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你配不上我

    更新时间:2018-08-13 16:44:08本章字数:2641字

    晚上六点半,在我妈的叮嘱下换上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和她一起来到了一家中餐厅里。

    在一间包厢的门口,我妈又向我叮嘱道:“待会儿进去后嘴甜一点,你见过你谢阿姨的,还有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自己要有分寸,如果问你现在的工作你实话实说就好,不用太在意。”

    “知道了,我的妈!”我有些不耐烦的应了一声。

    我妈又细心地帮我整理了一下衣领,这才敲响了包厢门,虽然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相亲,可我并没有半点紧张,因为我压根没想和里面的姑娘有任何关系。

    一开门后我就见到了一对母女坐在餐桌旁,见我们来了俩人都站起了身来。

    谢阿姨先是打量了我一眼,夸赞道:“小向现在越来越帅了呀!”

    我笑了笑回道:“谢阿姨你夸奖了,您才是越来越年轻漂亮了呢。”

    谢阿姨“咯咯”的笑了一声后,便指着旁边那位穿着薄荷绿带碎花连衣裙,看上去有些端庄也有些内向腼腆的姑娘,对我说道:“小向呀,这是我女儿戴淼。”

    我看着她,姑娘长得其实还不错,五官很标准,是那种很耐看的类型,皮肤也保养得很不错,只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不过我对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落座后我们就聊了起来,戴淼这姑娘不怎么爱说话,谢阿姨说她比较内向,但她真的挺懂事的,还会给我妈夹菜,怪不得我妈那么希望我来参加今天这个相亲会。

    简单的聊了一下后,我妈和谢阿姨就怂恿着将剩下的时间交给我们,还说让我们等会儿一起去看电影什么的。

    俩位妈妈一走,戴淼就更加不好意思了起来,她真的挺内向的,在我面前也是低着头不说话,我问她一句她回一句。

    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就对她说道:“要不,出去走走吧。”

    她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后便拿起手包与我离开了餐厅,我们并肩走在一起,我感受不到一丁点恋爱的感觉,其实我也没想和她有任何发展。

    一起走了一会儿后,我终于对她说道:“我还是先给你说说我的情况吧!”

    “嗯。”她淡淡的应了一声。

    我打算从我自身的情况来让她对我没有兴趣,于是说道:“我叫向楠,刚才也介绍过了,今年26岁,没有存款还欠起一屁股债,目前无业……没车、没房,刚从北京回来,现在和人合租的,对于未来没什么特别的规划,差不多就是这样子。”

    “是这样吗?”她好像有些意外。

    “真的,我没有骗你。”

    “可是我妈不是这么说的啊。”

    我反倒微微有些意外起来,问道:“那你妈是怎么说的?”

    戴淼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妈说你在北京一家五星级大酒店上班,勤奋上进,本科毕业,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

    我“哈哈”笑道:“看来你妈还挺看好我的,不过这只说对了一半,我确实以前在北京一家五星级酒店工作,至于能力嘛我不好说,不过现在我的情况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

    她似乎有些失望,轻轻“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我也知道再和她逛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于是便找了个理由对她说道:“就这样吧,我还得回去找工作,如果你觉得我行,那咱们再继续交往一下,如果觉得我不行,那我会和我妈说明的。”

    戴淼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在临走时,笑着向她问道:“是不是感觉丰满的理想一下子变成了骨感的现实,然后承受不了这种落差感?”

    她摇了摇头说:“也不是啊!我觉得你至少坦诚,不像其他人一样和我说得天花乱坠的,其实也就那么点本事。”

    “噢?这么说你还不止一次相亲咯?”我笑了笑道。

    “嗯,这应该有六七次了吧!我妈就想快点把我嫁出去。”她撇了撇嘴也似乎有些无奈的说。

    “你不应该这样,你应该听听你的心声,虽然现在很难找到真爱,但也不要得过且过嘛。”我笑着说,“行了,我就不送你回家了。”

    她点了点头却在我临走前又问我要了手机号,说可以在接触接触,我无所谓,接触一下也好,万一能有结果呢。

    坐车回到怡和花园,刚进屋就听见那臭丫头的房间里面传出来很吵的音乐声,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大晚上的有人在家里又唱又跳。

    我带着情绪三步合一步的来到她的房间门口,对着房门就是一顿猛敲:“开门,你给我开门!”

    敲了半天她才来给我打开门,一脸嘚瑟的看着我说道:“干啥?”

    “你能把你的音乐声关小点么,大晚上的你不睡觉别人不睡觉么?”

    “吵着你啦?那你自己搬走啊!”

    “喂,我说你这丫头能不能好好相处了,咱们规定上清清楚楚写着的,不能干涉对方的生活,你这样已经严重影响到我了。”

    “我这也没有干涉你的生活嘛,规定上也没有写不能在家里放歌啊!”她一副讨打样子看着我。

    “那我现在就加进规定里。”

    “我没有同意,也不能算数。”

    “你……”

    “怎样?你咬我啊!”

    看着她这一副极其讨打的样子,我真是哭笑不得,但也知道和这丫头不能硬着来,想了想便对她说道:“你难道真的不想知道咱们为什么会那么巧合吗?”

    “你现在承认你跟踪我了?”

    “你把音乐声关小一点,我慢慢和你说。”

    她犹豫了一会儿,拿上手机将音乐关了,看着我说道:“说吧,为什么跟踪我?是不是李立阳派你来的?”

    我满脸凝重之色,说道:“你说对了,我就是你爸安排在你身边的卧底,你想想咱们会有这么巧合吗?先是在北京的宾馆我和你的房卡被服务员搞错了,这种几率本身就很小;再者,在机场咱们又碰见了,好巧不巧和你还是同一个航班还是挨着坐的;然后现在咱们又合租在一起……你不觉得巧吗?”

    “呃……好像是有那么点儿。那你说,你卧底在我身边想干嘛?”

    “你说呢?”我色眯眯的看着她。

    她“噗嗤”一声大笑,很鄙视地看着我说道:“你有没有搞错,也不照照镜子自己长成什么样儿,还想做我李安安的男人,你怕是没睡醒吧!”

    “不,一开始看你照片我觉得你还挺漂亮的,就想着来接触一下你,可哪知道你让我很失望啊!你一点都配不上我。”

    “什么!?”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睁大了双眼,语气也放大了数倍道:“我配不上你?你个乡巴佬,敢说我李安安配不上你?”

    “你就是配不上我,你一点都没有女人的样子,疯疯癫癫的像个野丫头似的。”

    李安安好几次张开嘴却都欲言又止,这是在与我数次斗嘴中,她唯一一次败下阵来。

    接着她“砰”地一声将房门关上了,从这关门声就感觉得出来她又多气,反而我却心里一乐,因为终于赢了这臭丫头一次了。

    洗漱后回到房间里,刚躺上床就听见隔壁传来一阵发泄似的大叫声,这应该是她心中不平衡又无处宣泄而发出来的怪叫声。

    在这个新的环境下,我依然无心睡眠,心里装着的事儿太多了,比如说现在最困扰我的就是工作问题,我现在身上就还有几百元钱了,我该怎么生活下去?

    我将这失眠的时间都用来搞起了假设,假设我去送外卖,假设我去送快递,假设我去摆地摊……

    我虽然有文凭,也有在大酒店的工作经验,可我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项目方案,所以想找到一份与专业对口的工作不是那么容易的。而我现在应该忘记自己的身份,就当自己是一个初入社会的大学生,只能这样我才能快速稳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