞟了我一眼。

    “李立阳!”我愣了下,急忙问道:“你认识李立阳?”

    “认识又怎样,不认识又怎样?你最好离我远点,别以为我好欺负。”

    “你和李立阳是什么关系?”我立刻严肃下来,继续追问她。

    “关你什么事!”她瞥了我一眼,快步向出站口走去。

    李立阳是我以前所在酒店的董事长,我之所以才如此追问她,我早就看出来她不一般,就连她背的那个随身小包都是爱马仕今年最新的款式,价值十多万人民币,手腕上戴着卡地亚镶钻的手镯,还有她这一身潮牌衣服,绝非是什么小人物。

    只是让我不解的是,她既然那么有钱为何和我一样住宾馆,坐打折的经济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