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惊魂的早晨1

    更新时间:2018-09-25 13:02:21本章字数:2137字

    我刚准备做下一步行动时,她却松开了我,睁着眼睛很仔细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倒了下去,便再也没有反应了,无论我怎么碰她,她也只是砸吧下嘴。

    很显然,要是我现在采取下一步行动肯定会成功,可是,这是趁虚而入了啊!这可不是一个君子该做的。

    我就这么犹豫着,犹豫着……

    慢慢地,心理和生理上的欲望,也慢慢平息了下来,气血也才慢慢恢复,不知觉间就这么睡了过去。

    梦中,我看见了陈怡,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很漂亮,很惊艳。

    我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着他,看着她将戒指带在韩露的手上,牧师最后宣布俩人结为夫妻,然后俩人幸福的亲吻上了。

    这一幕还没结束,又出现了另一幕,我和陈怡在大学的校园里,那应该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了。

    我们奔跑在绿色的草地上,她在我前面欢快地奔跑着,长长的头发在风中飘舞着,欢快的笑声充斥在我耳边。

    “阿楠,快来追我呀!嘻嘻……追到了今天晚上你让你那个……”

    我一边追着,一边大声问着:“哪个呀?”

    “就是那个呀,你很想的那个,嘿嘿……”

    “到底是哪个嘛?”

    “讨厌,就是那个嘛。”

    我的耳边全是她的声音,脑海里全是她如同栀子花洁白的笑容,整个世界都是她的笑声……

    可这幸福却是短暂的,我还没来得及享受就从梦中醒了过来,我的脑子也渐渐清醒了,脑袋却还有些疼痛。

    想抬起手揉揉太阳穴,可是我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压着,而且这个软绵绵的东西还有着一丝温暖。

    已经由不得我多想了,我很不情愿地低头一看,我的瞌睡虫们在一瞬间从脑子里一哄而散,脑袋也不觉得痛了,双眼不仅睁开了,而且还睁得圆溜溜的。

    当那张俏丽中带着些不羁的脸蛋出现在我眼前时,我被吓得完全清醒了过来!

    昨晚那些零碎的记忆如洪水一样在脑海中汹涌而出,我一巴掌重重地拍在脑门上,这尼玛怎么就睡在一起了,还盖着同一床被子,这算什么几把事啊!

    在一阵内心折磨后,我才小心翼翼地掀开被角,悄悄地往被子下面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我的心顿时就蹿到了嗓子眼。

    此刻李安安那两条大长腿就夹着我的左腿上,并且她只穿了一条打底裤!

    我虽然不记得昨天晚上我是怎么在这儿睡着的,但我清楚的记得我好像没有脱她的衣服吧?

    可可可……为什么她现在双臂抱着我,脸蛋紧紧贴着我,双腿还夹着我呢?

    不行,要是她醒来后看见我们是这么一副姿势,估计怎么解释也解释不通了。

    我赶紧想办法将她的手先从我的身上拿开,然后再小心翼翼地将她的腿从我腿上慢慢抬起来。

    就在我准备将她的腿放下时,房间里突然出现一声冰冷充满威慑力的声音:“你在干嘛?”

    我的大脑“嗡”的一声,表情极其别扭地撇过头看向她,她一双大眼睛圆溜溜的盯着我,恰好我现在的动作正是将她的腿抬在半空中,那是一个怎样的画面,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啊!流氓。。。。。。”

    “啪!”

    一个清脆地巴掌在我脸上响了起来,紧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腿一用力将我整个人踹到了地上。

    她的那一声尖叫如同夏夜的雷声,震彻天际!

    等我从地上爬起来时,她已经用被子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了,一双充满惶恐惊讶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

    在我愣神之际,李安安已经操起了床头柜上的一个玻璃水杯,跃跃欲试地要向我砸过来。

    北京宾馆里的那一幕我还没有忘记,我立刻抬起双手,一只手做出阻拦的姿势,另一只手护着自己的脸部,急忙对她说道:“不要啊!我想。。。。。。我可以解释的。”

    “说!为什么睡在我的床上,你把我怎么了?”李安安那凌厉的声音顿时充斥在我耳边。

    “我没把你怎么,我也是才刚刚醒来,我也很奇怪我怎么就在你床上睡着了。。。。。。”

    “啊!。。。。。。我不听我不听,你个臭流氓,我要报警,让你去坐牢!”她大喊大叫着。

    “能不能消停会儿,我要是真对你做了什么,难道你会不知道吗?”我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还有!刚才的姿势明显是你抱着我的,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你情我愿的。。。。。。”

    “谁跟你你情我愿了,给我出去,滚啊!”她抬手愤怒地指向门外。

    我顿时像只被秋风霜雪肆虐过的茄子,低着头转身走出了她卧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赶紧溜之大吉。

    可片刻后,李安安穿好衣服走了出来,就像一个女警似的凶巴巴的瞪着我。

    “混蛋!流氓!”她对着我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我懒得搭理她,就任由她骂,等她骂够了自然就好了,要是这个时候我接话,估计我会和她大吵起来,甚至大打出手。

    “说话!昨晚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别装哑巴!”

    我叹了口气道:“大小姐,我都已经解释了两遍了,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我也不知道最后我是怎么在你房间睡着的,我可以对着天发誓并没有对你怎样?”

    “那我的裤子怎么没了?难道自己跑了吗?啊。。。。。。我问你话啊!”她声嘶力竭的大吼大叫着,就像农村的泼妇,一点也不像那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

    “我在重新给你说一遍,昨天晚上要不是我把你从酒吧门口捡回来,你现在早就被那个混混给糟蹋了,你不感谢我算了,还狗咬吕洞宾!”

    “你骂谁是狗呢?”她抬起食指,恨恨地指着我的鼻头。

    “谁用手指着我,我就骂谁。”

    李安安又是一声大叫,接着猛一拍桌子大喝道:“我就问你,我的裤子怎么没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特么怎么知道。。。。。。”我顿了顿又说道:“哦对了,你昨晚一直喊热,估计是你自己脱掉的吧。”

    “那你,有没有对我趁虚而入?”

    “趁虚而入?呵呵。”我冷笑一声:“你这个词用得倒是蛮准确的,我到底有没有入,你难道没有感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