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我们是室友

    更新时间:2018-09-26 13:15:29本章字数:1933字

    江河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低沉:“阿楠,实在不好意思,我老婆她不想让我出去单干,说是不稳定,我们准备要孩子了,如果这个时候没有稳定的收入,孩子……”

    江河欲言又止,我的心顿时沉入谷底,但我理解他,他和韩露不一样,虽然韩露有个有钱的爹,但韩露是那种敢闯敢拼的人,而江河一直都是安于稳定,况且他还有他老婆。

    我深吸一口气压抑住自己心中情绪,故作轻松的说:“没事儿,我理解……昨天我也只是顺带一提,其实我也还没想好,今天正准备和你说来着。”

    “嗯,实在不好意思,其实我是想单干的,可你也知道,我老婆她……”

    隔着电话我都能感觉到江河有多么无奈,他确实是无奈的,就像当初高中毕业后原本和我们一起去北京上大学,可因为家里条件限制让他放弃了学业选择了跑运输,这一跑就是七年。

    人生能有几个七年啊!而他的人生就被这七年的时间给限制了。

    为了不给他压力,我笑了笑道:“没事儿阿!我现在也才回来什么都还不懂,等我大致稳定了咱们再商量这件事。”

    “嗯,成。”

    挂了江河的电话,我一筹莫展,原本想的是江河能答应和我单干,我去银行贷点款然后一起做点事,也算是弥补我对他的愧疚,可是现在他不干了,我一个人肯定也干不了。

    我摸出烟点上,思绪就这么在脑子里渐渐蔓延开来……

    “咚咚咚……”

    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这屋里除了那个烦人的李安安以外还能有谁?

    我不耐烦的冲外面吼道:“边去啊!告诉你,现在别来烦我!”

    “哎,你出来我和你商量点事。”

    “啥事,就这么说。”

    “你出来我再说。”

    “你烦不烦啊!”我埋怨了一句,可还是去打开了门。

    她立在门口仰着脸看着我,我承认她这张脸很漂亮,但我现在看见她就烦。

    我带着情绪道:“说吧,什么事?”

    “刚才我听你讲电话了……”

    “你……不要脸!”我顿时有些火大。

    她白了我一眼道:“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讲那么大声!”

    我懒得和她多说,将她退了出去就准备关门。

    她却伸手推着门,一边对我说道:“哎哎哎,别急啊!和你商量个事儿……刚才听你打电话,你好像受挫了是吧?”

    “关你什么事,我告诉你啊臭丫头,我现在没心思和你斗嘴!”我瞪着她,严肃的说道。

    “别介啊!我知道你也才从北京回来,没找到工作吧!所以,我们打个商量,要不要和我一起做点事?”

    我看着她,一番打量后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也没想好干什么,你说干什么?”

    “那你来和我说个屁啊!走开走开……”

    我再次推开她准备关门,她却直接用身体挡住门,对我说道:“就是商量嘛,你商都不商量,我怎么说……”

    我苦笑道:“我说臭丫头,你玩呢?我和你能做什么?难道下海拍片?”

    “什么是下海拍片?”她懵懵懂懂的问道。

    “就是……”我欲言又止,又倍感无语地摇了摇头,“算了,你先进来吧!”

    我终于让开身,让她进到我房间来,因为小房间里除了床便没有坐的地方了,我们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李安安倒没我这么拘束,她真的是就是那种典型的北京丫头,直接在我床上坐下。

    我点上一支烟,随后向她问道:“说吧,你想商量什么?”

    她沉吟着,片刻后才说:“我真不知道做什么,昨天晚上我出去找工作也碰壁了,现在就还有几百块钱了,还欠你五百块,要是再找不到工作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听着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真觉得她在给我讲笑话。

    “你笑什么嘛?”她有些不满的看着我。

    “我说李大小姐,你要是都穷得不知道怎么办了,那我们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可怎么活呀!”

    她抬手一挥:“你能别戴有色眼镜看我吗?这次我出来身上只带了几千块,现在就还有几百块了,我的信用卡已经被冻结了。”

    “那你是疯了来这里受罪,自己回北京做你的大小姐吧!”

    “我不回去,打死我都不回去。”

    “那我没办法了,你爱咋咋地……”我耸了耸肩说道。

    “你想办法,我们怎么搞钱。”

    “凭啥我想办法,你是我的谁呀?”

    “我们是室友。”

    “嚯,好大的交情啊!”我停顿一下,用手指着她数落道:“李安安你别忘了,从北京宾馆到机场再到今天早上你是怎么对我的!”

    她仰起脸,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眼巴巴的看着我,声音弱了几分说:“之前是我不对,我对不起你啦!”

    她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给我的感觉就是她从来没向人道过谦。

    我撇了撇嘴说道:“你这歉道得一点诚意都没有,重新来!”

    “你……”她咬着下唇欲言又止。

    “你什么你,想和我一起做事就得拿出诚意,不然免谈!”

    听我这么说后,她也不顾自己这千金大小姐的身份了,对着我说道:“好,我向你道歉,真诚的道歉!我对不起你,我不该那样做……这样行了吧?”

    虽然听上去还是有点假,但我估计这已经是她做出的最大让步了,我耸了耸肩道:“行吧,勉强接受了。”

    “那你快说咱们一起能做什么?”

    我摸着下巴做出一副沉思状,突然想起她刚才说她昨天找了一天的工作都碰壁了,是不是因为这样她才大晚上的跑去喝酒啊?

    我随之向她问道:“你先回答我,昨天晚上你干嘛出现在那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