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重逢

    更新时间:2018-08-14 22:39:20本章字数:2815字

    “我们毕业啦!”

    陆微子大喊一声,她的声音从开到最大音量的麦克风里传出来,姚立的耳膜都快要被震掉了。

    坐在一旁的祖树和周璟也纷纷堵上耳朵。

    祖树喊道:“微子!声音小一点!”但是祖树的声音本来就小,她这句话已经淹没在微子唱摇滚的歌声中。

    陆微子染了一头深黄色的头发,散落到肩头,是好看的微卷的弧度。她穿了一件黑白条纹一字肩的T恤和低腰牛仔裤,正一只手举着酒瓶,一只手拿着麦克风,一边唱一边跟着节奏跳动,她手里的啤酒经常由于她的跳跃被洒出来落到她手上,可是她毫不在意,毕竟她几万块的名牌手链早就已经取下来放在茶几上了。扎马尾辫穿碎花连衣裙的祖树正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盖,微笑着看着她。周璟留着干练的短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正在低头玩手机,仿佛这里狂躁的音乐跟本不存在一样。

    而姚立呢,正在看着她们。这是她们509宿舍在大学的最后一次聚会,下学期她们就要举行毕业典礼,而陆微子说她明天就得搬走,所以今天晚上大家就出来唱歌了。周璟本来不想来,她最讨厌KTV。但是被姚立和祖树一番劝说,想到是最后一次,也就来了。

    “姚立你倒是唱呀!”被陆微子一声喊,姚立才反应过来她手里还握着麦克风。

    “哦哦,好好。”姚立答应着,看着歌词,跟着唱了两个字,而微子的声音早就又把她盖了过去。

    姚立笑笑,心想“跟本就不需要我嘛”,于是把麦克风交给祖树,推门走了出去。

    出来之后,才发现世界原来是清净的,虽然隔着墙也能听到陆微子在里面唱《向天再借五百年》的声音。路过的大叔怀疑地朝这个房间的门里看了一眼,也疑惑地看了看刚走出来的姚立,然后走进了前面正在唱“小小竹排江中游”的房间。姚立无奈地笑笑,揉揉有点疼痛的耳朵,向洗手间走去。

    姚立从洗手间回来,依然是陆微子在唱,祖树手里拿着麦克风,微笑地看着她。当你看到这个身材小小又文文静静的女孩子,很难想象她的大名竟然叫“树”。

    姚立坐到祖树身边,在她耳边大声问:“你怎么不唱?”

    祖树也大声说:“麦没电了!”说着一边按了按麦克风的开关,果然没有亮。

    姚立看看屏幕,下一首就是祖树的歌了,祖树难得点几首歌。于是示意让祖树把麦给她:“我去换。”

    姚立拿了麦克风出去,望了望四周,居然没有看到有服务员,一边想着按道理微子找的店不应该服务这么差,一边往远处走想找到服务员。

    果然没走多远就有一个穿西装马甲,头发立到天上去的矮矮的服务生走过来:“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

    “麦没电了。”姚立说着,把麦克风递给这位KTV小哥。

    正在这时,姚立的身边有一个女人走了过去,一瞬间姚立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回头看,这个女人是一头黑色的长卷发,披向左肩,穿了一件紧身的黑色连衣裙,却蹬了一双闪着亮钻的红色高跟鞋。但是现在姚立看过去,只能看到她的背影了。灯光昏暗,连背影也看不清楚。

    小哥已经接过麦克风:“好的,您哪个房间,马上给您送过去。”

    “啊?”姚立集中注意力想看清前面的女人,没反应过来,回过头看了一眼眼前的服务员才说,“M3。”

    说完姚立赶紧朝那个女人的方向快步走去。她不想被发现,但是想确定她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人。

    还好女人拿着手拿包,挺着背,一步一步走得很慢。如果现在脚下不是地毯,一定能听见她那双亮红色的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

    姚立从她旁边低着头经过,一边用余光打量着她。这个脸型、下巴还有鼻子真的很熟悉,可是她化着很浓的妆,姚立还是不敢确定。

    就在她在犹豫是要若无其事地接着往前走还是转身回房间的时候,身后的女人也发现了她的迟疑。

    “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尽管说的是服务用语,但是她的语气一点都不像一个服务员,反而有点傲慢。但是听到这个声音,姚立心里的确定又增加了几分。

    于是她回过头,正对上女人的眼睛。

    是她。

    但是姚立又有些不敢相信,于是张开嘴,一下没有说出话来。

    “你是……姚立?”

