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我祝福你

    更新时间:2018-08-14 11:31:31本章字数:2428字

    第二天一早我就先在网上投了许多份简历,希望能够得到回应,但我没有这么苦等起来,我联系了我在重庆的一个朋友,也是他借我路费回来的。

    “兄弟,回来了吗?”江河一接通我的电话就向我问道。

    因为心里对他有愧疚,所以当听见他不计前嫌的一声兄弟,我的鼻子顿时有些酸。

    许久,我才说道:“嗯,回来了,昨天忙了一些事情没和你联系。”

    “成,那中午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叙叙旧。”

    刚挂掉江河的电话,隔壁主卧的门就打开了,李安安走了出来,让我眼前一亮,她此刻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下面露出两条修长白净的大长腿,看上去就像没有穿裤子似的。

    她见我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她也转过头来瞟了我一眼,说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

    说完转身就往洗手间走,我大喊一声:“给我站住!”

    “干嘛啊?”

    “你这全身上下有覆盖住百分之六十以上吗?”我从头到脚的打量着她。

    “怎么没有了?不就是露了两条腿么,这有超过百分之四十吗?”

    “那就怪你腿太长了,随便去问谁你这也不符合咱们规定。”

    “你这话我竟然无法反驳,谢谢你夸我腿长,不过你可能误会我说的覆盖百分之六十的意思是什么了。”

    “是什么?”

    “不能就穿着内衣在家里走来走去,我现在很显然不是啊!”

    “可你这差不多是了,我看着就像没穿裤子。”我撇了撇嘴,打算和她斗下去。

    她也是一个有脾气的臭丫头,一点不服气地将T恤往上撩了撩,露出被T恤遮住的短裤说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什么?”

    “你,你这动作实在是太不淑女了。”我尴尬地挠了挠头起身回到了自己房间里,这一次算是我败下阵来了,也是自找没趣。

    不过我发现和她这个臭丫头住在一起好像真的挺有意思的,我最期待的也是和她斗斗嘴,尽管大多数时候她占上风。

    ……

    中午我和江河约在了我们以前上学时常去的一家小饭馆,小饭馆还是以前的小饭馆,老板和老板都没变,唯一变的是这里的装修。

    江河还是老样儿,骑着他那辆只能算是代步的破摩托车,相对坐下后我们就七七八八的点了一大堆菜,叫老板娘给上了一箱山城啤酒。

    “哎呀哎呀,这么久不见了你怎么还是这逼样啊?”我上下打量着他,这都五月天了,他倒也不嫌热,还穿着一件皮夹克。

    在我印象中他始终是这么一副打扮,永远都穿着皮衣搭配着牛仔裤和一双铆钉鞋,这样的装束在学生时代是很流行的,可是今天看来却是相当老套,而且俗气!

    听我这么一说江河立刻脱掉外套,里面是一件灰色洗得已经泛白的无袖背心,脖子上还戴着那串银质的项链,典型的一副玩摇滚的样子。

    他嘿嘿一笑,道:“这不是骑车冷吗,就多穿了一件。”

    我撕开刚买的一包烟,递给了他一支然后便和他聊了起来,我向他问道:“现在在做什么呢?”

    江河点上烟,轻轻叹息道:“我还能做什么啊!还不是跟着我那叔叔跑运输。”

    “这么多年了你咋还跟着他呀?就没想着自己搞么?”记得当初我去北京上大学时他就跟着他叔一起跑货运了。

    江河耸了耸肩道:“有什么办法,我又不像你一样有文化有知识,就算我想自己搞,可也搞不懂电脑这些东西啊!”

    我尴尬的笑了下,之所以尴尬,是因为我心里对他的愧疚。

    我给他倒上酒,便就这么喝了起来,江河又向我问道:“不说我了,说说你吧,怎么突然想着回来了呢?上次不是听你说北京那地方挺好的吗?”

    “咳,别提了,提起就伤心……”我停顿了一下,忽然想起一个大事,随即对他说道:“哎,对了,你说你跑货运也跑了这么些年了,这些渠道啊人脉什么的你应该熟吧?”

    “还行吧,咋了?”

    我吸了一口烟,仔细权衡了一番后,对她说道:“你想不想单干?”

    江河自然知道了我的意思,他眯了眯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的意思是,想和我一起干?”

    “是有这个想法,我现在回来也没找到工作,其实我也不想再入职场了,是真的烦。我就想着你不是跑货运吗,我又是学市场的,咱们何不单干,要做就做大一点,别光跑货运,咱们把市场也给垄断算求了。”

    江河苦笑一声:“哥,你说得容易,可哪有这么轻松啊!要都像你想得那么容易,那么些大老板也不至于在这上面亏几十上百万的呀!”

    “怎么说,做生意嘛肯定有风险,但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你说是吧?”

    寒露沉思了片刻,似乎在消化我说的话,这期间我和他又喝了两杯,半晌后他才终于说道:“你真想干?”

    “真的,你要不好好考虑一下?”

    江河点了点头:“行,我考虑一下,其实我也不想跟着我叔跑了,他总是把不好跑的单子丢给我,他自己就挑好跑的,我早就想不干了。”

    “这不就对了,你回头好好想想,如果你愿意咱们再想聊。”

    “成,喝酒。”

    ……

    我和江河从中午十二点喝到下午两点半,一直没有提那件事情,我知道他也不想提,而我也不想再去触及……

    他因为下午还要去收一批货,我们便只好约下次再聚了。

    就在我准备回住处时,手机铃声忽地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但来电显示却是北京。

    我愣了一下,什么人会打电话给我呢,难道是以前的老客户?

    我犹豫了片刻,接通了电话,喂了几声后,手机那头却没声音,我都准备挂掉时,对面忽然传来一阵熟悉得再不能熟悉的声音:“阿楠!”

    一听见这个声音我的心就猛地缩了一下,因为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了,熟悉得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酸楚、思念,还是痛恨?

    我不知道是什么,也许都有,但记得这个声音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我耳边,陪伴我度过了无数个香艳的夜晚,而如今却觉得有些陌生了。

    “过得好么,阿楠?”

    我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差一点因为没站稳而倒在地上,还好我伸手扶住了旁边的一个垃圾桶。

    “说话,阿楠……你还在恨我吗?”手机那头再次传来她轻柔的嗓音。

    我强忍着鼻子里传出来的酸楚,强忍着发哽的嗓音说道:“你觉得呢?你觉得……我现在过得好吗?……”

    “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阿楠……其实这半年我也很难过的,我也过得辛苦的……可是阿楠你知道吗?我没有办法?只有他能给我当时所需要的,我知道我很对不起你,但是……请你忘了我吧,你会找到真正爱你的人的。”

    “我不要你说这些有的没的,陈怡我就问你一句,这三年你有爱过我吗?”

    “阿楠,咱们现在能不能不要说这些,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其实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就要结婚了,下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