    “远远。”姚立轻轻地说。

    真的确认了之后,姚立又变得有些尴尬,于是问道:“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来了大半年了。”

    “你来了怎么也不找我。”

    “我不知道你在这儿,要是知道早来找你了。”

    姚立想到刚刚她问自己需不需要帮忙,但是看她的打扮,又实在不像是服务员,于是迟疑地问道:“……在这里……做服务员?”

    远远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工资怎么样?”姚立关心地问。

    “放心,能养活自己。”

    这时远处突然有男人的声音喊了一声,姚立没听清他喊的是什么,但是远远回过头答应了一声:“哎!”然后马上转过头对姚立说:“你手机给我。”

    姚立把手机交给她,她一边打字一边说:“我还有事,下次再聊。”然后把手机交给姚立:“这是我的电话。”

    还没等姚立反应过来,她就已经挥手向前走了。姚立看着她的透明内衣带子,低头是一串电话号码。

    姚立回想起了很多关于远远的事情。

    刚刚的魏远远,早已不是姚立记忆中的样子。眼前的这个女人,浓妆艳抹还穿着低胸裙,活像一朵被包了亮片纸的塑料花。但是从她那双眼睛,姚立还是看出是她。魏远远是她的小学同学,也曾经是她的邻居。她从小没有爸爸,妈妈在姚立家小区门口开了一家裁缝店,姚立放学后会和她一起回家。印象中远远由于个子比较高,总是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学习一般,也不爱跟人讲话。她的衣服总是比身子短一截,但是很干净,也被她妈妈熨得很整齐。班上男生都觉得她是班上最好看的几个女生之一,但是又因为她的家庭条件看不起她,只有姚立和她还走得近一点。姚立印象最深的就是她那双眼睛,虽然不大,但总是忽闪忽闪的,小时候每次写作文说“眼睛会说话”,姚立想到的就是远远的那双眼睛。

    上初中后姚立也和她在一个学校,但是这时候姚立已经搬家了,就没和她一起回家了,也不在同一个班。但是那时候远远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听说她被班上的男生欺负,于是就找了个学校里有“势力”的男生当男朋友,姚立也在学校里看到过她和那个男生在一起。但是这样一来她的学习就更差了,连普通高中都没有考上,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之后姚立就没她消息了,隐约记得一次妈妈去她妈妈那里缝拉链,听她妈妈说她去上了职高。但是那时候她妈妈也说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后来果然也就没有再开店了。关于魏远远这个人的记忆,也连同老院子门口那家小小的裁缝店,消失在姚立的生活中。

    回忆间,姚立已经走回了她们的包间。陆微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现在是周璟在唱歌。音量明显已经降了许多个等级。

    姚立走过去坐下,祖树问她去做什么了,怎么去了这么久。

    “没什么。”姚立说,一边呆呆地看着屏幕,过了一会儿才从关于魏远远的记忆中抽离出来,被周璟的歌声吸引。

    姚立和祖树对了个颜色,祖树也笑笑,意思是“唱得真好”。

    的确,周璟平时从来不唱歌,今天听她唱,才知道原来她唱歌这么好。可是这么会唱歌的人,为什么不喜欢来KTV呢?

    周璟坐在沙发上,看着屏幕,在唱《盛夏的果实》。她的声音和原唱莫文蔚有点像,很容易就把人带到歌曲的意境中。她的眼睛被黑框眼镜挡住,看不见她的眼神。但是她的歌声里面,明显充满了悲伤的故事。

    她唱着:

    “我以为不露痕迹 思念却满溢

    或许这代表了我的心

    不要刻意说 你还爱我

    当看尽潮起潮落

    只要你记得我

    ……”